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19章:生死迷局、夜魅影
    艾连胡,静静的坐在被田明建劈成两半的树墩上,面前有一个木架子,下面有一堆燃着明火的木炭,上面不停翻转着两只烤得金黄的孢子……

    每过半个小时,艾连胡就要抬头看看天色,接着眼中闪过狠色,咬牙道:

    “不磨不成器,出不来还不如死了!”

    又过去了数个小时,架子上的孢子肉都快烤焦了,艾连胡再次看了看天色,暗暗叹了口气,自我安慰道:

    “没有绝境逢生的意志,没有求生本能,不配做摸金校尉。

    正真的摸金校尉,哪里有那么简单?就凭借几手三脚猫的功夫,山寨得不能再山寨的风水阵,就想进秦始皇陵,笑话。”

    接着,艾连胡从火架子上撕下一个孢子腿,顺手扔给虎视眈眈,瞪着自己呲牙咧嘴的老黑。

    “这山魅倒是个异种,极难存活,竟然是山狗和狗熊杂交的,不知这小子怎能养这么大?

    进古墓,有这只山魅能预警探路,生存上又多了一分把握。”

    艾连胡坐在那,柔声细语的叹道。

    接下来,艾连胡再次看了一眼即将落到山后的太阳,呐呐道:

    “难道,老子竟然看走眼了么?扶不起的阿斗,那么简单的一个矿洞,竟然出不来?”

    “不,你没有看走眼,是老娘看走眼了!”

    艾连胡身后,响起祝英台恶狠狠的狞笑。

    “啪!”

    紧接着一声脆响,恍惚中的艾连胡,被身后鬼魅般出现的祝英台给一巴掌扇了个四脚朝天。

    “别打!君子动口不动手……”

    艾连胡惨嚎一声。

    “老娘是人妖,不是君子,也不是女子。”

    祝英台披散着头发,一脸泥浆,咧着一嘴的黑板牙,古怪的狞笑着。

    “好了,英台!不要捉弄艾前辈。”

    祝英台身后,响起刘十八疲惫的声音。

    艾连胡闻言,一咕噜爬起来,看向刘十八。

    此时的刘十八,看起来竟然比祝英台还要凄惨,头发和鸡窝一般,面庞上除了眼珠和牙齿白得发亮,其余的全部黑漆漆。

    最主要是刘十八的衣服,也可以说没有衣服,仅仅穿着一条遮羞布……

    再接着,刘十八身后出现了曹雄,路小林和田明建,宁敏儿……

    几个人大同小异,全部都穿着大裤衩子,可能就宁敏儿身上多了一个奶~罩子。

    好在宁敏儿也一身泥巴,倒看不出什么香艳的地方,出现的一瞬间,宁敏儿便回屋拿了换洗衣服,掉头往山泉跑去。

    “谁也别和老娘抢,我要洗一个小时!”

    宁敏儿的惨呼声,让几个大老爷们闻之落泪。

    这是在地下矿洞中,受到何等孽待?

    能把一个豪门大小姐,给折腾成这样?

    “黏糊,老子问你,你确定那个是矿洞?”

    路小林扭曲着脸,一个健步冲过来扯住艾连胡的领子。

    艾连胡一愣,接着苦笑道:

    “俺说错了一个字,那是个盗洞……”

    “额造你妈?老子是说么,怎么里面放个屁都能震下两斤土来,哪里见过一人宽的矿洞?”

    田明建拍着胸膛撸了撸拳头,暴怒的瞪着艾连胡。

    曹雄咧着嘴道:

    “艾老头,你真不是故意要整死俺们?那就是一个不知何年月的盗洞。

    俺们六个人爬到头才发现,从头到尾竟然只有脸盆粗~细,连铲子都挥舞不开。”

    艾连胡呆痴的看着曹雄道:

    “难道俺的记忆退化了,真记错了地方?把你们带到盗洞里面去了?

    我就奇怪了,你们怎么出来的?那里面可是连空气都没有的?”

    听到这,刘十八实在忍不住了,猛的一下拍在艾连胡的肩膀上,怒级而笑道:

    “你千算万算,也算不到我们能出来吧?转身都难的盗洞里面,其实只有一个人在前面拼命的挖。

    后面的六个人,不停的用手和身体将散土夯实,最后的那一个,差点就挤不出来了。”

    艾连胡的表情,仍然保持着呆痴的摸样,良久才懊恼的拍了一下脑袋道:

    “糟了,真搞错了!那个盗洞我记得,还是我没事的时候练手挖的。

    嘿嘿!其实,那个矿洞就在那条盗洞的隔壁,不到一米的地方。

    你们要是心细,仔细听声探路的话,顶多十分钟就能出来。”

    说道这,艾连胡眼中闪着精光,哑然失笑道:

    “但是,我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你们这几个都不是人,竟然硬生生的从五十米深的盗洞中挖出来了?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挖土夯实我相信,但是长达七个小时,盗洞里面根本就没空气,顶多半个小时你们就应该嗝屁,不应该啊?”

    刘十八狞笑着对田明建,祝英台和曹雄三人道:

    “你们三个给我把这黏糊给我摁住。”

    艾连胡闻言一愣,转身就想跑,却被田明建一下揪住领子,反手仍在地上四仰八叉……

    “不!真是误会,老汉真的记错了!你们要干什么?”

    艾连胡被狞笑的曹雄和田明建两人,死死压住手脚。

    刘十八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黑里透白的牙齿,转头看着若有所思的路小林,柔声细语道:

    “路小林,给你的老乡,来一条脑残片?否则这老东西今后还会弄死我们……”

    路小林闻言,咬牙切齿的搓了一把浑身的黑泥,咧嘴赞同道:

    “小主说得太对了,我也觉得这老东西会害死我们。”

    说罢,路小林一声狞笑,张嘴厉啸一声,一条黑漆漆,数寸长的金头蛊虫,从他的鼻孔中扭摆着腰肢,慢吞吞的爬出来……

    “黏糊兄弟,对不起了,你本事太大,我脑残片的虫王只有三条,今儿个就让你开个荤,拔个头筹……”

    路小林目光似毒蛇,嘴角微挑阴测测的笑道。

    “蛊虫?你……不要啊,孔卓文你个孙子,老子等你等了三十年,你就这样对我?”

    艾连胡满头冷汗,目中尽是惊恐,颤声道:

    “不不不,俺还是叫你路小林,孔卓文是你以前的名俺不叫了,求求你,不要用这玩意,呕……”

    “呜呜呜……”

    所有的反抗都是徒劳的……

    黑色金头的蛊虫脑残片,迈着优雅的步伐,缓慢的,摇头摆尾的,轻轻的,从艾连胡的耳洞中挤了进去。

    “啊!”

    看起来极为老成稳重的艾连胡,终于惨呼一声。

    ………………

    过了十几分钟,路小林满脸怪异的从堂屋里走到大快朵颐的刘十八等人面前,呲着牙道:

    “小主,黏糊没说假话,这家伙是真的搞错了洞穴,咱们躺枪,差点被白白弄死……”

    刘十八嘴中咬着一块孢子肉,呆痴的咕哝道:

    “真错了?要不是摸金令中,早就准备了几十个氧气瓶,今儿个就真跪了。

    还有,敏儿今儿个走光了,老子和这老东西没完……”

    路小林惶恐道:

    “小主打算咋办?”

    刘十八嘿嘿一笑道:

    “明儿个,他就是探秦始皇陵的急先锋,将功赎罪,你们说呢?”

    田明建,曹雄,祝英台几人吃得满嘴流油道:

    “没错,整死他个混蛋……”

    ………………

    黑暗的堂屋中,却暗暗传出一声所有人没发现的轻笑,接着那个黑影一闪,不见了踪影……

    ……………………

    :感谢诸位,今晚时间紧,就不一一感谢了!明早7点,我们仍然不见不散,精彩无限!

    所有读者的支持,就是天书最大的幸运,天书给大家祈福……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