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55章:牛笔、不解释
    看着西装革履出现在眼前的刘十八,宁敏儿眼神一亮,欢喜道:

    “这才像我的男人嘛,你看多好,帅得没边了!对了,你今后打算在京都做点什么呢?

    那么多人要你养,还要养我,我可是开销很大的哦。【】万一你今后还有什么二老婆,三老婆,你怎么养得起,坐吃山空可不行。”

    “哦!钱的问题我暂时不需要考虑,当然我也会做一些合适的生意。”

    刘十八考虑了一下,很严肃的答道!

    而他心中却笑道:

    老子摸金校尉肯定做的无本买卖……

    ………………

    接下来,面目一新的刘十八五人,前往京都三里屯的那间黄金交易所。

    这次的交易,刘十八不想让宁家那一对白眼狼父子知晓,让人把住经济命脉的感觉很不好……

    京都的黄金交易所是经华夏批准,由华夏人民银行组建,在华夏的行政管理总局登记注册,华夏唯一合法从事贵金属交易的国家级市场。

    这间位于三里屯交易所的负责人据说也是宁家的人,到这里来交易应该比较安全一些,只要宁敏儿咬了牙齿,他们也不敢和宁家说。

    刘十八和宁敏儿来的时候没有打招呼,直接先过来瞧瞧。

    下了出租车,走进交易所大门,立即便有一位工作人员走上前,带着职业微笑,看着稍稍走前的宁敏儿问道:

    “几位,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

    这位工作人员是个十分精神的小伙,想来也觉得宁敏儿是五人之首,刘十八,路小林,郑伟达,秦大是跟班!

    这家伙,估计是个势利眼。

    宁敏儿楞了一下,见刘十八的脸色并未有什么难看,便笑道:

    “哦!我来找你们所长的。”

    “所长?”

    小伙子听了这话一愣,不由翻着白眼,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几人,狐疑道:

    “有没有预约?一般小生意所长不会手,就算大生意,最多也是由分管的经理出面。”

    刘十八在打量着交易所内的情形,里面的人不少,想来炒金的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缺少。

    黄金,毕竟是国际硬通货币,闻言刘十八随意答道:

    “没有预约,找你们所长有点私事。”

    见刘十八说话,年轻的工作人员不由有些不悦,心道:

    就你还找所长有私事?

    但,这家伙口中,却仍旧礼貌的答道:

    “对不起,没有预约所长不会见你们,不知道你们有几克黄金,或者几千克黄金要出手?

    我可以找一个空闲的经理人,来帮你们办理……”

    听见这话,刘十八眉毛一皱,再次看了看这个工作人员,也不想在这浪费时间,便对面色难看的宁敏儿说道:

    “打电话,让他出来接我们。”

    宁敏儿无奈点头,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说的什么那工作人员也没听见,但脸上却有点不好看了。

    在他想来,自己已经很有礼貌,这几个人怎么给脸不要脸?还打电话?

    怎么,还想投诉我,还找所长,神经病……

    所长平时交往的,都是京都权贵,怎么和你们这种一看就是暴发户的人有什么交集?

    也就这个小姐,看着还正常一些,另外的几个不就是保镖和跟班么?

    其中一个瘦小的看着人模狗样,却一脸的猥琐相貌……

    路小林面色泛青,想来也读懂了那年轻人眼中的含义……

    过了几分钟,这位小伙子,震惊的看着所长急匆匆从电梯中冲出来,往他们一路小跑过来。

    并且,所长走路的样子,和平时的趾高气扬明显不一样,竟有卑躬屈漆的意思。

    老远,所长看着那个漂亮优雅的小姐叫道:

    “大小姐啊,你怎么来了?这都好几年不见,越来越漂亮了。

    呵呵!来了也不说一声,我好亲自下来迎接,还要你打电话,真是罪过。”

    刘十八则没有说话,微笑看着这个颠颠跑过来和路小林的猥琐有得一比的所长。

    侧头看着路小林,刘十八打趣道:

    “路小林,你看这个人像不像你兄弟?一脸的下作相。”

    路小林铁青着脸,不由苦笑着摇摇头,抬头看看这位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仁兄,答道:

    “身材比较像,但其他的应该有差别,比如说猥琐,他肯定不如我。”

    宁敏儿微笑着看着跑来的家伙,笑道:

    “来的时候比较匆忙,就没有通知你,这不刚进来就被拦下了,本来准备直接去你办公室找你。”

    那家伙忙擦了一把额上汗珠,笑道:

    “别介,大小姐直接说是找我的不就成了……”

    刘十八站在一边懒懒道:

    “进门就说了,不是被这位给拦下了么,说是您所长大人没有预约,就见不得……”

    这时,那猥琐的所长转头瞪着刘十八,面上闪过一丝黑气。

    在他看来,自己和宁家大小姐说话,怎么一个跟班也能随便嘴?

    这也太没规矩了,所长不由怒道:

    “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刘十八脸色一变,懒懒指着宁敏儿道:

    “她是我老婆,我是她考公!”

    说完,刘十八还慎重的指指自己的鼻子。

    “啥?”

    所长目瞪口呆,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但他看着满脸微笑点头的宁敏儿,他便知道这家伙没瞎说,心中一个激灵,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很不得打自己几个耳光。

    我靠,宁家的女婿?

    随便一句话,就能让自己从天堂跌倒地狱,牛*不解释……

    所长忙一脸懊悔,伸出手在自己的脸上轻轻刮了几下小耳光,满脸堆笑的小跑上来,一把抓住刘十八的右手,边抖边道:

    “看我这眼神,贵人站在眼前都不认,该死该死!认识下,我是这间交易所的所长孔卓武。

    刚才真是冒犯,这位先生一看就是人中之龙,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相……”

    听着满耳的狂轰乱炸,赞美之词,刘十八不由头昏眼花,转头看着路小林苦笑道:

    “你看,和你真的很像,连名字都这么接近,你以前叫孔卓文,他叫孔卓武,难道真是兄弟?”

    路小林闻言一愣,呆呆的看着这个自称孔卓武的所长,面上陷入一丝凝重和回忆……

    此时刘十八将手从那一对手掌中拿出,左右看了看,笑道:

    “我们今天来找你有点事,能不能去办公室谈谈?”

    孔卓武忙点头哈腰笑道:

    “你看你看,这一高兴就忘记了,走走,去我办公室坐坐。”

    说完,孔卓武转头狠狠瞪了一眼站在一边目瞪口呆,手足无措的年轻人一眼,压低声音怒道:

    “臭小子什么眼神,扣你一个月奖金。”

    宁敏儿娇笑回头道:

    “算了,你也别为难他,他是无意的!”

    孔卓武听见宁敏儿一说,顿时满脸苦笑,心道:

    你这样来谁也不认啊,宁家的女儿女婿,这不是专门跑我这来欺负人呢?

    一行六人,走到孔卓武的办公室坐下,一派祥和之气……

    孔卓武吩咐一个年轻漂亮的小秘书,去泡了几杯茶便将她赶了出去,关上门开门见山道:

    “我想,大小姐不会故意来找我的麻烦吧?有什么需要我做直接开口,只要能帮到的,二话不说。”

    宁敏儿含笑,指了指刘十八道:

    “我没事找你,是他找你,我还没介绍,他叫刘十八……”

    “刘先生,不知找我有什么事?”

    孔卓武皎洁的小眼闪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道。

    “呵呵!没什么事,有一些黄金,想从你这里销出去,就看看孔所长能不能帮忙了。”

    刘十八淡淡一笑,接着从口袋中掏出一支路小林刚卷好的喇叭点燃……

    看到这大喇叭,孔卓武瞠目结舌,却仍旧哈哈一笑,站起来在胸脯上拍得震天响,谦卑道:

    “刘先生说笑了,我以为多大个事,小事一桩,不管你是红货还是黑货,交给我没问题,现结。

    怎么也不会让大小姐和刘先生吃亏,当年我也是受了宁家大恩。

    对了!不知有多少黄金?是沙金还是板金?”

    刘十八闻言一愣,回头看了一眼郑伟达。

    郑伟达会意,轻声解释道:

    “沙金就是刚淘洗出来的金矿沙金,纯度低!板金

    就是铸造好的金条。

    刘十八和郑伟达相视一笑,伸出食指和中指做了一个二的手势,摇了一下。

    “两千克?没问题……”

    孔卓武洒脱的一笑。

    刘十八继续摇晃着手指……

    “两万克?也没问题。”

    “二十万克?”

    孔卓武额上沁出一丝冷汗。

    “……”

    刘十八继续摇手,最后看了看宁敏儿,咬牙切齿道:

    “二十吨。”

    “啥?二十吨……”

    孔卓武瞬间瞪圆一双绿豆眼。

    “噗通……”

    几秒后,孔卓武直接晕倒在沙发上……

    我去你妹的,牛*不解释,现在整个交易所全部的黄金加起来,也没有二十吨……

    不,二吨都没有……

    瘫坐在沙发上,孔卓武过了十几个呼吸,才渐渐清醒,扭曲着脸,看着宁敏儿呆痴道:

    “当真,有二十吨现货?”

    宁敏儿很慎重的点点头……

    孔卓武冲门外叫道:

    “把我的氧气瓶拿来……”

    而此时,从进门后就一直沉默的路小林,则双眼泛着诡异,死死盯着孔卓武一眨不眨……

    …………………………

    :牛*的人生不解释,明早7点我们不见不散哦,感谢各位关注!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