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42章:深思、忽必烈和刘八
    矿灯下,壁画上画着无数的蒙古骑兵,或者说是最外面,尸油锅子内里空间中,那种掉在半空的活俑。

    壁画的地面上,描绘有一些五花大绑,面色惊恐的人,那些人服饰各异,有中原的,有带着草原毡帽的,还有一些波斯人相貌。

    这些人,面色惊恐,看着手举弯刀,面色狰狞的蒙古骑士。

    刘十八大为不解,转过头问道:

    “那些蒙古人,在干什么?”

    刘谦摇摇头,表示不知!

    秦大掉头,朝石壁的另一面看去。

    果然,随着矿灯的转向,石壁的另外一面,还有同样的壁画。

    刘十八谨慎的往前挪了一步,仔细看了一眼!

    这面石壁上描绘的情景,和石壁对面的那副壁画大同小异!

    但细看就会发现,先前那些面色惊恐的人,全部被绳索捆成了粽子……

    刘十八三人面带不解,接着往下看!

    看到后面,刘十八三人面色凝固,不知用什么心情来形容自己的震惊。

    第三副石壁上,描绘着一队蒙古兵,将烧融的某种液体,浇灌在那些捆成粽子的大活人身上……

    看到这个程度,刘十八额头忍不住沁出冷汗!

    如果如自己心中所想的一般,后面的壁画,真没必要再继续看下去。

    在墓室外围,那些悬挂半空兵马俑,并不是人被杀死殉葬后再炮制,而是用喘气的大活人,现做的……

    蒙古人,竟用活人,来炮制这种惨绝人寰的活俑?

    “那些浇灌在活人身上的液体,是什么?”

    刘十八自言自语。

    刘谦茫然摇头……

    秦大双眼一翻,阴沉道:

    “俺记得,以前秦国也有贵族做过这个东西,俺猜得不错,那些液体不是蜡,就是融化的铁水……”

    听见秦大的解释,刘十八咧咧嘴!

    通道中,仿佛平地起了一阵阴风,让刘十八浑身僵硬。

    仿佛听到无数的怨魂,在凄惨嘶吼!

    叹世间不公,叹生不逢时,叹人间悲惨……

    其实刘十八知道,自己有些感情用事!

    这座诡异的八龙抬棺墓,早已沉寂千年,枉死的生灵再多,也化成了尘埃……

    见刘十八静静的站着,秦大朝后面石壁上的壁画走去。

    其实,刘十八有些羡慕秦大的粗线条!

    活死人,果然不能以常理来揣摩,对于死亡的那一份心态,太过淡然。

    扭过头,刘十八跟在秦大身后,朝后面的壁画看去。

    刘谦则无奈的晃晃身体,最后还是跟了上去……

    但,出现在眼前的这幅壁画,却让刘十八暂时忘却了种种不安和恐惧。

    这副壁画上没有杀戮,却极有意境!

    壁画上,破天荒的画着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威风凛凛的站在一个蒙古包前。

    在男子身后,插着一个金色权杖,上面有一只金黄的展翅雄鹰……

    不知是时日太久,还是工匠故意淡化雕刻,男子的面部细节非常的模糊。

    唯一清晰的,反而是这个男子身上的服饰,仿佛时间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清晰无比。

    男子身上套着一件白色长袍,双手负于身后,眼神深邃的看向远方。

    刘十八没有刻意去猜测,便随意猜想,此人是谁,肯定是:忽必烈!

    但,刘十八眼角的余光,不经意扫过忽必烈画像之后,仍旧差点惊叫出声。

    忽必烈的手腕上,果然有一只白色的精致手环……

    为什么希特勒,也有一只精致的白色手环?

    为什么秦始皇,精致的白色手环?

    为什么?先前幻境中的那个死去的自己,也有一个精致的白色手环?

    这个白色的手环,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刘十八的思绪,慢慢疑惑!

    从华夏到莫斯科,从莫斯科到乌克兰,然后进到古墓中……

    然后看见尸油大锅,接着墓室石棺,再到这些壁画,一切都围着十九号箱子中的白色手环?

    精致的白色手环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希特勒如此在意这个东西?

    想着想着,刘十八有些出神,不由自主伸出手,轻抚壁画,面色沉醉……

    静静守护刘十八的秦大,并未东张西望,见状皱眉,开口提醒道:

    “主人,你怎么了?”

    刘十八回过神,尴尬笑道:

    “没事,想事情出神了。”

    而这时,安静了半天的刘谦,却好奇的指着壁画上一个角落迷惑道:

    “假若这个人是忽必烈,那么这个跪着的是谁?”

    刘十八闻言一愣,刚才只注意忽必烈的手环去了,竟没仔细看其他的。

    闻言,刘十八凝神,朝刘谦所指的地方看去。

    果然,在忽必烈脚下跪着一个人,这人背对着石壁跪在地上,从服饰上来看,应该是一个蒙古人,身材相当魁梧!

    刘十八盯着石壁看了半天,也没弄明白其中有什么内涵?

    唏嘘良久,刘十八才估摸道:

    “这代表臣服,蒙古的属国或大臣,向忽必烈行君臣,臣服之礼?”

    身为红手绢幻术师出身的刘谦,显然观察更为细致,闻言咬牙,接着又摇摇头。

    显然刘十八的回答,令刘谦感到不对。

    接着,刘谦又细细的瞪着壁画几分钟,扭头古怪道:

    “这两人肯定是君臣关系,但是……”

    说道这里,刘谦犹豫了一下,斟酌了半天,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三棍子,难道还敲不出你一个闷屁?但是个啥,直接说……”

    刘十八咧咧嘴,不满的瞅了刘谦一眼!

    接着,刘十八板着脸,自顾自的点燃一根烟,自行研究去了!

    过了不到三分钟,刘十八面上,竟也按压不住失态,瞠目结舌道:

    “站着的人不是忽必烈,跪着行礼的那个,才是忽必烈……”

    刘谦站在刘十八身后,古怪的点点头,他并没有刘十八那么失态。

    其实,刘谦早已经看出其中的不妥,只是吃不准罢了。

    很明显,站着的那个人,身上穿的不是蒙古的帝王服饰,反而有些象僧侣穿的那种衣服。

    反而是地上跪着的那人,穿着蒙古比较常见的袍子,更显眼的是他脚上的靴子,靴子上的金线,描绘着一只狼,一只白鹿……

    狼叫做苍狼,鹿是白鹿,这是唐初时期,蒙古人最早的图腾。

    蒙古人的祖先领导部落,在大草原与突厥部落发生大规模战争,后来蒙古部落被突厥人所灭,仅两男两女幸存。

    这两人,逃到额尔古涅昆山中,后来才开枝散叶,渐渐的繁衍开来,并且分为许多部族。

    山中资源有限,不能容纳众多部落,因而蒙古人最终回到草原。

    当时幸存的一位蒙古男人,据说叫勃儿帖赤那,意思为苍狼。

    他的妻子,就是幸存的一名蒙古女子,名叫豁埃马阑勒,意思为白鹿。

    苍狼和白鹿,在忽必烈时代,肯定是蒙古人信奉的图腾,和他们信仰的长生天并无冲突!

    而能在靴子上,用金线描绘狼和白鹿的人,唯有蒙古部落中的帝王,忽必烈!

    没错,跪在地上的那个,才是忽必烈!

    这时,刘十八才突然意识到其中的诡异,跪着的是忽必烈,那么这个站着的伟岸男子,是谁?

    他有什么权利,让忽必烈跪下?

    刘十八心中,忽然飘过一个自己都不相信的怪异想法!

    这个站着的,目光深邃,气质飘逸的男子,是子聪和尚。

    他,或许就是自己猜测刘家某祖先,刘八?

    那个神鬼莫测的风水宗师……

    ……………………

    :仍旧两章连续发布,中间连续发布的延迟,不超一小时。

    今天礼拜一冲榜哦,有什么推荐票,月票,打赏,就今儿个砸我吧!25号左右爆更!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