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10章:妖娆风轻舞、沙漠夜色
    最终,东风猛士楸载着刘十八一行七人,跟随者秃鹰的轨迹,在五里之外发现了一堆死人的残骸……

    从现场看来,这些人死了还不到半天,却仅仅遗留下了一堆累累白骨!

    经过冯浩解释,刘十八才明白,这些人就是沙漠中的探险者。

    这些探险者抱着发财的梦想,一头扎进这茫茫的罗布泊。

    没错,罗布泊中充满了传奇,也充满了梦想,更充满了无数的宝藏!

    但,却需要你有命来拿走……

    茫茫的死亡之海,失灵的指南针,无情的沙尘暴,干枯的水源,迷失的沙丘,无数的土狼……

    任何一个,都能夺取你的性命……

    …………

    在茫茫戈壁中,行驶了一天,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

    按照冯浩指点的路线,一定要到一个指定的地方宿营!

    东风猛士亮着大灯疾驰,数小时后,车大灯之前,出现一片镜子一般的反光。

    “水凹子?”

    开车的陈颢文惊喜的叫了一声,钦佩的看了一眼带路的冯浩。

    冯浩面色阴沉,坐在副驾驶位上,刘十八被赶到了后座打盹,此时也惊喜的醒了过来……

    镜子越来越近,真是水凹子!

    通俗一点说,是一个不小的湖,方圆……

    咳咳……

    不到五百平米……

    陈颢文很小心,老远把车停下,生怕出什么意外。

    “这里是我以前偶然发现的一个宿营地,风沙比较小,今晚就在在这蹲着了。

    但是,晚上必须要有人守夜,这附近有土狼和一些野骆驼来喝水,甚至还有一些可怕的凶物……”

    冯浩走到刘十八身边,凝重的解释道。

    刘十八看着那那女女几人,七手八脚支起帐篷,闻言扭头看着冯浩,眼白一翻道:

    “凶物?什么东西?”

    冯浩摇摇头道:

    “谁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可能!咳咳,老沙知道一些……”

    刘十八哈哈一笑,拍了拍冯浩的肩膀,悄声道:

    “我会给你保密,我很好奇,老沙据说年纪不小了,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儿子?”

    冯浩面色僵硬,犹豫了良久在咬牙切齿道:

    “我和我爹的关系,没人知晓,是那个杀千刀的,告诉将军的?”

    刘十八扭扭脖子,很没有气节的向停好

    东风猛士,正在上下左右检查的陈颢文一指道:

    “他!他和你爹认识,你爹喝多了猫尿告诉他的……”

    冯浩闻言一愣,点点头,掉头向程浩走去……

    “老冯,有话好好说嘛!君子动手不动手……”

    “能动手的时候,劳资从来不动嘴……”

    “轰!”

    “噼噼啪啪!”

    陈颢文和冯浩扭打在一起,引来众人围观。

    刘十八点燃一支烟,带着曹雄到四周观察地形去了,并且特意拒绝秦大跟随的要求……

    秦大这小子,竟然走了桃花运……

    两个女人,争风吃醋,何等的卧槽……

    刘十八和曹雄,羡慕的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秦大闷着脑袋搭建帐篷!

    “大哥,你都和我在车斗里面呆了一天,我身上你摸也摸了,揉也揉了……

    晚上,我一个好害怕,就让我和你睡一个帐篷嘛,何必那么生分?”

    这个女人,叫风轻舞,是国内一个三线演员!

    风轻舞长得不是那种倾国倾城的女人,相反还是一个小眉小眼的女人。

    圆圆的脸,弯弯的眉,小巧的唇,小麦色的皮肤。

    奇怪的是,就这么普通的五官,组合在一起,却有了一股另类的韵律和风情。

    那是一种奔放的美,一种无所拘谨的风情……

    巧的是,风轻舞,竟是刘十八的老乡,河南人……

    风轻舞一边陪着秦大支帐篷,一边在秦大耳边发牢骚。

    秦大面色不自然的酱紫,心里却荡起层层涟漪,白天在车上的香软柔顺,令秦大有些激动了。

    虽然这些接触,是因为颠簸造成……

    “风轻舞你有一套啊?忽悠了一次,就让某些人上瘾了?

    我看你回去之后,也别再当什么演员了,直接找个大老板做小三,保准饿不死。”

    刘芊芊的冷嘲热讽,让风轻舞咬牙切齿,她搞不清楚,这个男人为嘛要吃女人的醋?

    难道是玻璃?

    秦大是攻?他是受?

    或者他是攻?

    秦大是受?

    风轻舞咬着唇,漫无目标的胡思乱想着!

    风轻舞现在最想的,是怎么合理的进入秦大的帐篷……

    昨天,这个黑塔一样的大个子,冲出来用短剑架住冯浩的时候,好威猛啊……

    那种霸气决伦的姿态,那种浑身男人臭,闻着就让风轻舞浑身酥软,双腿发痒……

    可惜被刘芊芊盯上了,没有借口,无法进入秦大的帐篷,风轻舞心里,升起深深的遗憾。

    但,风轻舞绝不罢休,实在不行,大不了自己伺候你们两个好了……

    ………………

    简单吃过一些东西,一行人围着一堆篝火休息,聊天的聊天,抽烟的抽烟!

    刘十八则翘着二郎腿,坐在一张摇椅上,惬意的吐着烟圈,刘十八想宁敏儿了!

    但,他现在不敢,将手机从次元空间拿出来。

    他在害怕,他害怕那个茅山赶尸匠……

    那个家伙,太强大!

    强大到刘十八生不出一丝反抗的年头!

    假若再来一次,自己必死无疑!

    …………

    好巧不巧,此时刘芊芊和冯浩两人值班,离开营地附近转悠去了!

    千载难逢的机会!

    风轻舞很直接,很暴力,很奔放,

    不管刘十八,陈颢文,曹雄,冯浩四人呆痴的目光!

    风轻舞,直接款款的,摇摆着水蛇一般的腰肢,走到面色僵硬的秦大身边,拉起他的一只胳膊!

    “俺……有媳妇!就是,就是刘芊芊。”

    秦大黑着脸,语无伦次,手足无措!

    “刘芊芊?名字也起得这么娘!哼!”

    风轻舞闷哼一声,接着补充道:

    “还真是玻璃?没事,老娘不介意你们两个一起上,那个娘炮没多大力气,我就当被猪拱了……”

    秦大脑袋僵直,咧着嘴道:

    “啥?一起上?不行,她不同意的。”

    “哈哈哈哈哈!”

    围观的刘十八四人,对视一眼,哄堂大笑!

    风轻舞大怒,指着秦大高声咆哮,连河南的家乡方言也崩了出来:

    “秦大,额造你娘,一百非也不得嫌?你到底是不是爷们?

    老娘跟着你来这里,你就这德行?造!”

    秦大面色泛黑,扭头看着嘴角颤抖的刘十八,猛的站起来,拉着风轻舞,掉头往黑暗中一个沙丘奔去……

    “俺今晚让你知道!粑粑是米做的,锅是铁打的!臭娘们……”

    ……………………

    :无奈了,今儿抱歉延迟很久!第三更中午1点更新!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