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57章:鲜衣怒马、贵比王...
    天价别墅大院的后面,有一片私人的小树林,那里则由郑伟达,罗钢,路小林,祝英台,艾连胡,田明建,鼻毛,梁山伯等人,专门进行别墅的地下堡垒挖掘!

    不得不说,弗雷特的挖掘机十分好用,只要把电脑中的数据,输入到挖掘机内就可以自动进行挖掘。【】

    唯一麻烦的是挖掘之后的排水,和地面上的出土!

    排水买了两台大功率的抽水机之后,就得到了解决!

    挖掘出的土方和碎石,则用租来的十几辆大卡车由负责运输到附近一个需要回填的工程队,一切都做得悄无声息。

    然后,刘十八又花大价钱,将别离,田明建,鼻毛,梁山伯,艾连胡,罗钢,路小林,秦大的户籍,重新编造一番,通过宁家的关系,全部挂在京都。

    别墅的一切或者对外交涉,全部交给郑伟达和路小林来管理。

    明面上,郑伟达就是管家,管理钱财方面的琐事。暗中则有路小林监管。

    众人的枪械训练,就由田明建和宁敏儿来管理!

    刘十八还将觅气诀的前几层功法也传授给了自己一行人,用来加强众人的自保能力。

    唯有秦大和别离最为清闲,他们两人的任务,就是保护别墅的安全和刘十八的安全。

    刘十八始终相信,危险正在一步步的靠近自己或者自己的国家。

    也许现在,所有的危险都隐藏在暗中,那也因为顾忌华夏当局的缘故。

    毕竟京都是国际化的大都市,并且是一国之都,要是曰本人和美利坚来硬的,很可能得不偿失。

    但,教会宁敏儿修炼觅气诀后,刘十八就后悔了!

    因为宁敏儿好像对修炼这些祖传功法,有极大的兴趣和天赋,竟然完成枪械击后,便不停修炼武道,回到卧室倒头睡觉……

    躺在床上的宁敏儿,完全无视刘十八那双咸猪手上下游走。

    所以,直到现在刘十八和宁敏儿还没有完成那最后的一步。

    其余该做的都做了,包括一些羞人的双人游戏,这一点,倒是让刘十八的一些技巧,得到极大的提升……

    刘十八还为所有人,购买了华夏国内最先进的4全功能手机,能随时监控到所有人的方位,并且随时能和暴风战舰联系接轨。

    刘十八在这段时间,还学会了开车拿到了驾照,并且水平还很不赖。

    造成的恶果,就是别墅中新买的三辆豪车,其中两辆经过无数次大修。

    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一天清早,刘十八终于找到机会将别离支开,有了和宁敏儿单独相处的机会……

    ………………

    刘十八和宁敏儿,两人躲在卧室内说着悄悄话,不知不觉,宁敏儿身上竟有了少许反应!

    红着脸,宁敏儿抬起头,轻轻咬了一下自己鲜艳的嘴唇,娇羞道:

    “十八,这么久了,你不想要我嘛?”

    刘十八瞠目结舌看着怀里的女人!

    这话太诱人,等了这么久,终于苦尽甘来了么……

    宁敏儿说出这样的绵绵情话,其实也不容易,太不容易。

    刘十八坏坏的一笑,轻声在敏儿耳边道:

    “别离在一楼大厅看电视,你要是不怕,那就来嘛造孽!这大清早的……”

    宁敏儿好像发清的母兽一般,三下两下就把刘十八和她自己扒了个精光。

    最后,宁敏儿极为粗暴的,一把扯下刘十八的短裤,媚眼如丝白了他一眼,咬牙切齿道:

    “我咬死你这个混蛋,今天把你喂饱,免得你去祸害人家别离……唔!”

    “啊!……轻点,轻点!你慢慢的不行么?有没有吃过冰激凌?香蕉?雪糕也行啊……唔……”

    刘十八痛并快乐着……

    房间里,顿时充满了压抑的低吼……

    宁敏儿开始慢慢释放自己,半张着如水的眼眸,鼻子里发出“嗯,哼!”的声音。

    刘十八的唇舌灵巧无比,恍若情场老手,宁敏儿在极度亢奋下,却又带着一丝嫉妒。

    今后,不知有多少女人,会在这软软的舌下**蚀骨……

    不管了,至少他现在是属于自己的!

    宁敏儿闭上眼,让这种亢奋夹杂着微微妒意的情绪,和着这个小男人带着美妙,一起冲上了云霄,一直往上飘……

    在那最后绷紧的一刻,宁敏儿觉得自己飘了起来,刘十八的舌头打着小圈,直到下一次痉挛到来……

    过了好久,宁敏儿还处在那种狂乱中,不能自抑,压抑的娇~喘终究,还是从喉咙里释放出来……

    “啊!……啊!”

    宁敏儿控制不住的大叫起来,什么羞耻,什么矜持,什么门外有听房,都被抛到脑后!

    在这一刻,她的眼里,只有眼前的刘十八,和那美妙的滋味……

    刘十八此时也满面通红的喘~息着!

    妖精!绝对是妖精,迷死人的妖精……

    宁敏儿和别离两个,都是不折不扣的小妖精……

    刘十八感觉,要是再不进港,就会喷~出来了。

    正在某人提枪上马,杨帆进港的时候,门外传来郑伟达焦急的声音:

    “舰长,宁海东来了,说有要紧的事情见你,现在在客厅等着你……”

    猛的听见郑伟达的声音,刘十八后背一凉,不由自主浑身哆嗦,一股纯白浆无目标的飞了出来……

    一抹雪白,越过宁敏儿头顶,喷在一米外的墙壁上晶莹发亮,顺着墙壁缓缓流淌……

    宁敏儿满脸幽怨,刘十八瞠目结舌,两人同时抬头看着墙上的光景……

    刘十八忍不住叹道: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宁敏儿一脚踢了过去,详怒道:

    “你去死……”

    “没事,我还硬着,要不再来一次?”

    刘十八古怪的笑道。

    “我哥找你有急事,你还是先去看看,晚上我等你……”

    刘十八着脸穿好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宁敏儿拉住他的手,一双媚眼泛红道:

    “十八,不管怎样,我的身体永远属于你一个人。记住,不管在外面怎样,但是你一定要想着我……”

    刘十八在宁敏儿额头轻吻一下,打开卧室的门走了出去。

    ………………

    神清气爽的刘十八走到一楼,便看见一脸焦急的宁海东,坐在大厅和郑伟达说着什么。

    见刘十八出来,宁海东连忙迎上来道:

    “妹夫,这次你一定要帮忙,咱们京都的国防指挥学院,这次丢人丢大发。

    我想,只有你能帮我们指挥学院了……”

    说完,宁海东奇怪的嗅了嗅鼻子,疑惑道:

    “你在做什么?怎么有股很熟悉的味道?”

    面色铁青的刘十八瞪着宁海东,咬牙切齿道:

    “老子在和你妹做活塞运动,你来得真是时候!京都的国防指挥学院丢脸不丢脸,和我有半毛钱关系?”

    宁海东闻言一呆,满脸尴尬,顿时大怒道:

    “太扯淡,现在是大白天你知道不知道?白曰宣,真特么不是东西……”

    埋怨几句,宁海东的面色严肃起来道:

    “谁说不关你的事?这件事,华夏的每一个军人都有义务,每个军人都要维护我们国家的尊严……”

    刘十八伸手打断宁海东,指着自己道:

    “得得得,我看你弄错了,我特么一盗墓贼,不是什么军人。”

    宁海东苦笑一声,缓缓从裤兜里面拿出一个红色的盒子递给刘十八道:

    “你看看这是什么?”

    “啥玩意?”

    刘十八好奇的接过盒子。

    打开盒子,出现在刘十八面前的,是两块黑色的肩章,上面有两颗闪闪的金色五角星……

    “这是啥?”

    刘十八古怪的瞪着宁海东。

    “军衔!”

    宁海东面无表情,嘴角抽搐!

    “你特么逗我?我又不是军人,要军衔做啥?你拿回去!”

    刘十八不屑的瘪瘪嘴。

    “你真不要,别后悔。”

    宁海东瞪大眼珠子,补充道:

    “老子现在仅仅是陆军大校,要做到你手上的这个军衔,起码还要二十年……”

    刘十八闻言浑身一哆嗦,瞠目结舌道:

    “你说啥?这是什么军衔?”

    “中将,海军中将!”

    宁海东咬牙切齿,心里极度的不平衡。

    听见宁海东解释,刘十八瞬间呆痴,颤抖着指着手中的两枚肩章,咬着牙道:

    “你给老子解释一下?盗墓贼当中将,你特么逗我?”

    宁海东一脸无辜的表情道:

    “这不是宁家的意思,是华夏一号首长的意思。”

    听见这话,刘十八顿时明白了什么,肯定是那些挖掘机改装的战斗机出了问题,或者是上次全歼美利坚约克城航母编队的事情败露。

    “我能拒绝么?”

    刘十八双眼无神,他不想参合啊,或者说不想走上前台。

    滑天下之大稽,华夏一号竟然给一个摸金校尉颁发海军中将军衔军衔?

    “你敢拒绝么?”

    宁海东反问了一句。

    “不敢!”

    犹豫了良久,刘十八无奈叹道。

    胳臂拧不过大腿,生活就像被强女干,你既然反抗不了,那么就得默默的享受生活……

    但是,刘十八实在搞不懂,华夏的一号首长,西马近平到底是咋想的?

    历朝历代没有这个先例,让一个摸金校尉盗墓贼担任将军?

    想到这,刘十八心中暗暗的回忆着从宁家老爷子,宁海帆那里听来的一些关于一号的介绍:

    “西马近平,华夏总统,今年六十五岁,修官道八品,功德五品,此人喜欢抽烟,满头黑发……”

    …………………………

    :明早7点不见不散!感谢诸位,又要打小曰本了。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