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31章:活叫驴的人肉吃法
    一行十人涌进武器库内,田明建和孙文明两人死死守在门口。

    其余的八人则打开头顶的矿灯,分散到武器库中缓缓搜索起来。

    刘十八的眼睛缓缓在四周扫视,武器库的面积显得极大,小声说话的声音能传得老远。

    四周墙壁黑漆漆一片,上面长满了黑色的青苔,或者是什么别的玩意。

    往右边的墙角走了十几米,能清楚的看见墙角堆着数百把曰本老式步枪,三八大盖,当然烂得只剩下一堆烂木头,估计烧火足够。

    大门左边,则有一堆和文件柜一样的玩意,同样锈迹斑斑,惨不忍睹。

    “啊……”

    这时,渐渐往里走的宁敏儿尖叫一声。

    除了守门的田明建和孙文明,其余的七个人迅速围了过去。

    “噔噔噔!”

    当各人头上的矿灯照到眼前恐怖的一幕,仍然吓得倒退三步。

    在宁敏儿前方不到五米的地方,从房间的穹顶上垂下无数巨大铁钩,每个铁钩上都挂着一具尸骨。

    这些尸骨都刮得很干净,上面没有一丝皮肉,阴测测的挂在那里左右摇摆……

    “这是什么?”

    宁敏儿颤抖着退到刘十八身边,满眼的惊惧。

    “没事,都是死人罢了,不要害怕!”

    刘十八强装镇定,轻轻拍着宁敏儿的肩膀安慰着。

    “这些骷髅真干净,一点残肉都没有?奇怪,为什么都挂在钩子上呢?”

    路小林无意间说了一句。

    站在房间中间的八个人中,唯有曹雄眼中若有所思,颤巍巍的往深处走了几步。

    这时,站在刘十八身后的罗战也古怪道:

    “这些尸体很奇怪,仿佛是故意挂在这里的。”

    刘十八回头看了一眼道:

    “并且数量还不少,大约有一百多具吧?”

    罗战凝重的点点头道:

    “不知道当年,基地中发生了恐怖的事情?”

    “往里面走走看。”

    随即,刘十八说了一声。

    八个人,全部开着矿灯,壮着胆子在这些摇晃的尸骨中穿梭,渐渐往后摸去。

    “老曹,快来看,后面还有死人!”

    “曹雄,后面还有。”

    “呵,还有不少。”

    “后面的好像是风干的,还穿着衣服。”

    前方传来祝英台,路小林,郑伟达等几个人的惊呼。

    刘十八拉着宁敏儿,和罗战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映入眼帘的一幕,让所有人毛骨悚然,地面上散乱的趴着三四十具尸体,从稍稍完整的服饰上看,应该都是曰军中的军官。

    这些尸骨明显和挂在钩子上的不一样,全部是风干的,能清楚的看见毛发和干瘪的眼眶,皮肉。

    “老曹,你在看什么?”

    刘十八转头看见曹雄聚精会神的蹲在墙角,好奇的问道。

    “十八,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

    曹雄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句。

    “嗯!”

    刘十八快步走了过去,看见了三个用石头垒起来的灶台,上面还架着三口大锅。

    刘十八探头往里一看,锅里空空如也。

    “老曹,锅里面啥都没有啊?”

    刘十八好奇道。

    身后的几个人也围过来,好奇的瞪着三口大锅,不明所以。

    “十八,你看看锅底有什么?”

    曹雄眼中闪着一丝惊恐。

    刘十八闻言,拿出军刺在锅底刮了一层黑漆漆的玩意放在鼻子边上闻了一下。

    “油?”

    刘十八古怪的看着曹雄。

    “你在仔细闻闻,有没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曹雄眯着眼问道。

    刘十八脑中回想,猛的一惊道:

    “人油?”

    身后的一众人,听见人油两字,不由想到了什么,艰难的转头往那些挂在钩子上的骷髅看去。

    曹雄阴森森的笑道:

    “原来,当年在基地中,曰本兵并没有死绝,他们一部分人躲在这间房内,靠着屠杀那些普通士兵,最起码活了三个月甚至更久。”

    所有人闻言,面色发青,眼中闪着惊惧的光芒,倒退三步。

    曹雄看了众人一眼,眯眼道:

    “但是,这些曰本人还真的挺会吃,他们把人挂在钩子上,一时半会死不了。

    然后把身上的鲜肉刮下来慢慢的烧着吃或者烤着吃,炖着吃,一个活人,要忍受好几天的痛苦才死去,在这期间,他的肉都是新鲜的。”

    “呕!”

    周围几个心理素质差的,直接喉头发苦,肠胃翻滚起来……

    郑伟达眼中惊惧,呆痴道:

    “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一道华夏很古老,很残忍的菜式。”

    罗战闻言呵呵一笑道:

    “我走南闯北也去了不少的地方,我来猜猜,是不是活叫驴?”

    “没错!”

    曹雄应了一声,接着道:

    “活叫驴,你们吃过新鲜的驴肉吧?但是,再新鲜的驴肉也不过是刚杀的驴?

    活叫驴则不同,那驴根本不用杀,直接绑在木桩子上,从活驴的身上剜肉。

    听着驴无助的惨叫,然后再若无其事的食用那只驴身上的某个部分,真正色香味声俱全!

    而这些曰本军官,就是这么吃了他们手下的士兵。

    这种残忍的吃法,让我想起华夏历史上的一种最残忍的刑罚……”

    听到这,刘十八淡淡的补充道:

    “凌迟处死?”

    “没错,这些挂在铁钩子上的人,每一个都是被凌迟处死,死得极为凄惨,成为别人口腹中的粮食。”

    曹雄摇头感叹一句。

    祝英台站在刘十八身侧,面色铁青道:

    “这种事情,其实古代还是比较常见的,在古时的战争中,常常有把老百姓充作军粮的,他们称呼为两脚羊。”

    刘十八静静的听着,皱眉在四周再次看了一圈道:

    “但,我奇怪的是,为什么最后幸存的这些曰本军人,都聚集在这间武器库内?

    这间房里面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堆三八大盖和一堆破烂柜子,加上头顶上的这些铁钩子,还有什么?

    我怀疑艾连胡的推断有误,这里其实就是一个厨房,并不是什么武器库。”

    “呕!”

    宁敏儿扭曲着脸,实在听下去了,捂着嘴跑到一个偏僻的墙角,扶着墙剧烈的呕吐起来。

    “嘭!”

    一声坍塌的声响传来,宁敏儿瞠目结舌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后面站着的几个人,惊讶的跑了过来……

    他们看见,刚才宁敏儿扶着墙的那一截,竟然坍塌出一个两米宽的甬道……

    ……………………

    :今天突然停电,存下的稿子都丢失了,天书心急如焚!紧赶慢赶,终于出来一章,大家先凑合着看吧!

    感谢诸位支持!今晚0点,不见不散!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