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34章:爹爹走进媳妇的房
    “死!”

    听见刘十六颤抖着吐出这个字,别离竟罕见的嫣然一笑……

    恍惚间,刘十八面前白影一闪,别离的身形便消失在眼前。√∟,

    等再次看见别离,便是在交战处了!

    “唰!”

    诡异的别离,白色长袍中,突然出现两根黑色的藤条,灵巧拐了几个弯,便往曹雄身前绞去。

    曹雄早就感受到了别离的存在,见状右手挥舞着军刺朝藤条砍去,左手竟然从腰间拿出了一把暴风战舰上标配的手炮。

    “危险!”

    刘十八脱口惊叫一声。

    哪知刘十八话没说完,便见别离脚下,不知道啥时候出现一根极为隐蔽的藤条,席卷而上一把就将出现的左手缠住。

    同时,曹雄的右手也被另外的藤条拉住,随后被其中一根缠住双脚。

    “噗通!”

    随着曹雄倒地,短暂的交手瞬间结束!

    刘十八脑中回想起曹雄的种种,想起他在彩票站傲视天下的手段,想起对自己的百般呵护,心中顿时不忍……

    “师傅!”

    曹雄仿佛也知道了自己的命运,花白的头颅艰难的抬起来,口中沁出鲜血,直直看着刘十六。

    “徒儿!你……安心去吧!”

    刘十六颤声应了一句。

    人非草木,岂能无情?

    不管曹雄是不是曰本人,和刘十六一起相处了那么多年,多少还有一些师徒情谊。

    “师傅!徒儿最后给你磕头了!”

    曹雄的身躯被别离的黑藤绷直,他艰难的点点头算作磕头。

    “师傅是怎么看出来的?”

    最后,曹雄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唉!”

    刘十六叹了口气,幽幽应道:

    “你以为老子是神仙呢,我哪里看出来了?我就是感觉不对,随口诈一诈罢了……

    曰本间谍有一个山本,有一个王二梆子,难道就不能再有一个?

    而山本的最终目地,不就是摸金令和这里么?没有摸金令就进不来这里,没有我孙儿的血,就进不来这里,连我儿子刘十七也不行。”

    曹雄闻言,懊恼的叹了口气,口中吐出大口的鲜血道:

    “师傅,我跟了你那么多年,还是不如你!”

    刘十六缓缓摇了摇头,默然不语!

    刘十八瞪着曹雄,颤声道:

    “老曹,你这老鼠曰猫比,拿命拼!到底是为了什么?”

    “哇!”

    曹雄又吐了一口鲜血,精神极为萎靡,艰难的抬头看着刘十八,苦笑道:

    “各为其主罢了!十八,你是个有大气运的人。

    老头子希望,今后万一地球上有大难的时候,还能对曰本的普通老百姓手下留情,不要斩尽杀绝,拉他们一把……”

    刘十八闭上眼,良久才叹道:

    “尽力而为!”

    说到这,刘十八不忍再看下去,转身离开了石室!

    刘十六看了看孙子的背影,对玉漱说道:

    “扶我回大殿。”

    “咯噔!”

    别离面容冰冷,见刘十六转身,手上的黑藤便用力一绞,拗断了曹雄的脖子……

    听见骨骼断裂的声响,刘十六的步伐狠狠的颤了一下,眼眶中再次淌下一行老泪!

    “师傅!节哀顺变,这是师弟自己的选择。”

    李来富拿着自己的黑色大旗,叹息了一声。

    …………

    回到大殿中,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闷……

    刘十八仿佛想起了爷爷刚才诈死的事,连忙从摸金令的次元空间内,掏出一根事先准备好的雪白的人形太岁,递给刘十六。

    刘十六眼眸中精光一闪,捧着手中的太岁,仔细的端详起来!

    玉漱,刘十七夫妇,别离,唐季礼四人也好奇的围了过来……

    “哈哈哈哈哈!”

    良久,刘十六眼中才沁出一丝泪水,狂笑起来。

    “爷爷,你咋了?别吓我?”

    刘十八紧张的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没想到你这孩子真有大气运,这种天材地宝也能被你找到?”

    刘十六视若珍宝的瞪着手中的那根人形太岁。

    刘十八双眼闭了一下,低沉道:

    “其实,是曹雄和我一起找到的。”

    “嗯!”

    微微点点头,刘十六叹息了一声。

    接着,刘十八指着手中的人形太岁道:

    “你是只有这一根,还是?”

    “有一整个!”

    刘十八如实的答道。

    “爹!这太岁咋了?”

    刘十七迷惑道。

    “咳咳咳!”

    刘十六白了儿子一眼,咳嗽了几声道:

    “其实你爹我逆算天机,确实已经没几天好活了,没想到这人形太岁还能延续我几年的寿命。

    这玩意不简单的,一般的太岁那就是渣渣,吃了也白吃,当年徐福帮秦始皇寻找长生不老药,其实就是这个东西。”

    “哦?有什么讲究。”

    唐季礼也惊奇的问了一声。

    “这玩意其实形成的条件极难,用的一众古来的法子,将古太岁移植在尸身内。

    经过几千年的岁月,最终太岁和尸身融合才能形成这样的奇物!”

    刘十六悠然自得的晃着脑袋。

    说道这,刘十六一口将这根太岁扔进了口中,咀嚼了几下吞了进去。

    吃完之后,刘十六才意犹未尽的接着道:

    “这是人形太岁,切下来一小截会自动恢复的,端得是神奇。”

    唐季礼古怪道:

    “刘老先生,照你这么说,人形太岁都能自己培育了?

    只要有一具完整的,干净的尸体?耗费千年时间而已。”

    刘十六不屑的瘪瘪嘴道:

    “哼!哪里有这么简单?人形太岁要形成的条件不简单,必须是双生男女才可成型。”

    刘十八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小子,你的这个太岁不凡,几乎能化形重塑人心了,可知道出自于哪里?”

    刘十六淡淡的问道。

    “邓哀侯!”

    刘十八应了一声。

    邓哀侯?

    刘十六心里咯噔一声,皱眉道:

    “邓哀侯不是曹冲么?曹冲死的时候,曹操为他配了一门阴婚,是甄家小姐,有的野史说那小姐叫做甄嬛。

    要是这样的话,那么就说得通,两人肉身已死,但魂魄未失,阴差阳错之下,被有心人在尸身内暗中放置太岁……”

    唐季礼满脸惊奇道:

    “能在曹操眼皮底下放置太岁,可不简单!”

    刘十八眼眸一闪,斩钉截铁道:

    “不用想了,肯定是曹丕!”

    “哈哈哈!没错,孙儿你说得没错,肯定是曹丕干的,说不定曹冲就是曹丕弄死的。

    弟弟死后曹丕也不甘心,还想将弟弟的尸身养成人形太岁,方便将来享用,结果曹丕自己也没活多少年!”

    刘十六哈哈大笑一声。

    随着刘十六的大笑,大殿内阴沉的气氛消失了不少……

    笑着笑着,刘十八的老爹古怪道:

    “既然是这样,那么还有一个阴婚的太岁呢?”

    刘十八闻言猛的一拍脑袋道:

    “当初在许昌,曹雄说过,在那个发现人形太岁的工地附近,肯定还有一具尸身,是甄家大小姐甄嬛的。”

    “哦?不行,孙儿你赶紧回去,把那个太岁找到,不能落在其他人的手里。

    吃了你这一根太岁,老子顶多延寿十年,但是若配上另外的一个一起服用,效果更佳!

    那太岁虽然会自己修补,你也不要过多的伤害与他,天地灵物,有德者居之,切记!

    最主要的是,老子感觉自己多少年没动过的武道境界,竟然隐隐有突破的迹象。”

    刘十六凝重的说道。

    “怎么能回去?咱们还没弄到好处啊,金砖,宝贝啥的,总要弄一些吧?

    那秦始皇的尸身咱们也没有进去看看,否则岂不是白来了?”

    艾连胡一下蹦了出来,满眼的不甘心。

    玉漱闻言,一张俏脸不由得隐隐泛黑,这尼玛都是什么人?

    想钱想疯了?

    秦始皇陵中的随便一块地砖拿出去都价值连城啊!

    问题是给你几个,你敢拿出去卖嘛?

    只怕你还没脱手,就有人来请你喝茶,查水表了!

    刘十八闻言,额上浮起一丝黑线,大怒道:

    “路小林,脑残片招呼他。”

    说完,刘十八便无视了哀嚎的艾连胡,凝重的看向爷爷刘十六道:

    “爷爷,你刚才说的那些天机,别离和暴风战舰中的那个妖物,还有那些灾难,都是真的?”

    说完,刘十八回头用复杂的目光看看一脸冷酷的别离……

    刘十六慎重的点点花白的头颅,沉声道:

    “千真万确,等你有了命师六品的境界,自然明白!

    你去吧,华夏和美利坚曰本开战在即,爷爷和你来富爷爷还有唐季礼先生,在这里修养隐居一段时间,老黑和这大老鼠你也带走……”

    刘十八闻言,不再多说,上前和自己的父母依依不舍的道别,最后还是偷偷的塞了几根人形太岁。

    接着,刘十八对跟随自己来的一行人说道:

    “我们出去,先回暴风战舰去许昌,然后去京都宁家。”

    最后,李来富也叮嘱了几声,让自己的儿子李二狗和媳妇翠花安心。

    别离,还是没有熬过玉漱的苦口婆心,万分不愿的跟随刘十八走了……

    秦大留下了受伤的五个活死人,也随着刘十八出了古墓……

    等所有人离开,刘十七才看着自己的老婆玉漱,古怪道:

    “石室中,装白起尸身的那口黄金棺材怎么没了?”

    玉漱白了丈夫一眼,嫣然一笑道:

    “这才是摸金校尉的传统,叫花子不走空路,多少要捞一些好处的。

    你儿子要养那么多人和战舰,没钱怎么行?黄金棺材,肯定被他拿走了。”

    说完,玉漱还庆幸的拍了拍胸,娇笑道:

    “幸亏你儿子没有去太空战舰上看看,否则真会给他搬空了也说不定哦。”

    而此时,刘十七却完全没听见老婆玉漱在说什么玩意,而是怒目瞪着逗比老爹刘******怒道:

    “爹,你都一百多岁了,老盯着我媳妇的身子干啥?”

    刘十六不屑的瘪瘪嘴,自顾自的唱着小调,一摇三晃的转身离开了大殿!

    黑暗通道中,传来刘十六乱哼哼的一段小调:

    “爹爹出门拐对拐,媳妇的奶啊甩又甩!

    爹爹走进媳妇的房,媳妇的房亮堂堂,床前挂着媳妇的相……

    媳妇的相,笑眯眯,爹爹想曰媳妇的比……”

    大殿中,刘十六夫妇和唐季礼愕然对视,瞠目结舌……

    这老头,无耻至极,天下少有……

    …………………………

    :明早7点,不见不散!祝大家元旦快乐!

    本书最新章节请到9-9-9--.--,手机同步请访问.9-9-9--.--,清爽无广告。敬请记住我们最新9-9-9--.--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