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72章:升龙之地、悼念亡妻
    听完贝加尔诉说,刘十八内心是震撼的!

    他震撼的不是什么过去未来,他震惊的是,到底是谁设计的这个局?

    能够在不经意之间,利用宁家老爷子,给自己亲自下达命令,前来俄罗斯!

    并且最终,自己差点被面前的这个贝加尔,从头哄到尾。

    难道,真是那个回到未来的曰本军人?

    刘十八脑海中,幻想出一个情景!

    一个突然到达**年的陌生人,在华夏默默隐藏生活下来……

    装聋作哑,慢慢学会华夏语,然后慢慢的,慢慢的越活越好……

    一直活到如今,才仅仅五十多岁,甚至更年轻……

    可怕,实在太可怕了……

    ………………

    “十八!下面怎么办?”

    曹雄的声音,把》无;错》小说刘十八从沉思中唤醒。

    刘十八看了一眼满脸沮丧的贝加尔,又看了秦大一眼,凝重道:

    “既然都来了,肯定往前走,不管怎么样也要看看这个古墓里面到底有什么古怪。”

    说完,刘十八将手上两枚白色手环放回次元空间。

    这两个白色手环,一个是希特勒的,另外一个应该就是属于忽必烈的。

    贝加尔那个什么刘辫,什么刘邦后代,完全是就着一些幻术的力量,在胡说八道。

    而自己能打开其中的小次元空间,应该是偶然罢了……

    “秦大,押着这家伙,我们走!”

    刘十八指着地上的贝加尔说道。

    秦大慎重的点点头,走到贝加尔身边,却看着刘十八说道:

    “主人,我感觉下面黑暗中,有很多纯阴尸在慢慢接近,俺们要快一些离开这里。”

    “好!对了,你体力恢复得怎么样了?”

    刘十八凝重的侧头看了黑暗虚空一眼,扭头问道。

    “恢复了八成。”

    秦大如实道。

    刘十八点点头,将贝加尔头上的矿灯拿过来试了一下,换了一块电池之后带在头上,然后把自己的手电递给秦大。

    接下来,一行四人陆续向石柱不远的那个洞口走去。

    阶梯仅仅到达石柱中间,就到了尽头,出现的是一个仅供一人穿过的裂缝。

    钻进裂缝之后,四人仍旧在石柱内部,却多了一个蜿蜒向上,更狭窄的盘旋石梯。

    按照现在攀爬的方向,最终的目的地就是石柱顶部,也就是龙头位置!

    一边攀爬,刘十八一边幻想出一个情景,柱子上这条雕刻的巨龙,盘旋着石柱冲天而起。

    刘十八身子顿了一下,九龙抬棺,紧接着飞龙冲天,一环套一环的风水格局……

    冲天而起的地方就是石柱的尽头!

    如果真是刘十八想象的这样,那么这个坟墓中最神秘的地方即将展现。

    或者,破解这个古墓的奥妙,就在上面?

    几分钟后,四人终于钻出了石柱!

    出口果然就是石柱上的龙首部位!

    而此时,站在龙首的刘十八,却突然觉得有些异状,仿佛浑身上吓,有一股莫名的气息涌入体内……

    紧接着,刘十八目光一震,头清目锐,从进墓到现在,脑子前所未有的清晰……

    仿佛没有任何事,是自己看不透的……

    这是风水一门中常说的气运临体,踏龙首,展凌云之姿,纳千万龙气。

    几秒后,刘十八便恢复了正常。

    而此时,刘十八脑海中,却诡异的浮现出甬道中的壁画。

    那个傲然站立,目光深邃,遥遥一指的风水宗师!

    或许,他就是刘八,刘十八在心里是这样认定的!

    连环墓,墓中墓,一墓套一墓……

    最外围的石棺中,留下的是郑丽媛的尸体!

    在地窟中隐藏的主墓室内,石棺中有一具高度腐烂,据说是八思巴的尸体。

    而在地穴中,发现是守门的忽必烈三****尸。

    堂堂忽必烈,仅仅是守门的!

    接下来,那个正真占据升龙之地的古人,会是谁?

    前面两个摆放石棺的墓室都是障眼法,都是为了迷惑普通盗墓者而设立的。

    壁画中,子聪脚边趴着的是忽必烈。

    那么是否意味着,现在四人处身的龙首部,可能就是埋葬子聪的地方?

    ………………

    刘十八自嘲的摇摇头,目前所有猜测仅仅是猜测。

    已经走到最后,再往上走几步,任何迷底,都会解开了。

    顺着龙首后面延伸的阶梯,刘十八一行人爬上了石柱的最顶端。

    没想到,石柱最顶端,竟然连接着穹顶?往下也一眼看不到底。

    也可以说,石柱顶部,连着洞窟穹顶,一块横向延生出来的突出平台上……

    平台面积极大,矿灯和手电照去,竟然看不到边际。

    几人踏上平台,上面弥漫着那种黑色灰尘。

    几人往前走了十几米远,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古老的,气势不凡的建筑。

    这一刻不要说刘十八,就连贝加尔,曹雄,秦大,也有些瞠目结舌。

    谁也没想到,石柱顶部连接穹顶!

    不起眼的平台上面,竟是一座宫殿一样的建筑。

    宫殿周围,笼罩着淡淡灰尘,顶部几乎与地穴的穹顶岩石连接在一块。

    矿灯四处照射,在宫殿大门的两边,发现了两排石雕!

    石雕的造型是蒙古骑兵,整齐的站在宫殿大门外一个通道的两边。

    曹雄轻笑道:

    “忽必烈这个墓,修建得真不错,除了没那么多机关和活俑,几乎赶得上秦岭那个了。”

    刘十八摇摇头道:

    “你还以为,这陵墓是为忽必烈所修建?”

    这时,站在曹雄身后,被绑成粽子的贝加尔,却肯定道:

    “确实不是忽必烈的墓,或者说一开始,这个墓就不是为忽必烈建造的。”

    刘十八眼中闪过一丝好奇,瞪着贝加尔道:

    “你知道一些什么?”

    贝加尔摇摇头道:

    “忽必烈都被大个子砍了头,反正不是他。”

    刘十八微微一笑,眼中一凝道:

    “进去一看,就知道这个诡异的古墓中,到底在搞什么玄虚。

    或者说,到底谁在占据养尸地,做着那还阳返魂的大梦。”

    扭过头,刘十八看了一眼宫殿大门,不知为什么,心中暗暗涌出一丝惊惧。

    命师预知吉凶的特性,在缓缓发挥作用!

    一行四人,一步一回头,步步为营,探索着走到宫殿大门前方。

    薄雾才慢慢淡了下来,这时刘十八抬头,矿灯朝宫殿匾额扫去。

    匾额上只有一个大字,引起刘十八极大兴趣。

    不知道为什么,刘十八有些心惊肉跳!

    孤零零一个,金色的篆体大字:

    “镇!”

    而在金色镇字右下方,还能隐隐约约看见几行篆体小字。

    刘十八定睛,用矿灯照着细细一读,竟然是北宋著名诗人,苏轼的一首江城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

    明月夜,短松冈。

    曹雄也站在刘十八身边,仿佛不信的又读了一遍,然后才扭头看着刘十八,老脸皱成一团,咧嘴道:

    “悼念亡妻?难道这宫殿里面,葬着一个女人……”

    …………………………

    :这是第2更,下一章更新在下午5点左右,最迟不超过6点,3月初,求月票!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