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70章:茅山紫气、千折百转
    随着一阵狂笑声,从石窟一个阴暗角落中,缓缓转出来一行人。

    走在当前之人,满头鸡窝白发飞扬,手上杵着一个黝黑拐杖。

    细细看,却更不着调,这老头上身穿一件翻花破棉袄,下身竟套一件农村大嫂,才能拥有的绝版绣花大裤衩。

    这猛一看,如神经病一般的猥琐老头,不正是那位在刘家屯挺尸又诈尸的老逗比,刘十六?

    刘十六身后跟随的,是他的大弟子,同样满头白发,老掉牙的老村长,李来富。

    相对刘十六,李来富还算正常,手上拿着一杆黑色大旗,和先前刘十八布阵的十六杆大旗一模一样。

    再后面,则是满脸笑吟吟,身穿一袭白色返古长裙的美妇,刘十八的母亲玉漱!

    和玉漱并排走出来的,则是面容温文儒雅,满面微笑的刘十七。

    刘十七是刘十八的父亲,至少目前,事情没真相大白之前,明面上他还是父亲。

    再后面,则是五个面色冷峻,身穿黑色秦甲,腰挎银色短剑的士兵。

    奇怪的是,没有看见唐季礼那老头,他不是也在秦岭古墓中修养么?

    “唰!”

    惊喜还没完结,从玉漱脚下,猛的窜出一条接近两米长短的黑色闪电,飞快的扑到刘十八身前。

    这黑影,竟是留在京都驻守宁家的老黑!

    老黑欢快的摇头摆尾,伸出数尺长短的舌头,亲热的在刘十八白净的面皮上舔着。

    刘十八面色呆痴,僵直不动,眼神凝固,任由老黑帮自己洗脸……

    不远处五名大秦士兵身后,又转出一人,竟是面色冰冷的小娘皮,别离……

    别离,穿着白色运动服,仍旧挂着一副鬼神勿进的冰冷,唯独让刘十八心中一暖的是,他在别离眼中,看到一丝牵挂。

    最后,还有一人款款走出,是分别多时的宁敏儿,眸中脉脉含情,含笑盯着刘十八!

    刘十八面上挂着笑意,缓缓将所有人都看了一遍之后,眸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冰冷。

    …………

    “哈哈哈哈哈!今儿个真是热闹,该来的都来了,汇聚一堂!”

    狂妄的茅山赶尸匠茅一,眼眸中闪烁着一丝不安,强装笑意大声吆喝了一句。

    “是啊!俺要是再不来,岂不是要让你翻了天?”

    老逗比刘十六摇头晃脑,边说边用调侃的眼神瞟了刘十八一眼。

    刘十八面色一苦,咬牙切齿的狠狠一眼回瞪了过去!

    茅一淡淡看着走进的一行人,厉声道:

    “你以为,仅仅凭借这些人,就能抓住我?”

    刘十六摇摇头,伸出右手一根小指,从鼻孔中挑出一枚硕大鼻屎,弹指之间射向茅一脸上,嘴上却干笑道:

    “说错!其实劳资不想抓你,而是想杀了你。”

    茅山赶尸匠不动声色间,身形侧了一侧,躲过那枚绿色鼻屎,冷笑道:

    “谁生谁死,有未可知罢。”

    说道这,茅一扭头看了刘十八一眼,冷冷一笑道:

    “东西先存在你,稍后我再来自己取。”

    说完这一句,茅一当即转身,扭头便走,身形快若闪电,边走边笑:

    “双拳难敌四手,我就不打搅你们一家人团聚了,我们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亲热。”

    跟在茅一身后的艾连胡,见状一呆,忙迈开步子朝茅一撵去,边跑边叫道:

    “师傅,带上我。”

    “你的使命已经完成,再帮师傅最后一次就好了!”

    茅一的声音遥遥传来。

    “轰”

    紧接着,一道浩大的红色霹雳横扫而过。

    “啊!”

    艾连胡一声惨叫,被迎面而来的一把红色桃木剑拦腰斩成了两截……

    “师傅?你为何……”

    艾连胡瞪大不可置信的眼珠,口吐鲜血!

    他茫然看着这个,自己为之献出几十年大好光阴的师傅,茅一。

    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对他下毒手的,竟然是师傅茅一。

    茅一随手将桃木剑上滑动的血珠甩掉,看着不瞑目的艾连胡,微微一笑道:

    “你拜我为师的时候,为师说过,一个人不怕被人利用!怕的是,你没有利用价值。

    本来,你不用那么着急暴露自己,只要你稳住潜伏在他们身边,就算得不到手环,但何愁未来?

    但是你太着急,当你暴露的那一刻,你就失去了利用价值,所以为师发发慈悲,送你上路算了。”

    “噗!”

    艾连胡吐出一口鲜血,眸中闪烁着不甘和愤怒,艰难扭头朝刘十八看了一眼,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唉!”

    看着这一幕,刘十八暗暗叹息。

    茅一的身形不断加速,快若闪电急速掠起,仿佛要从某个地方突破这禅石之海的地下石窟空间。

    凝神注视着茅一身形的刘十六,扭头看了李来富一眼,嘴中倾吐两字:

    “阵起!”

    早就准备好的李来富,闻言大笑一声,举起手中的黑色精钢大旗,就地往脚下的地面一插……

    “轰!”

    一声闷响,从李来富脚下蔓延开来,接着整个石窟闪过一道耀眼的光芒!

    “这是什么?”

    遥远的石窟穹顶,传来茅一惊怒交加的怒喝。

    “你以为,仅仅靠着你这个不成器的徒弟,拔掉了一根阵旗,就破除阵法了么?

    殊不知,这是劳资我亲自布下的口袋,就等着你自己往里面跳了。”

    刘十六仰天大笑,满头白发飞扬,破棉袄前襟敞开,露出两面精瘦的排骨,不忍直视。

    “轰轰轰!”

    远处虚空,传来连声闷响,地窟明显震荡不已,显然是茅一在攻击阴阳禁咒大阵。

    过了数分钟,一道黑影流光一般划过,飞速返回到原先站立的地方,茅一默默凝视刘十六,厉声道:

    “难道今天,就要拼个你死我活?”

    说道这,茅一又扭头瞪着玉漱,尖声笑道:

    “孙玉漱,你有大气魄,不愧是当年苏兰星际联盟,首屈一指的女棋手。

    竟然用儿子刘十八,弟弟孙铁树来当饵,引我进你这口袋?”

    说罢,茅一鄙视的回转目光,看着刘十六狞笑道:

    “别给自己面上贴金,这个口袋是孙玉漱这个贱人布下的,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若没有当初孙玉漱,授意孙铁树,传授给你刘家高深的三十六手阴阳诡棋之术,哪来的摸金一门传承?

    再说了,你刘十六又算老几?你算是那个旮旯蹦出来的破玩意?”

    听到这,刘十六猛的抬起头,面上带着一丝诡异,轻笑一声道:

    “果然如玉漱所说,你已经不能回头,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来历?

    蒙着黑面罩,藏头露尾难道劳资就没人认识你了?”

    “哦!那你说说,我茅一到底是谁?”

    茅山赶尸匠茅一,冷冷一笑,眸中闪过一丝狰狞。

    此时,一直含笑看着眼前一幕的玉漱,轻声吐出一句话道:

    “老子,你还不死心?秦岭的那个黄金棺材中的尸体根本就不是你,而是你的一具克隆体罢了。

    你大张旗鼓,携紫气骑牛过函谷关,一路西行……”

    “够了!”

    茅一扭头瞪着玉漱,一声厉喝!

    ………………………………

    :第2更送到,下一更下午15点更新!

    对于延迟,有了一点规律,自动更新后,若延迟肯定在一个小时之后,若准点未更新,间隔一小时再来!手机用户请访问://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