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19章:
    搞定了“猪坚强”,刘十八的心神随即退出次元空间。

    睡在空间角落的三万强悍到极点的变异食人鼠,已经不需要他过多关注。

    这些老鼠能自个陷入休眠状态,相对以前的数亿,体积已经缩小很多,为次元空间腾出了巨大的空间。

    而在原来食人鼠堆积休眠的角落,此时还放着两个巨大的椭圆形的金属物体。

    这两个玩意,应该是远古时期,上杉玉漱一行遗落或者自行摧毁的生物实验室和能量仓。

    刘十八也懒得再去查看,三号说里面没什么东西遗留,想必就真没什么了。

    而实际上,刘十八不愿意面对的,却是可能属于自己那一具剥了腿皮的尸体……

    刚才,刘十八也细细研究了一下被轮回霸占的八个小鼎。

    除了小鼎底部几个小字之外,加上隐隐泛着紫芒,就再也没有什么发现。

    不!还是有一点发现,至少一点刘十八能肯定,这几个小鼎的锻造材料,不属于任何已知的金属。

    暴风战舰的主体黑金和秦大,蒙天放两人的短剑,和这八个小鼎没有任何可比性。

    “咚咚咚!”

    心神回到舰长室的刘十八,还没躺下几分钟,舱门再次敲响。

    “进来。”

    刘十八满脸不悦的应了一声。

    接着刘十八便翻身坐起,看着进来的两人诧异道:

    “爷爷,爹?”

    “十八!你坐下,爷爷和你爹,有话和你说。”

    恢复刘一本名的刘十六,看了儿子刘二一眼,慎重的看着刘十八说道。

    “有啥事明儿个再说呗?咱们这一帮人,都累得够呛了,明天休息好再想法出去。”

    刘十八狐疑问道。

    刘一看了刘二一眼!

    刘二意会,上前拍了拍刘十八的肩膀,含笑道:

    “其实,我和你爷爷,是来和你道别的。”

    “啥?你们去哪,现在禅石之海都坍塌了,你们也出不去啊。”

    刘十八鼓着眼珠,心神却猛一抽,有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你会错意思了,我和你爷爷说的告别,不是要从这里走出去,而是因为……”

    刘二顿了一下,咬着牙看了刘一一眼,仿佛不知道怎么说。

    “哎!”

    刘一叹息一声,将身上破棉袄拢了一下,轻轻从手上褪下一枚白色手环递给刘十八。

    “这是?”

    刘十八茫然接过手环,诧异的看着面带笑意的刘一。

    “这个手环里面是爷爷生平的心得,和一些阵法精要,加上自己的一些领悟。

    此外,那十七杆大旗,和镇气钉我也留给你了。

    这镇气钉,其实就是刘家历代死去的祖先遗骨,被我收集起来后,融进电线杆罢了。

    你今后不要万不得已,不要去轻易的动用刚才我和你爹施展的那个阵法……”

    刘一笑眯眯的给刘十八解释。

    “不!”

    刘十八打断刘一的话,摇头道:

    “爷爷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刘一渐渐收敛笑意,严肃道:

    “我和你爹,都要死了,我们今晚一起过来,是交代后事的。”

    刘十八猛的张大嘴巴,嘴角颤抖,猛的后退两步,双手死命揪着衣角,咬着牙笑道:

    “爷爷,你不要吓我好不好?你又要玩诈尸这一套,你已经在刘家屯玩过一次了。”

    说完,刘十八扭头看着熟悉且陌生的父亲刘二,苦笑道:

    “爹,你和我正儿八经的呆一块,有几天?怎么还陪着这老逗比神经?”

    刘二默不作声,却缓缓的点点头。

    “胡说,你个老东西给我说清楚,咱回事?”

    刘十八此时,终于发觉了不会,不像是玩笑。

    “没什么大事,而是人类的极限要到了,其实变异人并非永生不死!

    爷爷活了那么久,早就该走了,要不是为了等你爹的消息,我何至于这么辛苦。”

    刘一仍旧带着那副淡然,轻声解释。

    “胡说八道,你们两个好好的,干嘛要来说这些?走走走,这里不欢迎你们。”

    刘十八黑着脸,眼角却渗出一丝水雾。

    并不是说,他对刘十八的话有多相信,而是他从另外的角度,印证了刘一,刘二的话,可信度极高。

    给他这番说辞的,是次元空间中的轮回……

    可能这几天和九鼎呆得久,轮回领悟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刚才直接给刘十八传来一道讯息:

    “你爷爷刘一和父亲,命不久矣,他们两人气血两亏,伤到了根本。

    最主要是连番拼命,对他们的体内造成了巨大的重创。”

    爷爷刘一,最开始用大阵提升所有人临战实力,吐血不止,差点嗝屁。

    父亲刘二,用七眼麒麟组七鬼七杀丧门钉,困住茅一。

    虽然后来两人服下一些太岁,但终究没那么快恢复。

    接着两人又损耗自身鲜血,企图激活那一杆诡异的阎王棋。

    最终,那一杆阎王棋,耗尽了两人的生机……

    刘一笑看刘十八,安慰道:

    “其实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变异人没那么悠久的生命。

    不管是什么变异人,到了我这年纪都活不长了,病毒给你强大的时候,也在慢慢消耗你的生命本源。”

    此时,刘十八才明白,变异人也并非不会死,就和刘一一样,终有衰老的那一天。

    刘十八想哭几下,挣扎一番,且始终没哭出来。

    并不是他心里不难过,而是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刘一和父亲,有时候哭声反倒虚伪了。

    “啪啪!”

    刘二拍了拍刘十八肩膀,轻声道:

    “我和你爷爷走了,那么今后,世界上就真的只有你一个,正宗传承的摸金校尉。

    你也没儿子,想必你,目前就是最后一个摸金一门的传人了……”

    “反正活不了,劳资最后算一卦试试……”

    最后,刘一盘腿在地面坐下,缓缓扯下自己的破棉袄,露出排骨面一般枯瘦的胸膛。

    “嘿!”

    刘一面色凝重,双手虚空连点,口中念念有词。

    最后。刘一竟从破棉袄中拿出一副牌九,招呼着同样面泛死气的刘二坐下,两人你来我往的推起牌九来。

    “天地对,通杀……”

    “操!大悟一对……”

    “斧头一对?什么手气。”

    十几把牌九推完,刘一的身躯渐渐凝固,伸出的双手,停在面前后路的一副敝十上……

    “十八,你爷爷去了。”

    刘二默默看着老头,自己的父亲,一个惊天动地的摸金校尉。

    最后,刘二凝重道:

    “你爷爷以命为引,算出华夏国大难临头,灭国就在潮汐之间,而其中的应缘之人,就是你……”

    “我?”

    刘十八眸中泪水,终究没忍住,颤声问道。

    “你得立即回秦岭。”

    刘二猛的吐出一口鲜血,抬头继续道:

    “抢回那艘太空战舰……”

    抢回?

    刘十八一愣……

    “竟然有人捷足先登,不好?……那人是从这里出去的?

    去!抢回战舰,只要那艘战力无双的战舰,能震慑诸国,挽救华夏……”

    刘二双眼一瞪,接着断气!

    ……………………

    :第一更完毕!第2更中午2点。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