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75章:大秦酷刑、人柱传...
    今天是郑伟达先生,及其夫人叶青青小姐,新婚大喜的日子

    希望目前在线的书友们,能为他们小两口送上新婚最美好的祝福,谢谢

    刘十八在此,预祝他们新婚和睦,早生贵子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田明建竟然不见了

    这,怎么可能

    “回头去找”

    刘十八心急火燎的拨开目瞪口呆的众人,拎着军刺就往黑暗的桥头方向跑去。

    祝英台眼眸一闪,急速抢上前几步,拦在众人和刘十八之间道:

    “我跟去看看就行了,路小林就在这里照顾李老爷子。”

    说完,祝英台冰冷的目光在所有愣在当地的所有人面上扫过

    刘十八开着矿灯一步步的找寻过去,回头看见祝英台追了上来,凝重道:

    “其他人怎样”

    “我让路小林留在原地,万一有什么事,被他蛊虫控制的人,会全力保护他。”

    祝英台冷冷的应了一句。

    “老田这次危险了”

    刘十八叹了一口气,为自己的大意懊恼不已。

    “小主,还没找到老田,不急”

    祝英台安慰道。

    几分钟后,两人疾步走到尽头,连个鬼影子也没有发现,田明建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人呢”

    路小林心不甘的在方圆十几米的地方又找了几圈,仍然啥也没找到。

    “不可能”

    刘十八心中惊惧,猛的回头看见默默跟随在身后的老黑

    “老黑,将老田找出来。”

    刘十八厉喝一声。

    老黑晃晃脑袋,低声呜咽一声,眼眸中金光一闪,在地上嗅了几下,便又往桥头跑去。

    跑了约五十米远,矿灯的光芒勉强照到桥头的时候,老黑在河沿边猛的停了下来,愣愣的盯着银色的小河中

    随后赶来的刘十八和祝英台连忙跟上去,用矿灯前后找寻

    “小主,你看这里”

    祝英台惊叫一声。

    刘十八闻言心头一颤,回头一看,便看见地上有一摊沁进泥土的深红血渍

    祝英台蹲下身,用手指捻起一小坨泥土,放在鼻尖轻轻一嗅,凝重道:

    “新鲜的,是老田”

    刘十八咬着牙,死死盯着深不见底,诡异的银色河流,半晌说不出话来。

    “估计老田跑到桥头的时候,被人偷袭,然后落进了水里”

    祝英台绷着丑脸,细细的分析着。

    刘十八皱了皱眉道:

    “老田不是左边的最后一个么谁能偷袭他”

    “俺也不知道”

    祝英台无奈摇摇头。

    “走,回去”

    刘十八用矿灯来回照了几下,颓然摆摆手。

    见一脸阴沉的刘十八回来,众人不由面面相觑

    “老田估计凶多吉少,不要再想了,继续破阵。”

    刘十八挥挥手道。

    说完,刘十八仿佛不经意的问道:

    “左边,刚才站在老田右边的是谁”

    “是我。”

    艾连胡苦着脸答道。

    “你没看见老田过来”

    刘十八皱眉问道。

    “那会黑灯瞎火的,谁注意这个,我听见你叫唤,就跑过来了”

    说道这,艾连胡猛的顿了一下,补充道:

    “但是在靠近石桥的时候,好像有个人从我身边闪了过去,往老田的方向”

    “哦”

    刘十八眼眸一亮,满是希夷的问道:

    “看清楚是谁没有”

    “没有,黑兮兮的,当时矿灯都照着地面和河沿,哪里会注意是谁走过去呢。”

    艾连胡茫然摇摇头,解释道。

    刘十八默默凝视了艾连胡几眼,又看了看呆痴站在一旁的路小林。

    “破阵,任何事,都阻挡不了我的脚步”

    刘十八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冷酷。

    曹雄见状暗暗点头

    刘十八对路小林道:

    “路小林,从现在开始,你站在最后照顾老村长,李老爷子。”

    路小林点点头,转身走到李来富身边站定。

    他知道刘十八的意思,并不是真要他照顾李来富,恰恰相反,而是让李来富这个六品风水师兼六品武者保护自己。

    李来富虽然受了伤,但也不是随便能轻易撼动的强者

    老虎受了伤,仍然是一只老虎

    基地上面的十几个曰本人,和唐季礼的一帮雇佣兵,大部分都被李来富以一人之力歼灭,这是何等强悍的实力

    李来富瞬间读懂了刘十八的意思,含笑看着路小林道:

    “你等下扶着我就行了,不要离开我身边。”

    路小林感激的咧咧嘴,唇齿间一只硕大的金色蛊虫一闪而逝

    李来富见状没有什么不适,反而惊异的再次看看路小林道:

    “五行三家,蛊门传人还是正宗的,金色蛊王”

    路小林腼腆的点点头,咧嘴一笑

    李来富的神色却愈加凝重起来,颤巍巍往前走了一步,隐隐将路小林护在身后

    刘十八遥遥看了一眼站在最后的李来富,转头看着祝英台道:

    “这里你实力最高,你走在最前面投石问路,从这个纹丝不动的兵马俑身边穿进去。

    进去之后只走一步,然后用石头扔他身后的三个兵马俑,最后试探左右的两个。”

    说完,刘十八回身道:

    “我站在第二个,敏儿跟我身后,曹雄第三个,然后后面的你们自己站,最后是老村长和路小林。

    记住,踏错一步身死道消,一定要按照你前面一个人的脚印走,千万不要马虎。”

    最后刘十八看着郑伟达道:

    “你手臂伤还没好,要小心。”

    见该嘱咐的说完,刘十八拍拍祝英台的肩膀道:

    “开始吧”

    祝英台右手拿出腰间的黑色军刺,紧紧握在手上,左手从刘十八手中接过一枚石头,缓缓向前走去

    “呼哧呼哧”

    祝英台显得非常紧张。

    要说不紧张肯定是糊弄人,不管谁看见这活死人一击将探测器打了个粉碎,也得吓尿了。

    一步一步

    三五米的距离,祝英台竟走了五六分钟,不能叫走,叫做挪,一寸一寸的挪动

    万一有什么动静,还来得及退回来

    可惜,这个绝杀阵仿佛就在和祝英台开玩笑,一直走到这个仍然泛着青色的兵马俑面前,他也没半点动静。

    青色的兵马俑,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祝英台却感到了一股萧杀之气

    屏住呼吸,祝英台侧着身体,紧紧的靠着这个诡异的兵马俑转到他的身后。

    “呼”

    祝英台长长的吐了口气。

    而此时,刘十八却刚好走到这个青色兵马俑的对面

    就在此时,这个兵马俑的眼睛,却毫无征兆的突然睁开来,红色的双眸静静的凝视着面对面站着的刘十八。

    “呵”

    刘十八本来吓得差点惊叫,最后还是强迫自己将这一声尖叫咽进了喉咙。

    因为,这个原本不动的兵马俑,此时仍然没动。

    刘十八的个头,比这个兵马俑要高出一个头,想来是因为古时候的人,身高普遍矮小的缘故。

    两个人面对面,面颊和面颊的距离,仅仅不到两尺

    “咳人柱”

    这个兵马俑身体没动,但是喉咙中却发出的一声艰涩难懂的字节。

    刘十八浑身冒出白毛冷汗,吓得脊背发凉

    同时被吓得不敢吱声的,还有刘十八身后的所有人。

    他们没想到,这个兵马桶也是可以活动的

    “人柱”

    唯有站在宁敏儿身后的曹雄,皱着眉头,嘴中咀嚼着人柱两个人

    祝英台此时也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吓得一动不动

    “祝英台,继续”

    刘十八凝视着这个沉睡千年的活死人,这个被病毒折磨了千年的大秦变异人,淡淡的下令道。

    “唰”

    “唰”

    “唰”

    祝英台一扬手,三颗鸽蛋大小的石头脱手而出,往这个睁眼的兵马俑身后,三个青色的活俑打去。

    “嘭,嘭”

    “啪”

    连续两声武器击碎石头的声响传来,一股阴冷的刀锋顺着祝英台的鼻梁劈下去,仅仅差之毫厘就能将祝英台劈成两半。

    但,却又传来一声石头击打在盔甲上的清脆响声

    果然没错,后面的三个兵马俑中,靠近左边的那一个兵马俑纹丝未动。

    “小主,有门”

    祝英台擦了一把额上滚滚的汗珠,悄声对身后的刘十八说道。

    刘十八回头看着宁敏儿慎重道:

    “踩着我的脚步前进,不要踏错一步”

    宁敏儿此时,惊惧的瞪着那个和她对视的兵马俑,应声连忙将头点个不停。

    接着,刘十八便站到了祝英台刚才的地方,而祝英台则往左边斜着垮了一步。

    一步跨出,祝英台心惊胆战

    好在有惊无险

    而此时,宁敏儿则正式面对这个瞪眼的兵马俑了。

    两人身高差不多,几乎隔着一尺的距离大眼瞪小眼。

    “人柱”

    头上戴着高高的发簪,面颊泛青的这个兵马俑嘴中,再次吐出了两个艰涩难懂的字节。

    站在宁敏儿身后的曹雄闻言一怔,再次凝神沉思起来

    “人柱什么意思”

    曹雄古怪的看着这个活着的大秦士兵,眼中渐渐露出一丝恐惧和惊诧

    祝英台此时,小心翼翼的走到了第二排那个大秦士兵面前绕了过去。

    这个士兵和前面的一样,一动不动,静静的矗立在那

    而此时,站在第二排的那个活死人士兵,却同样睁开双眼,那双深邃的红眼,就这么默默的凝视着刘十八。

    诡异的眼神,诡异的活死人

    大秦王朝几千年前的无敌军团

    其中的一个士兵,用那双满含杀气的目光威慑着所有人

    “慢着”

    曹雄叫住正往第四排绕过去的祝英台。

    “老曹,咋了”

    刘十八惊疑不定的看了曹雄一眼。

    “不是,我感觉有些不对”

    曹雄慎重的解释道。

    “哪不对老曹你快点说别害死我”

    祝英台战战兢兢的问道。

    “你们刚才听见第一个兵马俑说了什么没有”

    曹雄局促不安的问道。

    宁敏儿应道:

    “我听见了,好像说什么柱”

    曹雄身后的孙文明也应道:

    “人柱”

    刘十八东张西望了一会,才静怡不定道:

    “人柱,用古老的秦腔说的,咋了”

    曹雄咬着牙道:

    “你就没想过,这家伙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两个字为什么其他的活死人士兵都只瞪眼,却不说话”

    刘十八恍然大悟道:

    “你的意思是这个士兵不简单,站在第一个还有其他的意思”

    “没错老汉想了半天,总算想起了一个典故。”

    曹雄凝眉瞪着刘十八解释道。

    “典故说来听听。”

    刘十八迷惑道。

    曹雄点点头道:

    “史料记载,秦国建立之后,曾颁布过通行全国的秦律。

    秦律中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严刑酷罚,特别是秦始皇推终始五德之传,以为秦得水德,水主阴,阴刑杀。

    因而,他刚毅戾深,事皆决于法,刻削毋仁恩和义,然后合五德之数,于是急法,久者不赦。”

    “等等等等你说的这个我不懂,你说简单点”

    刘十八听到这里,直接打断道。

    曹雄咬牙切齿道:

    “不学无术那我便简单说,从史籍上和云梦秦简的记载看,秦朝刑罚名目繁多。

    全部的酷刑可分为死刑、肉刑、徒刑、答刑、髡耐刑、赀刑、赎刑、废、淬,收、连坐等十二种。

    而在同一种刑罚内,又按处死的方式、对肢体残害的部位,鞭苔多少,刑期长短,迁徙远近和货罚轻重等,分为不同等级。

    如,死刑有戮、戮尸、奔市、碟、定杀、族、夷三族、车裂、腰斩、体解、囊扑、剖腹、蒺藜、凿颠、抽胁、镬烹。

    肉刑有黥、箅、刖、宫,赀刑有赀甲、赀盾、赀戍、赀摇。

    连坐有亲属连坐、什伍连坐、官吏和士兵上下级之间的连坐、荐举人与被荐举人之间的连坐,等等。

    按秦律的规定,各种刑罚既可单独使用,也可重复使用,还可两种、三种结合使用。”

    听到这,对秦朝律法不是很明白的众人不禁瞠目结舌

    这么严酷的刑罚,秦朝的次序得好到什么程度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都是轻的

    一人犯事,全家杀光

    “这些,和这个兵马俑有什么关系”

    刘十八诧异道

    “有关系老汉怀疑,这些兵马俑一步也不能动,不光是阵法的缘故

    其中更特别的,是这些作为阵眼存在的士兵,是整个绝杀阵的枢纽,他们不光和大阵连在一起。

    并且他们还被,秦朝的一种秘而不宣的酷刑折磨过,这种酷刑就叫做:人柱”

    曹雄目光中带着惊恐和震惊,额上留下丝丝冷汗

    “有什么讲究”

    刘十八脊背一凉,从曹雄的面上看出了一丝不同往常的轻松。

    “人柱,要将大活人,放在一件连体铠甲之内炙烤,将皮肉和铠甲融为一体,融而不死,特别是这种变异人,尤为顽强,更加适合

    最后将这做好的连体铠甲人,用数米长的钢钉,从臀~部打进大腿,然后打进小腿,再打进地面。

    这样的话,这个人柱就只能生生世世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曹雄边说,边指着那几个一动不动的兵马俑解释道。

    众人闻言,不由同时觉得阴风秫然,脊背发凉,惊恐万状

    被钉死在原地几千年,这是何等残酷

    :本章节为两个大章节的合集,为预祝结婚加更的,本来要6000字的,但是装不下,在晚上7点一起发布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