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20章:夜半无人之十年盗...
    第二天凌晨三点多,刘十八正搂着宁敏儿睡得香甜,迷迷糊糊中被人摇醒了过来……

    堂屋正中火盆中的柴火,还在燃烧,让人懒洋洋的!

    刘十八睁眼一看,竟然是艾连胡?

    这老家伙,神神秘秘在黑夜中闪烁着一对精光四射的眸子,轻声在刘十八耳边道:

    “轻轻起床,穿衣,整理装备,准备出发……”

    刘十八的睡意,瞬间被驱散,惊讶道:

    “现在什么时候?”

    “丑时!”

    艾连胡轻轻的答道。

    刘十八推了推酣睡正浓的宁敏儿一下,在她耳边道:

    “敏儿,去把所有人叫起来,要安静一些。”

    说完,刘十八边起床穿衣,边疑惑道:

    “才三点?这么早……”

    艾连胡将手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悄然道:

    “不是说有人在远处观察我们么?那么现在,就是动身的最佳时机。

    日上三杆灭口时,夜半无人放火天,错过今天,往后人会越来越多,最近赶来这里窥视的魍魉魑魅,可真不少……”

    刘十八点点头,穿好新准备的一套黑色迷彩服,套上防水的登山鞋,又带上矿灯。

    皱眉想了一会,刘十八翻手将自己的背包收进了摸金令中的次元空间内。

    现在,刘十八的身上,除了腰间别着一把军刺之外,就只有那把来自艾连胡的工兵铲。

    艾连胡,则鼓着眼珠子,瞠目结舌看着诺大的一个背包,变魔术一般消失不见。

    紧接着,刘十八又缓缓走到墙角的剩余几个背包和八一杠自动步枪前,将它们全部扔进次元空间内。

    现在,其余五个人已经全部准备完毕,每个人都和刘十八一样头戴矿灯,身着黑色迷彩服,腰间一把军刺,手上拿着工兵铲。

    刘十八六个人,全部目光炯炯的看着艾连胡。

    艾连胡暗暗点头,用手做了一个姿势,悄悄的往堂屋后面走去……

    堂屋后面黑漆漆的,静得吓人,偶尔从山林间传出的走兽声,都令人心生畏惧……

    “所有人跟着我和老黑,不要发出一点声音,慢慢往前走。”

    艾连胡边悄然解释,边打着手势。

    摸黑走了约五十米……

    “停!”

    艾连胡轻唤一声,看着刘十八道:

    “在这里等着,我回去将我们来时的脚印和痕迹全部消除。”

    刘十八轻轻点头……

    半个小时后,刘十八看了看夜光表,时间指向了凌晨四点,天色仍然黑漆漆,没有一丝月色。

    “呜呜!”

    黑暗中,老黑低声轻吼了一声。

    “走吧!要快!”

    阴暗的草丛中,窜出一身黑衣的艾连胡,眼眸闪烁着骇人的精光,

    刘十八六人,随着艾连胡这个土贼,化为夜色中的幽灵,消失在茫茫大山中……

    按着时间,在黑夜中摸索了近一个小时,天色有些蒙蒙亮了……

    此时离开那座小院子,和院子后面背靠的大山,起码有五六里的距离……

    “黏糊,你不是说秦始皇的陵墓在那座大山下面么?咱们这是走到哪里来了?”

    刘十八迷惑的看了在前面带路的艾连胡一眼。

    “没错!”

    艾连胡头也不回的答道。

    接着,艾连胡停下脚步,静静的蹲下,轻声道:

    “所有人原地休整五分钟。”

    艾连胡警惕的在原地趴下将耳朵贴着,丝毫不在意衣服上沾满泥土烂树叶。

    听了一会,艾连胡才直起身体,谨慎道:

    “确实在那座大山下没错,山脚下就是当年曰军基地的一个极为隐秘的入口。

    你爹和唐季礼的考古队,就是从那里进去的,进去的瞬间便死了一人。

    原来,那基地入口处约一里左右,充满了未知的毒气,当年曰本人全部死在里面没有逃出来一个,兴许就是那毒气在作怪。”

    刘十八目光闪烁道:

    “那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岂不是越来越远?”

    艾连胡诡异的一笑道:

    “我花了三十年其中的十年时间,暗中挖了一条直通毒气后面甬道的盗洞,从那条盗洞进去起码能省去半天路程。

    后面有人在暗中窥视,并且早已知晓曰军基地所在,却也追不上我们,就算沿着当年唐季礼逃出的路线走,至少也得死几个人才行……”

    刘十八闻言咧了咧嘴道:

    “佩服,不知道那个盗洞有多长?你挖了多久?”

    “我每天晚上出来挖五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共挖了十年,你们自己算,那条盗洞有多长?”

    艾连胡得意洋洋的诡笑了一声。

    刘十八瞠目结舌的板着手指算道:

    “将近一万八千米?十八公里?你没和我开玩笑?”

    艾连胡凝重的点点头道:

    “盗洞坑道中蜿蜒曲折,要绕行不少弯路,当初我挖掘的时候,还要避开岩石,流沙,地下水等复杂的地形,所以稍微长了一些。

    但是长也有长的好处,胜在安全是不是?其实要是算直线距离,顶多三五公里罢了。

    我隐忍这么多年,耗费了十年时间,仅仅就为了抢这半天时间,便足够了。”

    路小林咧嘴不信道:

    “不就是十年,那你为什么不早一些一个人进去探一探?”

    艾连胡苦笑一声道:

    “你不要忘了,老子只是一个土贼,那种没技术含量的古墓,随便挖。

    但是,秦始皇这种恐怖绝伦,却隐藏极深的古墓,,却还是需要专业传承的人物才能进去,比如摸金校尉,我挖的这个通道,也算是个投名状吧……”

    这时,曹雄迷惑道:

    “黏糊,你刚才说挖了十年就为了抢这半天,为什么?”

    艾连胡自得的一笑道:

    “古墓中和外面不同,正真进到秦始皇陵墓,在里面是没有一丝灯光的,你多走一步就是巨大的优势,别说半天了。

    其实半天,是对唐季礼这种熟悉内里曰军基地的人来说,要是那种一窍不通的雇佣军,领先他一辈子才正常。”

    “小主,我感觉咱们是不是,直接用暴风战舰掘进潜航过来?或者开那个小型的挖掘机过来?”

    祝英台迷惑的问道。

    刘十八将眼珠子一瞪道:

    “秦始皇陵里面都是我们华夏的珍宝,万一震动大了,里面塌陷了咋办?万一伤害到了陵墓怎么办?难道你来赔?”

    祝英台咕哝道:

    “咱们说白了还不是来盗墓?难道进去不捞一笔?塌了便塌了,关俺们鸟事?”

    ……………………今晚7点,我们不见不散!

    感谢读者:

    荼靡花末路之美、36蔽日、终点、莫晓华、路小林、宁海东凌晨0点的打赏!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