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43章:强者之心、千年一指
    心中有了猜测的刘十八,神情凝重,拍了拍刘谦肩膀,咧嘴笑笑。

    接着,刘十八缓缓走到最首先发现壁画的石壁前,深深吸了口气。

    浮躁了,这么简单的瑕疵,自己竟然没看出来?

    还是刘谦提醒,自己才会过意来!

    此时刘十八,在默默的自省,心浮气躁是年轻人的大忌。

    爷爷刘十六曾经在自己幼时,不止一次的教育自己,要善于观察周围的一树一木。

    一步一停留,三步一回首,才是长命百岁的窍门。

    实际上,刘十八既然接受了摸金校尉这个身份,也就代表了他踏进了江湖。

    而在江湖上,你想活得长久,谨慎,谦卑,细致才是不二法门。

    哪怕你有了位高权重的身份,在骨子里面,你却仍旧在江湖。

    江湖之大,何止华夏?

    世界之广,又何止地球?

    宇宙之阔,岂止一个区区银河系?

    哪怕你踏上某个权利巅峰,哪怕你是海军大将,其实在骨子里,只不过从小江湖,跳进了一个大一点的江湖罢了。

    再说大一点,当刘十八踏上俄罗斯土地的时候,这个江湖的范围,就扩展到了世界范围。

    一个世界,就是一个江湖……

    刘十八,他的骨子里,仅仅是一个平凡的江湖人!

    他游走于森诡异,凝视着世间魍魉……

    他不会茅山术,也不会搬山倒海,更不会画符念念有词。

    原本的刘十八,可以称呼为:平凡!

    从走出刘家屯开始,刘十八便混在江湖,游乐江湖,甚至最后,还会死于江湖……

    这是一个属于江湖人的传奇,也是属于摸金校尉的时代……

    “呵!”

    仿佛相通了什么,刘十八微闭着双眼,面上含着一丝微微的笑意。

    心中出尘的境界,竟然又有所松动,看来命师和功德师的品级境界,又要突破了。

    心平气和的刘十八睁开眼,面上带着笑意,从石壁上的壁画上一一扫过,然后朝最后的石壁壁画缓缓走去。

    每走一步,刘十八都会用心去感受,每一副壁画中蕴含的深层意义!

    微笑迈步间,刘十八走到了刘谦面前!

    而令刘十八仍旧惊诧的,是刘谦的脸色!

    刘谦的脸有些煞白,下巴处扭曲,眼珠圆瞪,透出一丝惊惧和茫然……

    空气在瞬间凝固……

    面带微笑的刘十八,脚步凝固,僵硬……

    秦大浑身一紧,伸手抓住腰间的短剑……

    刘十八和秦大两人异常警觉,眨眼间从刘谦的脸上,看出了不对劲。

    通道中,在这刻出奇的寂静,仿佛连空气也凝固起来!

    紧张的刘十八,此时不但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同样可以模糊的捕捉到刘谦的心跳。

    三个人中,心跳最为镇定的,竟是秦大!

    秦大的眼眸仍旧平稳,面容仿佛冰山一般。

    世界上,好像从来没什么出奇的事,能影响到秦大的心境。

    秦大在秦始皇陵中被刘十八弄醒之后,便知道了自己到底是什么怪物。

    自己就是那种不死不灭的怪胎!

    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痛苦……

    在秦大的眼中,只有保护玉漱的儿子,赢贞别离公主的未来夫君,就是他最大的目标。

    刘谦眼神收缩,死死盯着三人身后黑暗的甬道,上身却纹丝不动,连拔出工兵铲的动作都欠缺。

    刘十八不知道刘谦看到了什么震惊的东西!

    但,刹那之间,刘十八就想到了某种可能,燕子窝,曹雄……

    难道,诡异逃脱次元空间的曹雄,又出现了?

    他进这条甬道之前,给自己留下的那个燕子窝的印记,有什么深意?

    “老逗比……”

    刘十八眼中含着笑,心里却暗骂一声!

    而周围的环境,却突然诡异起来!

    刘十八心里,说不出是气怒交加还是欣喜,

    这是一种非常矛盾的感觉……

    刘十八十分怀念曹雄在身边的日子,同时又不理解,为什么曹雄会是日本人?

    完全说不通……

    刘十八相信,次元空间中那个更加诡异的人形太岁,不会无缘无故耗费太岁精血,去救一个不相干的人。

    曹雄必定和小太岁有血缘上的一丝联系……

    其实,刘十八已经做了最坏打算,甚至连再宰曹雄一次,也准备好了!

    “哗!”

    刘十八迅速转身,默默的凝视着连矿灯的光线,也难以穿透的黑暗甬道。

    一个黑影,在矿灯的灯柱中,缓缓消散!

    地面上,竟然再次留下了一个谁也看不懂的燕子窝……

    无尽的黑暗,仿佛鬼魅一般继续寂静下来!

    “唰唰唰……”

    这时,一连串诡异的响声,从黑暗的尽头,遥遥的传了过来。

    刘十八面色一紧张,侧耳细听!

    过了几分钟,甬道尽头却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而此时,刘十八已经在这七八米,花了壁画的地段,来来回回走了三次。

    第一次,从壁画开始的地方看过去……

    第二次,倒着走到壁画开始的地方。

    第三次,从开始的地方又看了一遍,回到刘谦身边……

    此时,刘十八站在刘谦身边,由于光线的不同,他竟然奇迹般的看到石壁上,出现了一段先前根本不曾出现过的壁画……

    ………………

    壁画上画的东西很简单,先前跪拜在地上的精壮男子,可能就是忽必烈,被浸泡在一个木桶内,他的身上隐约有一条漆黑的锁链。

    紧接着,壁画后面,接着画出无数的黑色小虫,涌进了木桶。

    刘十八看到这,眼泛惊惧,重重喘口气,好像身上莫名的痒起来……

    石壁上绘画的手法,极为精妙,因为光线和站立的方位不同,看到的画面也各不相同,就好像万花筒一般……

    但,蒙古帝国时代的元朝工匠,能有这么先进的绘画技术么?

    古怪诡异的壁画中,仿佛隐藏着什么秘密,却还没有将刘十八吓住。

    静下心神,刘十八看了刘谦一眼,面对石壁继续往下看去……

    浸泡在木桶中,被锁链捆绑的忽必烈,已经被黑色的虫子爬满全身。

    壁画中,那个疑似刘十八祖先的男子,面带诡异微笑,抬起一根手指,仿佛指着面对壁画的刘十八。

    诡异的微笑,仿佛穿透千年壁画,凝视在刘十八脸上……

    刘十八心中一颤,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仅仅退了一步……

    而刘十八却惊讶的发现,那个壁画中的男人,那个看起来极为飘逸,又充满邪气的男人。

    那一只遥遥伸出的手指,竟然指向刘十八身后,无尽黑暗的甬道深处……

    如果说,刘十八看见前面的壁画是不解和迷惑,那么到了现在,则只剩下了恐惧。

    刘十八也不知道恐惧从何而来?

    他也说不出,自己为什么会恐惧?

    甬道中,仿佛有一股冷,莫名袭来,让人脊背发凉……

    刘十八的眼眸中透着震荡,看着那个疑似祖先刘八的,霸气男人。

    这个男人的壁画中的神态,仿佛有一种魔力,深邃的眼眸,穿透时空看着刘十八……

    即便,仅仅是一副壁画,也让刘十八产生了俯首膜拜的想法。

    遥遥一指,暗指自己身后的黑暗甬道?

    难道,又是幻境?

    “啪!“

    刘十八扬手给了自己一个特大的耳巴子!

    秦大和刘谦面面相觑,瞠目结舌……

    刘十八疯了?

    “草,真疼。”

    一个自拍,让刘十八瞬间清醒并且镇定下来,这不是幻境……

    而这时,一股似曾相识的危险感知,毫无预兆的袭来!

    命师二品,预知未知危险的特性,终于爆发……

    片刻之间,刘十八读懂了壁画中,那个惊世骇俗的男人,手势中蕴含的意思……

    “你的危险,来自于身后的黑暗之中……”

    跨越千年,妖异的一指……

    术法超群的风水宗师……

    鬼神莫测,品级未知的摸金校尉,刘八!

    他,竟然能跨越千年时空,为自己的第十八代子孙刘十八,遥指一个未来的危险?

    这要何等窥透天机的本事,才能办到这一点?

    刘十八,看了看壁画中,那个令人骄傲的祖先最后一眼,回头眼眸一狠,咬牙厉喝一声!

    “秦大刘谦,三人背靠背,准备迎敌!”

    秦大和刘谦动作不慢,三人瞬间靠在一起,拔出军刺和工兵铲严阵以待!

    刘谦面色僵硬,呐呐道:

    “敌人在哪里?”

    刘十八眼眸中闪过一丝骄傲和凶悍,冷哼一声:

    “敌人,隐藏在黑暗中……”

    此时的刘十八,终于明白了自己是谁,自己的骄傲来自何处!

    自己是摸金校尉!

    自己的祖先,是一个能让忽必烈也俯首称臣的天之骄子!

    一个强者之心的萌芽,终于在刘十八的心中悄然扎根……

    这一刻的刘十八,和以往却有了一丝不同!

    面对黑暗中未知的险境,刘十八的面上竟带着一丝坦然,一丝无所畏惧!

    几分钟后,刘十八三人终于明白,隐藏黑暗甬道中的危险是什么玩意!

    蠕虫,一种从未见过的大型红色蠕虫,密密麻麻布满甬道上下左右石壁!

    恶心到极点的红色蠕虫,散发着吞噬一切威压,缓缓的往三人压来……

    ……………………

    :今天2更完毕,我们明天早上7点再见,精彩无极,值得期待!

    今天礼拜一,各种求吧!感谢诸位读者关注支持!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