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04章:和胜和之南春北典
    曹雄双眸一亮道:

    “除非他本人亲自进去过?”

    刘十八冷冷一笑道:

    “这家伙说了谎话,那电影中的古先生,说不定就是他自个。

    二十五年前,他和我父亲一起逃出秦始皇陵,但是却没有办法再次进去,于是就在这里守株待兔。”

    曹雄哈哈一笑道:

    “举一反三,好!十八你终于懂事了,师傅在天之灵总算告慰。”

    刘十八却古怪一笑道:

    “可惜,刘家屯我家的祖田中,却发现少了我爷爷的棺椁和那根镇气钉……”

    曹雄闻言面色一僵,惊讶道:

    “怎么可能?”

    刘十八眼眸中闪过一股狰狞道:

    “我娘,都可能是秦始皇遗留千年的小老婆,你说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不可能?”

    曹雄嘴角抽搐,眼皮子眨巴了一下便不再做声……

    良久,刘十八才抬起头来,看着幽暗的夜空,迷惑的自言自语道:

    “但是,爷爷为什么让我来找这个唐季礼呢?肯定还有什么别的用意。”

    曹雄在一边古怪道:

    “老头子眼光不会差,这唐季礼不是好人。”

    仿佛在验证曹雄的猜测,刘十八口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

    拿起来一栏果然是罗战从楼下打来……

    “大爷,楼下来了五六辆小车,上面下来了一帮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气势汹汹,为首一人穿着丝绸马褂,看样子,好像是香港道上混的。”

    罗战轻声说道。

    刘十八闻言眼眸一亮,瞪着曹雄道:

    “你看,你是不是乌鸦嘴?说什么就来什么!”

    “大爷,我现在怎么办?”

    罗战问道。

    “弄一辆车,在楼下接应我们。”

    刘十八的语气很平淡。

    说完,刘十八将电话塞进口袋。

    曹雄瞪着那手机,瘪嘴道:

    “那个苹果手机,是俺的,你的手机早就被上官雅那小狐狸给拆了。”

    刘十八闻言咧嘴道:

    “用完就还你,我过几天去买一堆手机。”

    曹雄摇摇头道:

    “他们要上来了,我们是退一步,还是碰一碰?”

    “碰一碰吧,破船还有三两钉呢,看看他到底玩什么花样。”

    刘十八眯着眼,目光似毒蛇一般,嘴角微挑,阴测测道。

    接着刘十八将李四狗安排在卧室中,李二狗夫妇则在室内占据了一个有利地形,随机而动。

    曹雄则站在露台边随时支援……

    “咚咚咚!”

    过了几分钟,821门口传来不急不缓的敲门声。

    李二狗经刘十八点头,佝偻着腰身缓缓走过去将门打开。

    出现在刘十八眼前的,是一个穿着淡黄丝绸唐装,或者是马褂的矮胖男人。

    这个男人面颊上两团肥肉一颤一颤,一双绿豆眼滴溜溜乱转,大嘴一张,竟然镶了满嘴的金牙。

    活脱脱一个暴发户的形态!

    “你们找谁,有什么事?”

    刘十八在室内沙发上稳坐如山,面色平静的问道。

    矮胖男人看见面色平静的刘十八便一愣,接着就仿佛在自己家里一般,施施然走了进来。

    他进来的同时,身后还鱼贯而入七八个身穿黑色西装的魁梧大汉。

    李二狗将手伸到背后就要发作,刘十八暗暗用眼神制止。

    “进门拜山头,我是三合会,和胜和的坐堂,冬胜,小兄弟好镇定,哈哈哈!”

    进门的矮子自我介绍了一番,随即在刘十八对面坐了下来。

    原来,这家伙就是名镇港九的香港地下组织的和胜和的坐堂,也就是老大的意思!

    刘十八心中暗暗一动,这些人,是正儿八经的江湖人,进门报堂口,讲规矩,和那些街头的地痞流~氓可不一样。

    要是严格说起来,这香港三合会源头却是明末的洪门。

    全名叫做洪门三合会,据说,是著名反清复明组织洪门天地会,在广东地区的一个分支。

    其实,这只是明面上的叫法,而在一些五行三家的老行当内,这洪门却有传承自五行三家中,排名第四的千门。

    在五行三家外八行中,最神秘也是千门,古老相传千门乃是推演八卦的祖师,由伏羲氏所立。

    最早,千门称呼为虔门,门中有虔门三技,本以救苦度世为目地,却被愚人变成尔虞我诈的手段,于是虔门就成了千门。

    数千年传承,千门在岁月中不断流逝,渐渐的分为了红花会,白莲教,天地会等等江湖组织,为祸一方。

    …………

    想到这,刘十八不禁心中微微一动,想起了五行三家的种种典故。

    紧接着,刘十八面上神色安然不变,淡淡的笑道:“久仰,原来是和胜和的坐堂当家,冬先生。”

    冬胜静静的盯着刘十八,却没有看出丝毫端倪,面上一笑道:

    “我今晚登门,是想请你跟我……”

    “等等!”

    冬胜刚说一句,便被刘十八挥手打断,面上不禁露出一丝怒色。

    堂堂和胜和的坐堂,哪里有讲话被人打断的先例?

    这时,站在冬胜身后的一个中年大汉狞笑一声,就要上前教训刘十八。

    刘十八目不斜视,淡淡的问道:

    “冬大当家的,你可否了春?”

    嗯?了春?

    冬胜面色大变,挥手止住手下造次,绿豆眼中射出一丝厉芒道:

    “南春?”

    刘十八轻轻接上一句:

    “北典!”

    接着刘十八和冬胜同时站起来,大声喝道:

    “无春不纲!”

    冬胜微微点头,轻吐一句北典切口道:

    “四海一家敬待朋友吐春?”

    刘十八微一沉凝,含笑道: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如今正当春意浓……”

    冬胜双眉一展道:

    “江湖夜雨十年灯,醉里挑灯却看剑!”

    刘十八双目一凝,大笑道:

    “搬山不倒为奎马?”

    冬胜展颜一笑,面上肥肉抖动道:

    “飞鸟不落为童生。”

    “哈哈哈哈,几十年了,没想到碰见道上的高人,大水冲了龙王庙,冬胜唐突了!”

    紧接着,冬胜哈哈大笑,回头看着刚才准备动手的那个中年汉子,阴寒道:

    “跪下,向前辈请罪,自断一指。”

    “嘭!”

    中年汉子闻言一声不吭,咚的一下跪在地毯上,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面不改色往自己左手食指屑去。

    “慢着!”

    刘十八面色一变……

    ………………

    :感谢一下读者长期的支持和关注:

    消失的地平线、潘子,魂可归来、36蔽日、黄金强档、淡定、西陵小道、

    宁海东、`残梦、、_、酒醉ぃ夜未阑、箜箜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