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53章:金色纹路、隐藏杀机
    刘十八的后悔,并不是没有道理……

    伸手的那一刻,刘十八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被人称作:手贱!

    当下的刘十八形容自己就两字:手贱!

    被拍了肩膀的家伙,僵硬的扭过头!

    刘十八伸手的同时,将手电拿出来急速的一开一关晃了一下!

    他看得很清楚,面前的这家伙既不是秦大,也不是刘谦!

    这家伙竟然有一张茅坑一样的脸……

    刘十八不敢形容他为烧饼,那样侮辱了烧饼这个词!

    恐怖的大脸,仿佛也被刘十八这一下,拍得浑身一震。

    “噗!”

    接着,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刘十八对纯阳尸身上那种恶臭,极为反感!

    问道恶臭的刹那,也没时间细细品味,便运气一巴掌拍了过去!

    这一招是曹雄教他的,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啪!”

    这一巴掌,扇得很结实,并且还带着一股奇怪的肉感……

    手感还不错?

    没想到,古墓中的邪物,历经千年不腐,还能保养得这么好?

    刘十八本来想继续拳打脚踢,但想想那些能听声辨光的纯阳尸,还是果断的往后退去。

    “嘘嘘!”

    刚跑了两步,刘十八就感觉到不对,这邪物身上怎么有流水的声音?

    这声音,作为男人或者女人都特别熟悉!

    有人在尿尿?

    并且是被刘十八一巴掌给扇尿了?

    想明白之后,刘十八瞬间就知道了这人是谁!

    在这古墓中,除了刘谦以往没见过邪门,还有谁胆子这么小?

    竟然吓尿了?

    刘十八真怀疑,华夏训练出来的特工就这德行?

    好像连死去的那个花心张雄,都略有不如!

    刘十八咬牙回身,打算再抽一巴掌!

    这时,刘谦才擦着冷汗,尴尬道:

    “是我……”

    刘十八骂道:

    “老子打的就是你,这和茅坑踏板一样的面具哪来的?带着吓人?”

    刘谦苦着脸解释道:

    “地上捡的,刚捡起来套在脑袋上,准备尿一个缓缓,刚掏出家伙,就被校尉你一巴掌打失禁了……”

    刘十八闻言嘴角一咧……

    暗暗的,刘十八心里却留了一个心眼,一个从未见过的人头面具?

    我咋没捡到一个?就被你捡到了?

    …………

    目前的险恶境地,刘十八也懒得继续和刘谦这不清不楚的家伙扯皮,黑着脸咬牙道:

    “秦大呢?没跟你在一块?”

    “不知道,我就趴在地上慢慢的爬,感觉没爬几十米远,然后,你就来了……”

    刘谦心悸的喘口气,接着说道:

    “秦大块头大,说不定被当成了肉靶子!”

    刘谦这话很直接!

    刘十八扭曲着脸,瞪了刘谦一眼道:

    “纯阳尸,离我们有多远?”

    “不远吧,应该不会追过来。”

    刘谦也不确定!

    刘十八扭头细想,却感觉到不对劲,当时为什么没声音?

    自己不是还轻声叫唤他们两人么?

    “当时,我叫你和秦大,你听到没有?”

    “你叫我和秦大?”

    刘谦听了大吃一惊,迷惑的瞪着刘十八。

    刘十八一听心中一动!

    三人奔逃的距离这么近?

    这里空间幽深空旷,极小的声音就能传很远,秦大和刘谦,竟没听到自己叫唤?

    这个结果,让刘十八自己也有些不可思议!

    这个广场能有多大?

    按照刘谦的说法,自己瞎跑了一圈,实际上就是在广场内部转悠了一圈,最后又回到了离分散不远的地方!

    想到秦大生死不明,刘十八瞬间烦躁起来!

    也不管那纯阳尸会不会杀过来,随手摸出一根大中华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

    透过烟头的微光,见刘谦可怜巴巴的瞅着自己,刘十八气不打一处来,最终还是扔了一根烟给刘谦。

    说实话,刘十八最终还是一个感性的人,对秦大活死人也好,对死去的罗战和孙文明也好,他都有一种兄弟般的情义!

    距离刘十八吸最后一根烟,早就过了一个小时,当下狠狠的几口闷烟,让刘十八感觉有点眩晕。

    这时刘谦紧张的情绪也渐渐放开,打着打火机点燃了手中的香烟!

    打火机的火焰下,映出被刘十八一巴掌扇肿的苦瓜脸。

    看到刘谦的古怪样子,刘十八不禁有些好笑!

    就这样的刘谦,难道如秦大和自己所想,有什么企图?

    刘十八和刘谦俩人,自顾自抽着烟,谁都没搭理谁!

    过了一会,没想到秦大,也在黑暗中摸摸搜搜的走了过来!

    刘十八吐了一口气,心中满满的安慰,轻轻拍了拍秦大的肩膀。

    拍过之后,刘十八心中一动,手上黏糊糊的,放在鼻子边一嗅,扑鼻的血腥味,还带着一种古怪的清香。

    这是秦大体内,带着那种生物病毒的鲜血!

    想必秦大脱困,比刘十八和刘谦艰难许多,独身一人,和纯阳尸苦战良久!

    透过烟头闪烁,刘十八能隐隐看到,秦大的黑色迷彩服,从上到下满是裂口,每个裂口,都在渗出绿色的诡异血液!

    “没事吧?”

    刘十八鼻尖一酸!

    为什么秦朝的士兵那么淳朴呢?

    就那么死心眼?

    “没事,七八个纯阳尸罢了,俺把它们都宰了!些许皮外伤,不碍事。”

    秦大淡淡的应了一声。

    接着,秦大再不言语,一脸警戒的瞅着四周,忠实的护卫在刘十八身侧!

    借助着忽明忽暗的烟头,刘十八无意间,却发现刘谦的神情在不断变幻。

    这家伙的眼睛,一直在偷偷的盯着刘十八。

    他自以为刘十八没发现!

    其实,刘十八的感知力,岂是刘谦能了解的?

    接着,刘十八装作不知刘谦的偷窥,将烟头随后扔到地上踩熄,开始在周围小心翼翼摸索起来。

    还算运气,此时的三人,竟然在广场的边缘,贴着四周的石壁!

    黑暗中,三人十分默契,没有一人再去打开矿灯或者手电,万一纯阳尸还在不远处,就真扯着蛋了……

    刘谦眉眼闪烁,瞪着在四周踮着脚折腾的刘十八古怪道:

    “校尉,你在干啥?”

    “找出路,这广场不是我们呆的地方!”

    刘十八随意应了一声!

    接着,刘十八开始沿着石壁摸索开来,秦大则不远不近的在刘谦和刘十八身前身后游荡!

    其实,刘十八想离开这个广场的缘故,另有缘由!

    这个缘由,刘十八独自闷在心里,谁也没说……

    那个一开始在广场中间莫名闪烁的光芒,虽然一闪而逝,让刘十八没看清到底是什么玩意!

    但在最后,秦大斩杀几个纯阳尸之后,刘十八却偶然发现了一个古怪!

    只要纯阳尸死得彻底后,落在地面的尸身,都慢慢消失了……

    被巨大的广场上篆刻的金色纹路,吸收得干干净净……

    …………………………

    :说好了要爆更,那就说话算话!这是今儿个第一更,等下会连着再爆一更!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