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26章:混乱的刘十八、迷雾中的暴风
    送走山本柳义,刘十八面色铁青,爷爷刘一和父亲刘二?瞒得好深啊?

    假如,不是自己从山本的行事风格中,和老黑的嗅觉中看出稍许端倪,还就真被他糊弄过去了?

    原本自己以为父亲仅仅五十多岁,没想到竟然不是?

    父亲的年纪竟然和宁海帆一般大,八十三岁,不不不,应该是八十六岁……

    这老头子吃了自己孝敬的人形太岁,还有得活头,难怪八十六了还能带兵打仗?自己儿子死了都不曾回家看一眼?

    心如钢铁,军人的无私和坚强品质,完美的在这位可敬的老军人身上体现出来。

    但是自己的那位“兄弟”,按照山本的说法,他在一九四一年就进入时光通道,进去的时候只有二十岁。

    穿越到1989年的时候,本身年龄也只有二十岁,那么到了现代2020年,应该只有五十一岁?

    “呵呵,一个从41年穿越过来的哥哥?今年只有五十一岁,竟然和不幸逝世的宁卫国差不多大?

    爷爷啊爷爷,你瞒着我这么深,到底是为什么呢?

    他为什么要从战争年代来到现代的华夏?苦心经营三十年?目地何在?”

    刘十八皱着眉头,总算把自己的家事给理会清楚了,虽然还有一些不明白,却弄了个**不离十……

    “爷爷刘一,秦朝时候的变异人,被孙铁树收徒,得到摸金传承。

    大伯刘二今年九十岁,又名山本柳义,抗日战争后期的时候,已经懂事的他,冒充遗留的曰本开拓团的孤儿回到曰本,努力成为曰本军部高官。

    父亲刘三,爷爷刘一的第二个儿子,比山本柳义仅仅小一岁,今年八十九岁。

    生下第一个孩子刘四之后妻子逝世,十年后在秦岭邂逅老妖怪上杉玉漱。

    接着,父亲又和上杉玉漱的克隆体私奔逃出秦岭。

    同年1941年,山本柳义将父亲的亲生儿子,刘十八的大哥刘四送进忽必烈古墓的时光通道,来到1989年的华夏……

    几十年后,上杉玉漱派遣父亲的亲哥哥山本柳义,前往刘家屯追杀亲弟弟和母亲。

    结果山本心存暗疾,故意放走他们两个,两人失散之后无巧不成书,刘十八的母亲却失踪在紫云山……

    最后,不明内情的父亲去曰本找山本柳义报仇,结果被山本柳义生擒。

    但是山本柳义不忍对亲兄弟下手,于是偷偷将他关押在仙台监狱,并且暗中布置,放了他逃出了仙台。

    而这时候,父亲仍旧不知道山本柳义是自己的亲哥哥,而选择了改变容貌潜伏在亲哥哥山本柳义的身边。

    再然后,山本柳义就和刘家屯的好戏仿佛唱戏一样,你方唱罢我登场……

    杀来杀去都是自家人?

    这尼玛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爷爷刘一,到死都不肯透露山本柳义是父亲的亲兄弟?而让他们继续斗?

    为什么?

    想来想去,刘十八差点想糊涂了……

    一个亲儿子,潜伏曰本国内,一个亲孙子,竟然潜伏在自己国家?

    包括现在,爷爷刘一和父亲都死了,山本柳义还硬着嘴死不承认?

    山本柳义到底在保护一个什么样的秘密?

    难道就为了保护自己那个亲哥哥,那个进入时光通道的哥哥?

    哥哥刘四,到底接受了爷爷刘一,什么样的神秘使命?

    他到底在华夏图谋什么?

    还有山本柳义也和爷爷一样,死硬死硬要坚守在曰本,他的目地又是什么?

    想起自己亲哥哥,目前在华夏饰演的角色,刘十八就禁不住浑身发抖……

    而此时,刘十八却想到了爷爷的一身本事,八品命师……

    八品命师,已经能预测一些极为清晰的未来了。

    演戏?

    山本柳义和自己的父亲刘三,甚至是自己的亲哥哥刘四,加上爷爷,他们这四个人在演戏?/;

    现在,不知道内情的自己,也加入到了这个看不到未来的游戏中。

    整个刘家人都在演戏……

    这一出超过接近百年的大戏,到底在唱给谁看?

    唱给刘十八,唱给自己看?

    刘十八自嘲的摇摇头,自己不够格!

    最有可能的是唱给上杉玉漱看,但是她也死了。

    其次就是唱给那个远在曰本京都,隐居在地底,不知多少年的老怪物徐福看。

    “还是不对,以爷爷八品摸金校尉的本事,和九品变异人的强悍程度,杀了徐福都不会有太大的难度。”

    刘十八呐呐自语,有些晕头。

    “咚咚咚!”

    舰长室的门响起来,老黑呲着牙齿,耳朵甩了甩便不再理会。

    从老黑的表现,刘十八就知道来的肯定是熟人。

    “进来!”

    随着刘十八的声音,刘芊芊气鼓鼓的走进来,往椅子上一坐,定定的看着刘十八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贱?一会喜欢秦大,一会喜欢你爷爷,现在竟然被你爷爷送给曹雄老头?

    最可气的是,这三个男人中没一个正常的。

    他们一个是变异人,一个是千年老妖怪,一个是你爷爷的徒弟曹雄,同样老得走不动……”

    刘十八听到这,自己的思绪也被打断,古怪道:

    “确实听起来有些奇怪,你为啥就不能喜欢一些正常的人?”

    刘芊芊面色一整,轻声道:

    “老黑把门守住。”

    “呼……”

    老黑迅捷起身,小跑到舰长室门口躺下。

    “你只知道我是红手绢的传人,善于变戏法。

    其实你不知道,华夏十修中,除了能精修十修特性的摸金校尉之外,还有红手绢的传人。

    而我刘芊芊,恰巧也精通命师的诡异手段。”

    刘芊芊低声说着,没注意刘十八满脸泛黑。

    “行了,你直接和我说,你想要说的目地?”

    刘十八咧咧嘴,抬手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

    伤脑,太伤害脑细胞了!

    刘芊芊又在舰长室内,左右仔细看了看,仿佛看到什么鬼魂一般。

    看见刘芊芊认真的摸样,刘十八不由吓得脊背发凉,颤声道:

    “我是无神论者,刘芊芊你别吓我。”

    “不是!我不是在找鬼,而是在找这里有没有窃听装置。”

    刘芊芊不以为然的说了一句,却再次将刘十八吓出一身冷汗。

    “找到什么没?老黑,你来找……”

    刘十八眸中一闪,忙挺身站起,命令老****。

    老黑闻言一咕噜爬起,东嗅嗅西嗅嗅之后,竟真的在舰长室极为隐蔽的角落,找到一枚纽扣大小的窃听器……

    ………………………

    :手残无解,半夜四点,才写出第一章,因为要理顺一些后续,稍慢一些,抱歉!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