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79章:秦朝的古老绢帛
    “你们自便,我先洗澡”

    郑丽媛拿起自己的小行礼包,往卧室走去,摆动的腰肢,让刘十八和秦大有些微微失神。

    秦大左右看了一下,见没自己什么事,打了个招呼便歪在沙发上睡觉去了

    坐在沙发上瞪着打呼的秦大,无聊的刘十八无端的想象出郑丽媛魔鬼般的身材,慢慢脱衣服的场景,差点一口鼻血喷出来。

    这郑丽媛的身材,想一想都觉得香艳

    “哗啦哗啦”

    淋浴声持续响起,刘十八发现自己再也淡定不起来,索性打开电视。

    没一会,郑丽媛就走了出来,当然没有如刘十八所想的香艳美景。

    不过,郑丽媛刚洗过,整个人显得更加美艳动人,刘十八的眼睛自然被吸引过去。

    “看什么小心我给敏儿说。”

    郑丽媛没好气,瞪了刘十八一眼

    “郑小姐,赶紧收拾一下,我们要出去办正事。”

    刘十八赶紧举手投降,这姑奶奶,也不好伺候

    一小时后,刘十八和郑丽媛一起,来到了莫斯科的苏富比拍卖场,秦大则留在酒店中睡觉。

    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苏富比,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拍卖行,此处的苏富比,则是设立在俄罗斯的分行之一,创办人是书商撒姆尔、贝加。

    最初,苏富比只是主要拍卖珍贵旧书,兼营拍卖油画、钱币、家私、瓷器、邮票等,后来被美利坚的一个财团收购成功

    此后,苏富比便分为两个总部,一个在英国伦敦,一个在美利坚的纽约。

    如今的苏富比,已在全世界各个主要国家及地区设立了分行,每年纯利润无数。

    据说,这次拍卖会上,有一件华夏国的重量级古物件拍卖,就是从苏富比拍卖会中传出的消息,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轰动。

    现在,珍贵的文物,存世越来越少了,更何况这种国宝级的文物或者艺术珍品。

    引得一些国际富豪和收藏家趋之若鹜,不断来到了莫斯科,汇聚在苏富比周围。

    其实,他们都不知道,这次拍卖的所谓珍贵物件和临时拍品第十九号箱子比起来,就是个渣。

    在刘十八和郑丽媛到来之前,宁卫国就已经照会莫斯科这边的关系,预先约定了苏富比的一位资深鉴定师。

    要是可能的话,刘十八和郑丽媛可以搭上这次拍卖会的顺风车,将华夏的国宝拍回来。

    当然了,此次来莫斯科,刘十八也没有空手,而是将一件得自曹操墓室中的一件普通的珍品带了过来。

    两人端坐在一间普通鉴定室没多久,便走进来一位秃顶老者。

    老者蓝色的眼珠闪烁着睿智的精光,在刘十八和郑丽媛身上深深注视了一会。

    “我叫克朗,以前和宁先生相熟,你们预定了一个拍卖品的位置,那么,就让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吧”

    秃顶老者用正宗的英语流利的说道。

    刘十八点点头,从上衣口袋中拿出一个一尺长,三寸宽的木头匣子放在桌上。

    盒子不是什么高档货,而是刘十八随意买的一个卖相不错的地摊货,价值二十华夏币。

    看着这个黑色匣子,克朗眼中闪过一丝轻视,这种廉价的匣子,里面能有多贵重的东西

    刘十八早就看到克朗不屑的眼神,却没有任何不满,仍然微笑道:

    “需要我来打开”

    瞅了一眼刘十八风轻云淡的表情,克朗居然笑道:

    “当然不,我来打开,万一东西有了损伤,也由苏富比承担。”

    说着,克朗从口袋内掏出一双真空包装,一尘不染的白手套,戴好后半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启开匣子。

    他用近乎虔诚的动作,将匣子里,用真空袋子装好的一张绢帛轻轻取出

    这一系列谨小慎微的动作,让刘十八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一方面是因为里面拍品的脆弱,与自己接下来的计划有紧密的联系。

    万一损坏了,把郑丽媛卖了,也换不来这件东西

    另一方面因为,刘十八还是第一次接触到国际上真正的专家,在自己面前当面验宝,这让他有些好奇。

    双重因素交杂在一起,刘十八的双手不自觉的相互摩擦

    真空袋内,有微微泛黄的一张折叠起来的绢帛,完好无缺。

    克朗轻舒一口气,拿起口袋中一个放大镜仔细的隔着透明的真空袋鉴定起来。

    看了许久,克朗的眉头微微皱起,喃喃道:

    “难道是假的看这张丝绢成色,不像是年代久远的东西。”

    克朗抬起头,看着刘十八冲他招招手道:

    “你来一下。”

    刘十八仍然保持着微笑,慢慢走到克朗身边站定,含笑用半生不熟的英语道:

    “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我觉得,这件东西可能没什么价值,是赝品你能说说它的来历吗

    我记得宁卫国和我打电话解释,这件东西是华夏秦汉时代的东西。”

    克朗看着微笑的刘十八,他现在有些不确定。

    “那您说说看,这件东西哪里假东西肯定没错,确实是华夏秦代的一张地图。”

    刘十八看了看克朗,很直接的问了一句,没留一分面子。

    “绢帛上的黄渍是做上去的,按照绢帛的年代和风化程度来看,秦代绢帛,怎么可能保存得这么完好”

    克朗心里不禁有些自得,幸好自己这么多年累积的华夏古玩知识,不然这一关可就难过了

    苏富比的鉴定师,可不是徒有虚名之辈。

    靠眼睛瞬间分辩出真假,却还能细致到哪个地方是假的,这需要自己本身的素质过硬

    不得不说,克朗的水平不赖

    静静的听着克朗的分析,刘十八不禁点点头,克朗的经验无疑是对的。

    但是自己找到的东西,是不能以常理来评价的。

    “我很确定,这张绢帛,包括绢帛里面的地图是真的,我用自己的人格担保。”

    刘十八看着克朗的眼睛轻声解释道。

    郑丽媛有些沉不住气,看着刘十八建议道:

    “要不然我们先回去,今天不早了,明天再来”

    “不急等下请我们苏富比最负盛名的鉴定师来一趟。毕竟宁卫国是我的朋友,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克朗似笑非笑,但话里行间仍然充满了深深的自负。

    太监不急皇帝急

    郑丽媛不时看看平静的刘十八,又看看一脸讥讽的克朗

    郑丽媛只希望,那位极富盛名的鉴定师尽量快一些来,然后将十九号箱子弄到手,赶紧结束俄罗斯之行。

    那样,自己就和刘十八或者宁敏儿没什么交集了,今后大家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正在几人各怀心事之时,却听到一个不耐烦的清丽女声响了起来:

    “克朗叔叔,你到底搞什么鬼我今天在休假。”

    进来的人,让刘十八和郑丽媛眼前同时一亮

    这个典型的俄罗斯女孩,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长长的卷发披到肩上,眼睛大大的,不时眨巴眨巴,就像一个大号的洋娃娃

    而且,她打扮很时尚,妆容更无可挑剔,肩上挎着一个黑色工作包,看到刘十八和郑丽媛,再看看桌上的黑色木匣,脸色微变道:

    “看样子,克朗叔叔遇到了一些小小的难题。”

    “是的,伊娃小姐”

    克朗倏地一下站起来笑道:

    “这位来自华夏的米斯特刘,拿来鉴定的绢帛,我感觉是赝品,但有些看不准,因为刘先生非常自信”

    那个叫伊娃的俄罗斯女孩,似乎明白克朗这一套说辞,接口道:

    “我知道了,克朗先生又在偷懒是吗那个绢帛是真是假,你难道鉴定不出难道在考验我的眼光”

    克朗眼巴巴的就等着这话,立刻眉开眼笑道:

    “是的,为了证明我的眼光伊娃你来看看吧,你是我们莫斯科苏富比最年轻,最负盛名的鉴定师。

    因为他们要求,参加明天的拍卖会,临时增加进去一件拍品,我想对这个要求,还是你来看看比较好。”

    伊娃沉着一张美艳的小脸,点头道:

    “好吧。”

    伊娃轻轻戴上随身的手套,小心趴在桌上,带上自己带来的一个特制眼镜。

    这是一个白色泛黄的绢帛,折叠在一起,是传统的华夏古物样式,应该属于女子的手绢一类,也就是定情物一类的玩意。

    伊娃定眼一看:这绢帛编制细腻,同时隐约看见里面隐约的字迹。

    伊娃皱了皱眉毛

    接着,这位美丽的俄罗斯女孩,仔细研究起绢帛的其它特征来。

    伊娃知道,要是这件东西是真的,肯定相当脆弱,所以不能动手,只能靠眼睛

    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动用其他的手段。

    伊娃连连点头的样子,吸引了克朗的注意,忍不住点头问道:

    “怎么样”

    伊娃缓缓站直身体稳住上身,挤出一个极为勉强的笑容道:

    “按照我的想法,应该是真的,但不确定。”

    郑丽媛侧头看看刘十八,又紧张的看向伊娃问道:

    “怎么样才能确定”

    “我先说说我看得见的,你们看这里”

    伊娃指着绢帛边缘的收口,解说道:

    “这叫针边,也称之为收边,在华夏战国时代,同类的收边样式,现在早就绝迹,所以这个很难做假,哪怕用现代高科技的纺织技术也不行

    我估计,这个绢帛,当初应该是一个女子给自己丈夫的定情物。”

    顿了一顿,伊娃又补充道:

    “还有一点,绢帛表面显得不够平整,有些地方厚,有些地方薄,用眼睛看能明显感到凹凸不平。

    而这,是所有先期纺织品的特征,无一例外。”

    睁开眼这时才敢吭声道:

    “那就是说,是真品”

    克朗望着伊娃苦笑道:

    “不可能,秦代的绢帛,在空气中能保存到现在不可思议。”

    伊娃古怪的瞟了刘十八一眼,又看看克朗,凝重道:

    “两位稍安勿躁,现在还有最后一个验证方法。”

    郑丽媛瞪大绝美的眼眸,娇声道:

    “什么方法”

    伊娃小心翼翼将手中的真空袋放在桌上,微笑道:

    “虽然有时候,自己的眼睛也会欺骗自己,但碳十三的测试,却不会做假。”

    “没错,这个假不了”

    克朗也附和伊娃的说法。

    伊娃把真空袋重新拿回到手上,柔声道:

    “所以两位要稍等一会,等苏富比专门负责碳十三鉴定的专家前来。”

    郑丽媛抢着答道:

    “好”

    刘十八深吸一口气,皱眉看着郑丽媛道:

    “难道你说了算你别忘了,是让你来配合我,懂了”

    郑丽媛闻言,不由面色一红,刚才自己确实太着急了一些,还不是想早点办完事,早点离开你身边

    免得被你吃了,那样今后怎么面对闺蜜宁敏儿

    但,郑丽媛仍旧有些生气,刘十八这家伙,凭什么对自己这么说话

    现在倒好,一号和自己的老爸,竟然要自己和他那个,怎么做得出来

    冤孽

    郑丽媛咬牙切齿的瞪大眼,她对刘十八可没那么好态度,冷着脸道:

    “在莫斯科的交涉说好了由我做,再说,我是你的长辈,宁敏儿都要叫我一声姐姐所以所以”

    “所以就让你捣乱还姐姐你给我老实点否则回到酒店有你好看。”

    刘十八看着这个美丽成熟的女人,假装恶狠狠的说道。

    郑丽媛不由面露惊慌,后退两步道:

    “你想怎么样我可是你的上级。”

    刘十八邪邪一笑,轻声在她耳边狰狞道:

    “我不管你是谁,别以为我不知道,既然有人让你来使美人计,那么,他肯定知道我是什么人。

    你要问怎么样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惹毛了老子,回酒店爷就把你推了,信不信”

    郑丽媛闻言不由吓得浑身一激灵,连忙不吱声,冷哼一声看向别处。

    同时,郑丽媛的俏脸上,却暗暗浮起一沫嫣红

    她自己也不知为什么,刘十八靠在她耳边说话的时候,她就觉得有些不对。

    这个家伙身上有一种古怪的味道,好想靠在那里不要离开

    想着想着,郑丽媛忍不住将双脚夹得更紧

    要是,他晚上真的硬来,怎么办

    怎么办

    告诉他,自己是宁敏儿的闺蜜

    :本章是两章二合一的大章节,价格稍贵,明早7点不见不散。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