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73章:可劲的造、为国争光
    “赵师长,我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怎么山本姐过去之后,没动静了?”

    奔驰房车内,坐着三个人,除了司机之外,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眼神冷冽的军人,大约三十多岁。

    后排座上,坐着一个大约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男子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外面穿着大衣,看起来颇有风度。

    但,中年男子满脸阴狠味道,却让他整个人的形象瞬间一落千丈。

    看起来,这也是一个心术不正的家伙。

    此时话,是那个坐在前排的军人,他有些担忧的望着前面道:

    “师长,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再往后退一些,如果山本姐一旦失手,我们可以有个退路!”

    “要什么退路?”

    中年男子面色有些不屑,冷笑道:

    “之前已经调查得很清楚,他身边就一男一女两个保镖加上郑伟达。

    以曰本人的实力,那么多人,还怕搞不定他们?”

    “话是这样,可是师长,这次抢了宁家的战斗机,万一查出来什么,那就是灭之灾!”

    ∟↑∟↑∟↑∟↑,.⊙.≥

    年轻的军人,有些迟疑的补充道:

    “更何况,那个郑伟达实力不差,他也是当年军校的尖子。”

    “行了行了,事情都做了,人都已经来了,还有什么瞻前顾后?

    就算出了事又怎么样?有老头子着!再了,宁家私自安装战斗机,本身就理亏,就算闹起来我也不吃亏。”

    中年人撇撇嘴,不耐烦的解释道:

    “放心,就算曰本人失手,宁家人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那个叫刘十八的子,一定要抓活的,山本将军可是答应了的,只要抓住这子,要什么给什么……”

    年轻的军人闻言不由暗暗苦笑,能够让京都潜伏的曰本人全部出动,来对付的人,岂会那么简单?

    搞不好把自己全部搭进去,那才是弥天大祸!

    年轻的军人还想话,却被中年人打断,阴狠的笑道:

    “别了,能够跟曰本人建立长期稳固的合作关系,是一次机遇。

    有曰本人的财力和武力支持,那么费立国那老东西,更进一步做一把手的位置,就更稳当了,到时候……嘿嘿!你是不是?”

    年轻的军人只能苦笑头,心中却有些不安……

    “史文恭,我你怎么越来越胆了?”

    中年人皱眉笑道。

    “凡事,心为妙。”

    叫史文恭的年轻军人赶紧叮嘱道:

    “您瞒着老头子跟曰本人合作,也不知道老头子是怎样的想法?

    更何况,这件事情还牵扯到费家,我看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放心,老头子的想法,我又怎么会不知道?”

    一提到老头子,中年人不屑的撇撇嘴道:

    “那个老色鬼,脑子里只有两样东西,一是女人,二是钱。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年轻时的那个敢冲敢打的人了,一大把年纪,整天就知道玩女人,搜刮钱财,安安稳稳做官。”

    “师长,话要心。”

    史文恭赶紧提醒。

    “心个屁,难道我错了?”

    中年人就是费立国的媳妇,赵美仑的弟弟,也是费安平的舅舅赵千均。

    同时,赵千均也是新任的京都警卫师师长。

    赵千均不屑的瘪瘪嘴道:

    “这些年,被老头子玩过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

    还总喜欢扮成一个和蔼可亲的亲民人士,去勾搭良家女人,真是人越老心越花!”

    警卫员史文恭静静的听着,老头子的确有这么个爱好,以前就因为勾了一个良家女人,结果闹出了一些风波。

    这件事,当时都成了京都圈子里的笑谈,几乎没有人不知道。

    “除了女人之外,他就喜欢钱,老东西这些年一直往国外转移资产,在国内拼命搜刮,这官当得……”

    赵千均冷哼道:

    “老东西现在啊,谁能给他赚钱,他就喜欢谁,如果我们办好曰本人的事,以曰本人那么庞大的实力,哪怕只是分出一部分生意来跟我合作。

    也足够我们赚得盆满钵满,到时候去国外就有本钱享福了。”

    “师长得是。”

    史文恭见无法打消赵千均的念头,也只能苦笑着头,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

    现在老头子的确喜欢这些调调,可是赵千均却不是一个吃素的。

    无论是心机还是狠辣手段,他都远超老头子,但树大招风,容易出事,这次竟然敢带兵收缴了宁家一架战斗机……

    现在赵千均正在高兴上头,史文恭知道自己什么他都听不进,只能摇头叹息。

    “这一次,一定要将刘十八给抓住,出我心头一口恶气,竟然在我眼皮底下把宁敏儿给救走了。”

    赵千均到得意的地方,忍不住哈哈狂笑起来……

    “赵千均口中的那个老头子是谁,是费立国还是另有他人?”

    车外,刘十八淡淡一笑,眼中却闪烁着寒光:

    “好一个华夏的毒瘤!”

    听见刘十八在窗外冷笑,史文恭与赵千钧同时大惊失色,惊呼:

    “是谁?!”

    与此同时,史文恭的手摸到腰间,准备掏枪。

    “砰!”

    一只拳头突然砸穿车窗玻璃,一拳将史文恭的肩膀砸断,同时抓住他的头发,将他直接从车窗拽出来,狠狠摔在地上。

    紧接着,赵千钧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刘十八也提了出去,同样摔在马路上,摔得七荤八素,半天没有回过气来。

    赵千钧和史文恭相视骇然,这奔驰房车可是安装的防弹玻璃……

    做完这一切的刘十八,脚下发力,整个人直接从车翻过,凌空一脚踢碎另一边的车窗,将已经拿着枪司机,直接踢晕过去。

    刘十八这才稳稳落在地面,眼神冰冷看着躺在地面打滚爱好的史文恭和赵千钧,一步步走了过去。

    “居然敢打我,你?你知道我是谁?”

    赵千钧又惊又怒,在京都没有人敢这样对待自己。

    可这个混蛋却毫无顾忌,居然敢打自己?

    “咔嚓!”

    冷笑一声,刘十八一脚踢出,瞬间将赵千钧的肋骨踢断几根。

    奇怪了,允许你州官放火,还不许我油灯?

    你想要我的命,我还不能打你?

    赵千钧你脑子坏了!

    “啊……”

    赵千钧双眼死死突起,额头青筋直冒,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痛苦的叫了出来。

    “住手!”

    史文恭大吼道:

    “有事好商量,不要动手。”

    “救我!”

    赵千钧不断的痛苦哀嚎:

    “我排骨断了,好疼!”

    “赵师长!”

    史文恭大吼一声,看着刘十八,咬牙忍着肩骨被打断的痛苦,冷笑道:

    “这是京都警卫师师长赵千钧,也是费立国的舅子。

    你惹了我们,对你没任何好处,以后你将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

    只要放了我们,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你看怎么样?”

    “呵呵!”

    刘十八不话,突然一脚踢出。

    “砰!”

    一脚踢在赵千钧的腿上,将他的腿给踢断了了一根。

    “啊……****你刘十八的姥姥。”

    赵千钧发出了凄厉的惨叫,浑身颤抖。

    “住手!”

    史文恭看到赵千钧的惨状,惊怒眦裂,怒吼一声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么关心他?我没猜错的话,你史文恭也是曰本人吧?”

    刘十八呵呵一笑道:

    “你这个警卫员,当得真尽职尽责。”

    “你到底想干什么?”

    史文恭眼神闪烁,咬着牙恼怒无比的问道,心中却忍不住微微一颤。

    “不干什么!”

    刘十八微微摇头一笑道:

    “我只是对赵千钧这种行为很不耻,估计他读书的时候,书都读到狗身上了。

    所以,我就代替赵千钧以前的老师,好好的教育教育他怎么爱国!”

    “你……”

    赵千钧差没气得吐血!

    这个刘十八,语言刁钻不,出手实在太狠辣!

    刘十八冷笑一声,猛然将史文恭与赵千钧全部扔到车后,那个司机同样没逃掉。

    将三个人叠在车后座,刘十八直接开车回了秦大身边。

    随后,所有参与今晚行动的曰本人,除了被秦大用短剑指着脑袋的山本英之外,全部扔到马路中间,彼此交错叠压成一个人肉堆。

    空旷孤寂的马路上,微弱的灯光照射着冰冷的地面。

    马路中间,三四十个曰本人,就那么躺在冰冷的路面上,有的早已经昏迷过去,尽管被冻得瑟瑟发抖,也毫无所觉。

    有的,却在低声呻~吟,身体蜷缩在一起,显得极为凄惨。

    地面上,一摊又一摊血迹早已经凝固,但在微弱的路灯下,看起来却如此刺眼。

    这一幕让人头皮发麻,看见的人肯定以为这里发生了战争。

    黑田经久看着面前的场景,满脸都是惊恐,眼中更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一切,都是刘十八这帮人做的……

    除了刘十八和秦大,阴暗处又出现了一男一女,郑伟达和别离也出现了。

    黑田经久心中不禁升起一股绝望,对方只有四个人,却将这么多强悍的武士打成这个模样,该有多么强悍?

    这已经超出了黑田经久的想象!

    他只能两眼发愣看着面前的一切,几乎忘记了思考。

    刘十八稳步来到大奔旁,看着一脸茫然的黑田经久,不禁淡然一笑。

    黑田经久和初升原野两人,这才看到刘十八,惊恐的动了动身子,但他们四肢被打断,根本没办法移动。

    对视一眼,黑田经久惊恐的问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

    刘十八的眉头挑了挑,呵呵一笑道:

    “你们不是想找我?我现在就在这里,既然找我麻烦,就要有被我反扑的觉悟,你们呢?”

    黑田经久沉默不语,良久才道:

    “知道摸金令在你手上,你开个价,我们大曰本帝国,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

    只要你放了山本姐,然后将摸金令交给我们……”

    刘十八鄙视的看了黑田经久和初升原野一眼,翻了个白眼道:

    “没那个东西,我想你们搞错了!”

    “主人,她怎么办?要不要把两条腿也打断了?”

    这时,用短剑指着山本英的秦大,瓮声瓮气的问道。

    刘十八神色复杂的看了看山本英,见她一脸的无惧,古怪的摇摇头道:

    “秦大,这女人赏给你了,憋了那么多年,尝一下曰本女人的味道怎么样?”

    秦大闻言一愣道:

    “当真?”

    接着刘十八看也不看山本英,道:

    “真的,你带着她,找个阴暗角落办了她……这是她输给我的赌注,我要拿回来……!”

    “你不得好死……”

    山本英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

    过了一会,秦大一把抱起山本英,消失在公路边的黑暗中……

    黑暗中,传来一阵阵压抑的呜咽声,和低低的呻~吟,伴随着狂野的喘息声……

    刘十八仰头看天,咕哝道:

    “秦大,可劲的造……为国争光!”

    …………………………

    :明早7不见不散!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