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90章:剁个手指用用、母亲
    “劳资是你爹,懂不”

    伊藤盛景灰头土脸,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瞪着刘十八怒道。

    “滚!你养了我一天?你好意思当爹?”

    刘十八狠狠刮了伊藤盛景一眼。

    “十八!不许这么说你爹,都是我的主意。”

    刘一虚弱的唤了一声。

    “哼!”

    刘十八怒气冲天,最终还是没忍住,胸中有一口气啊,这能忍?

    “养没养我,咱先不说!你弄了个上杉玉漱出来是啥子意思?

    她差点灭了俺们全家你知道不知道?还有雅子,竟然是我妹妹?

    你知道不知道我喊了她三年姐姐?还差点那个了……造!”

    当初的刘十八,可是差点把上官雅给推到了……

    不敢想,刘十八脑核都快炸了……

    说完了,刘十八气也消了,眼角却渐渐红了起来!

    其他人是怎么长大的,刘十八不知道,也不理解,但是他小时候,却是爷爷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

    从小,刘十八就没有父爱,更没有母爱!有的只是爷爷刘一无尽的慈爱和刘家屯一众乡亲的呵护。

    想到刘家屯,刘十八火气又来了,扭头瞪着山本柳义,又看着伊藤盛景道:

    “你刚才说,是他杀死了娘?那你还站着干啥,干死丫丫个呸的。”

    伊藤盛景闻言,黑着脸道:

    “搞清楚,到底你是爹,还是我是爹?”

    刘十八一愕,斟酌半晌,最终叹气道:

    “你是爹。”

    伊藤盛景点点头道:

    “雅子其实知道一些,你那些担心,都不是问题。”

    说道这,伊藤盛景顿了一下,扭头看着山本柳义狞笑道:

    “至于他,劳资肯定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道这,伊藤盛景不再言语,拿着手中的白色短剑,向山本柳树快速走去,杀气腾腾。

    “师傅……”

    站在角落,楚楚可怜捂着腹部的风轻舞,轻声叫了一声。

    刘十八一愣,扭头看了看风轻舞,顿时面色一变,忙回头叫道:

    “剑下留人。”

    伊藤盛景看看刘十八,黑着脸道:

    “咋了?趁着你爷爷还有气,了了他多年的心愿,斩了这个孽徒,同时也为你娘和刘家屯的父老,报仇!”

    刘十八谓然一叹道:

    “杀人不过头点地,但!你能当着他亲生女儿的面,和腹中还未出生孩子的面造下杀孽么?”

    山本柳义,仿佛知道自己死期将近,反而面色坦然,缓缓盘腿端坐起身,昂首挺胸,目光炯炯看着刘十八父子……

    崇尚武士道精神的曰本人,岂会怕死?

    伊藤盛景缓缓走到山本柳义身后站定,扬起手中短剑……

    “伊藤盛景,我山本做梦也没想到,你就是当年的小师弟,竟在我眼皮底下,躲了二十多年?好,好本事……”

    山本柳义扭身仰头,看着伊藤盛景大笑。

    这一笑就是几个呼吸过去,山本接着道:

    “恳请你将短剑给我,我将维护武士的荣耀,刨腹自尽,随后你在帮我介错补刀。”

    伊藤盛景看了看手中短剑,犹豫数秒,才用复杂的神色看着山本道:

    “不管如何,你也是爷爷的弟`子,我没有那个辈分和能力来做这件事,这件事交给大师兄吧。”

    李来富闻言眸中一亮,一步踏出道:

    “好事!这事俺来做。”

    对于山本来说,介错是可有可无的一件事,反正都要死,不如体面一些。

    “停一下!”

    这时,半靠在墙壁的上,一左一右,被翠花和宁敏儿缠住的刘一,眼中微瞪,暴起一句话道:

    “你们真的忍心,看着秦大和他媳妇的面楸黑发人送白发人?

    他女儿的肚子里,还有个种啊,你下得了手?”

    李来富闻言,顿时脚步一顿,扭头看着刘一,又看看伊藤盛景。

    刘一却将目光看向刘十八,轻声道:

    “摸金令传给十八了,老刘家,他说了算。”

    正在安抚老黑的刘十八,闻言站起身,向前走了几步,看着端坐在地面的山本柳义。

    静静的凝视几秒钟,刘十八回头道:

    “今日,放了他!”

    所有人闻言大吃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刘十八!

    这小子是不是神经了?

    家仇国恨,就这么完了?

    放了山本等于放虎归山,回到曰本的山本柳义,将给华夏带来无穷麻烦。

    “我说,回到地面之后,就放了他。”

    刘十八斩钉截铁的说道。

    见刘十八态度坚决,所有人便不再言语,你当时苦主都说了,今日不追究,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唯有李来富和翠花,不甘心的狠狠瞪着山本柳义。

    翠花的两个女儿,李大狗和三狗,都死在刘家屯一役中,唯独留下李四狗存活,并且为宁海东生下孩子。

    见气氛有些加僵硬,宁海东站出来笑道:

    “妈,爷爷,十八都说了,放过他今日,改天咱们再找回来就是。”

    “哼!”

    李来富别过头,赌气不语。

    刘十八狠狠看了山本一眼,轻声道:

    “回头账,总有算的一天,今天是看在你女儿和肚子里孩子的份上。”

    听见刘十八的话,山本柳义竟微微一笑道:

    “好!不愧是刘家的种!”

    说完,山本柳义扭头看着奄奄一息的刘一,轻声道:

    “师傅,徒儿对不起你!但你知道,我是曰本人,我留着大和民族的血。”

    刘一半闭眼,眼中微微潮湿……

    相处20多年的师徒,哪能说没感情就没了?

    毕竟是人啊……

    “唉!”

    山本柳义叹口气,猛然抬头诡异笑道:

    “我山本,不愿意欠人情,刘家小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想你会有兴趣的,你附耳过来……”

    刘十八惊疑不定走到山本柳义身边,轻轻低头伏在山本耳边……

    山本轻声在刘十八耳边说了几句话……

    刘十八眼中,闪过惊惧,闪过愤怒,又闪过侥幸,接着长吐一口气,站起身,黑着脸扭头走到爷爷刘一身边!

    “我是叫你伊藤还是叫你刘二呢?又或者,叫你刘十七?”

    山本看向伊藤。

    “既然决定放你,我自然不会回曰本,叫我刘二吧。”

    伊藤忍辱负重二十年,为华夏窃取无数情报,此刻终于为自己正名。

    刘二!

    山本神秘一笑道:

    “我知道你恨我!你恨我,当初为什么要听上杉玉漱的命令,杀了你老婆,也就是刘十八的娘,是吧?”

    刘一,刘二,刘十八三人,闻言同时瞪大眼睛!

    仿佛,猜到了什么!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干脆再告诉你,当初我接到上杉玉漱命令,准备杀你老婆的时候,竟然被她发现了。

    当时你们都不在家,刘家屯的人都去赶集,随后她独身一人逃进紫云山!”

    山本凝神回忆着。

    “然后呢?”

    刘二紧张问道。

    山本眸中闪过一丝惊疑之色,咬牙道:

    “我和她,一前一后跑上紫云十八峰的石鼎峰!

    然后,你老婆就这么活生生,在我眼前消失了……

    她再也没有回来,后来为了抓住你,我才用杀了她来刺激你失去冷静,否则……”

    “还没死?还没死?十八你听见没有,你娘还没死?”

    刘二欣喜若狂,摇晃着同样瞠目结舌的刘十八!

    母亲?一个遥远的名字,她还没死?

    “师傅师傅,你咋了?要坚持一下!”

    曹雄摇晃着,因欣喜过头而即将断气的刘一。

    刘十八无奈,心神探进次元空间,大声道:

    “轮回,先剁一只手指头用用……”

    ……………………

    :第三更完毕,可能还是晚了一些!

    说真的刘十八不想再更!但既然昨天说今天继续加更,那么还是咬着牙再来一章,晚上10点,不见不散!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