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54章:九转阴阳锁魂阵
    刘十八一行人,在尸坑的边缘休息了很久才缓过劲来。

    起身看着坑底默默趴着休息的老黑和瘫软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碧眼鼠王,刘十八百感交集!

    老黑,是爷爷留给自己唯一的念想,要是折损在这,刘十八真的会愧疚终生。

    在他的眼里,老黑不是畜生,而是自己忠实的伙伴,并且还是那种永远不会背叛的伙伴。

    “十八,打算怎么办?”

    曹雄喘了口气,仰头喝了一口水问道。

    刘十八转头看向尸坑对面,那个黑衣人早就消失了踪影……

    “休息,吃饭,然后用登山绳下到坑底,从下面走过去,再攀登对面的坑沿。”

    刘十八说着便爬起来,反身往机房走去。

    “我去拿登山绳和医疗包,给老黑包扎伤口!”

    刘十八回头说了一句。

    ………………

    与此同时,在上方的曰军基地中,也爆发了几场大战。

    前进到实验室门口的曰本特遣队,和唐季礼的雇佣兵,在实验室门口的台阶上遭到了袭击。

    “轰!”

    一杆诡异的黑色乌光大旗,不知从何而来,插在地面上。

    随即,方圆几十米内腾起茫茫雾气,伸手不见五指……

    “啊!”

    “啊!”

    “八嘎!”

    紧接着,传来几声惨叫,雾气随之退去,台阶上的那一杆大旗也消失不见。

    地面上多出三个尸体,分别是两名曰本兵和一个雇佣兵。

    三个人,全部被人用锐器击穿喉咙而死亡,看形状就好像那诡异出现的黑色大旗……

    一群人,疯狂的向四周扫射着!

    但!却然并卵,鸟毛也射着一根……

    “巴嘎呀鲁,这是什么鬼东西?”

    队长高原经久厉声咆哮。

    “这,好像是华夏的一种风水阵法。”

    满面惊慌的唐季礼给高原经久解释道。

    “风水阵法?很厉害吗?”

    高原经久眼珠一瞪。

    过了几秒,高原经久才满脸不屑道:

    “世界上,就属我们大曰本帝国的忍术最为奥妙,比如雾隐宗的忍术,来去无踪,区区华夏的风水,岂能相比?”

    唐季礼闻言,白眼一翻,暗道:

    “不厉害?那你的人怎么都死光了?”

    环眼四顾,唐季礼便发现此时的两支队伍,人数上已经势均力敌,都剩余了九个人,加起来十八人。

    “既然如此,得到的东西,可就要对半分了?”

    唐季礼暗暗打着心中的小算盘。

    高原经久和唐季礼两人各怀各自的小心思。

    “高原君,我们的任务?”

    副队长福田次郎提醒道。

    “嗯!前进,进实验室给我好好的找。”

    高原经久将手一挥。

    “嘭!”

    “手雷?”

    一行人刚踏上台阶,哪知实验室的大门上传来一声巨响。

    顿时又被炸翻了两个士兵……

    “巴嘎,死啦死啦滴!什么人,给我站出来和我高原经久和武士一样一决高下,鬼鬼祟祟算什么英雄?”

    高原经久暴怒的吼道。

    但,四周却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

    黑暗的甬道,阴风四起的基地,让在场所有人脊背发凉……

    高原经久凝重的走到实验室的大门边,看着地上的两个垂死的曰本兵。

    “哗!”

    高原经久抽出随身的武士刀,对身边的两个士兵沉重道:

    “受伤太重,没救了!扶起来给他们介错,给个痛快!”

    “哈伊!”

    两个士兵闻言照做!

    “嘿!”

    高原经久干净利落的两刀斩下首级,面容冷酷的拿出一块手帕将武士刀擦净插回刀鞘。

    “介错”其实是出自曰本历史上为切腹者担当补刀之人的称谓。

    指,在切腹仪式中为切腹自杀行为,或者因切腹失败后的补充斩首。

    方便让切腹者更快死亡,免除痛苦和折磨!

    “切腹”曰本武士道精神中的重要内容,他们认为这是光荣。

    切腹者要用一刀以上,切开腹部,由于过程太过痛苦、自己除去内脏过于可怕,并防止身体向后倒。

    故,很多时候,切腹者会委托其信赖者为他“介错”。

    切腹者自己划上一刀切开腹部之后,由他人立即补上慈悲的一刀,砍下切腹者的头。

    这种来担当补刀的行为的人,称之为介错。

    这,对于被托付执行介错的人来说,是一件相当光荣的事情。

    而此时,面对两位重伤不治的属下,高原经久这个队长便义不容辞的担当了介错的角色。

    “巴嘎!”

    高原经久横眉在四周看了一眼。

    唐季礼目睹了这残酷而冷血的介错仪式,感觉浑身发凉。

    也只有曰本这个怪异的名族,对生死如此的漠视,武士道精神,更加是一个怪胎!

    副队长福田蹲在门边,用手捻起一块手雷的碎片,瞠目结舌道:

    “这是我们曰本国上一次战争时候留下的破瓜手雷,没想到现在还能用?”

    高原经久阴着脸道:

    “我们大曰本帝国制造武器的质量世界第一,放半个世纪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唐季礼先生,这次请你的人打头阵吧。”

    接着,高原经久阴测测的看着唐季礼建议道。

    “嗯!”

    唐季礼点点头,对身边的三个雇佣兵点点头。

    三个雇佣兵端着枪打开矿灯,谨慎的推开实验室的大门,门开的瞬间,一个侧身翻滚,进入到门的两边警戒……

    “安全!”

    其中一个雇佣兵轻声道。

    随后,又进来几个曰本兵,呈梯队往前层层的推进。

    从这一点看起来,唐季礼雇佣的雇佣兵,在军事素养和实战上,和曰本士兵不相上下。

    进到实验室,一行人顿时目瞪口呆,引入眼帘的竟不是什么试管或者文件柜,而是一片白茫茫的迷雾。

    迷雾的深处透着一丝诡异和寂静……

    “纳尼?这……”

    高原经久愣在当地。

    “又是风水阵?”

    唐季礼皱眉提醒道。

    “巴嘎!你到底是什么人?给我出来,死啦死啦地!开枪,开枪……”

    高原经久的良好修养顿时抛到九霄云外。

    “哒哒哒!”

    “哒哒哒!”

    激烈的枪声在实验室回荡了良久!

    但是,浓雾仍然还是浓雾,没有丝毫消散的迹象……

    “桀桀桀……”

    “桀桀桀桀桀桀……”

    阴测测的狂笑声,在实验室回荡,令所有人感觉阴风秫然,脊背发凉……

    “你,到底是人是鬼?”

    唐季礼咬着嘴唇,惊惧的喝道。

    “似人非人,似鬼非鬼!这里就是你们的埋骨地……”

    阴森苍老的声音幽幽传来!

    “轰隆!”

    实验室的门,诡异的关上,将曰本人惊得面色苍白,差点昏厥过去。

    “刷刷刷!”

    几道锐利的破空声,隐隐传来。

    “防御!防御!”

    高原经久扭曲着脸大喝一声。

    但为时已晚,那些射来的小东西,仅仅是几块小石头,目标竟然是几盏亮着的矿灯?

    “啪嗒!”

    实验室内,陷入一片寂静的黑暗中!

    诡异的雾气和黑暗,将这帮人彻底吞噬……

    “九转阴阳锁魂阵!”

    苍老阴森的声音,缓缓响起……

    ……………………

    :泪奔!今天礼拜一,求票票哦!下午5点,我们不见不散!

    感谢今天0点,力挺天书冲击销售榜的各位书友,很感谢……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