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42章:一支幸福的小牙刷
    这下,刘十八彻底无语,这叫什么事?

    一帮子精~虫上脑的破烂玩意?老头子们和老太婆看对眼了?

    想着想着刘十八的脸上不由有些泛红,自己可也憋了老久了……

    “咦?大爷的脸怎么红了?”

    路小林站在刘十八身边,看得比较清楚,故意问道。

    刘十八一阵尴尬,忙转移话题道:

    “就算我们胜出,但女监的女犯呢?怎么说?”

    听到刘十八问道这,木杉老头和田明建满脸微笑,他们知道,他这么问就是表示同意。

    刘十八的本事,他们是亲眼见过,武力方面肯定没问题,只要钱没问题,绝对十拿九稳!

    以前是没法,武世勋根本干不过隔壁几个号子的大爷!

    但现在不一样,刘十八武力之强,拿到三号监仓的名额,肯定缸子里抓乌龟,手到擒来。

    木杉老头竟红光满面,满脸眉飞色舞,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容,拍着刘十八的肩膀诡异的笑道:

    “大爷,你知道女监号里,都关的什么人?我告诉你,都是深闺怨妇,瘾头比咱一帮老头还大。

    就算有不愿的,还有女档头压着呢?你放心,到时候你是大爷,肯定你先挑,挑剩下的才是俺们的。

    你要挑几个都行,你吃肉老兄弟们喝汤,你看咋地?”

    见一个头发花白,且为老不尊的曰本老头口口声声称自己为兄弟,刘十八哭笑不得,这就是真正的江湖无老少?

    一排老掉牙,不知道关了多久的老太婆给自己挑……

    刘十八额上泛起白毛冷汗……

    摇头叹息,人心不古也无济于事……

    路小林眼珠一转,媚笑着蹲在刘十八身边,双眼闪烁着一股贼光道:

    “小主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俺给你说道说道,就明白了,为啥女监那边肯定愿意。”

    刘十八听见这话,不由愣了一下,转头看看田明建和木杉老头,见两人用古怪的眼神瞅着自己,纳闷道:

    “你说……”

    猥琐男路小林嘿嘿一笑,低下头柔声细语道:

    “不知小主还记得不记得?你进来的那天,是走了过场的,前三后四,前七后八,记得吧?”

    刘十八面上一冷,瞅了一眼田明建!

    田明建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抬头望天……

    “其实,女犯子里也有走过场,啧啧啧!那场景才叫有意思,小主你想不想知道?”

    路小林的声音,怎么听怎么觉得贱……

    “继续说。”

    刘十八鼓着眼珠子,也有些好奇。

    路小林吞了一口涎水,看看刘十八的眼色,继续道:

    “小主,赏根烟抽呗?”

    刘十八为了满足自己小小的好奇,满脸黑线的扔了一根大中华给他。

    美美的吞云吐雾抽了两口,路小林才洋洋自得的说了起来。

    女监那边的事,知道的人真不多,路小林由于经常偷偷半夜摸出去探路,倒是偶尔看见过一些。

    渐渐的,整个305监室十个犯子,都围坐在路小林身边,竖起耳朵双眼放光……

    “女号子里,同样有过三关!啧啧啧!”

    路小林满意的吧唧了一下嘴皮继续道:

    “第一关是掉女乃子,将你衣服扒光,用两个砖头或者比较重的玩意掉在女乃头上,此乃第一关。

    第二关叫做刷牙,用的道具就是牙刷,却不是叫你刷牙,而是让你刷下面的那张小嘴!

    嘿嘿!你们懂的……经过这一遭的女人,哪怕是钢精烈女也会变得没有廉耻,没有羞耻之心。

    并且关久了,她们的瘾头比一帮老爷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说道这,路小林得意洋洋,看看周围瞠目结舌的众大老爷们,不由满是骄傲,仿佛一只拔了毛的老公鸡。

    刘十八脸上满是红光,嘴角抽了一下,满是希夷的问道:

    “还有呢?接着说,不要吊胃口,否则我停你一个月喇叭,信不信?”

    瞪着路小林,刘十八有了揍他的冲动。

    不过,看在故事还算好听的份上还是算了。

    路小林清一下嗓子,接着神秘道:

    “第三关最有意思,叫做十进十出!怎么弄?满号子的女犯轮着给新犯子,用手指做那男人该做的事。

    嘿嘿!说道这大家都懂,一晚上起码来十次不停手,所以说时间久了,女号比咱这男号还掉得大……”

    听着路小林满嘴哈喇,口沫横飞的口吐莲花,刘十八和身后一帮老头瞠目结舌……

    那种让人眩晕的场景,一帮老太婆?

    不敢想啊……

    良久,刘十八才回过神,不由在心里怒骂一声:额造你妹……

    那场景想起来让人热血沸腾,流鼻血算是轻的。

    刘十八口干舌燥,艰难问道:

    “别是你在胡编乱造啊?”

    “哈哈哈哈哈!”

    刘十八下意识彪出来一句,让所有人捧腹大笑。

    “我好想变成那一支幸福的牙刷……”

    木渔舟摇头晃脑的补充一句。

    “哈哈哈哈……”

    随即刘十八回头喝道:

    “有什么好笑的?”

    但是老学究木渔舟,丝毫没一点眼力劲,竟然凑上来补冲了一句让刘十八暴走的话:

    “大爷,你才进来两月就憋不住了?要不,俺牺牲一回,晚上把坐墩肉洗干抹净,让您先泻泻火?不贵,您给赏十个梅子咋样?”

    “滚尼玛个老不死滴!”

    “大爷,我这不是好心,怕您憋不住么……”

    “你想继续守将军楼?”

    “大爷,你当我没说……”

    憋着一张脸,刘十八眼中却带着笑,看着号子里的一帮可爱的白胡子老头,心中莫名却多了一丝温暖!

    让人关心的感觉真好,就是方式,让人接受不了!

    虽然黑狱中龙蛇混杂,满眼都是人渣,但不得不说江湖之中也有义气之人。

    他们虽然渺小,但是真真实在的人,将人心完全表现出来,没有什么掩饰。

    默默想着最近这两个月来的变化,刘十八只有放下心中那一丝叹息!

    这就是现实,站哪个山头唱哪个山歌,诚不我欺!

    ………………

    刘十八在黑狱中过着悠闲的曰子,却不知外面发生了巨大的变故……

    曰本北海道,小樽市!

    仍然是那一幢豪宅中……

    伊藤盛景恭敬的站在山本柳义面前,惊惧的看着这个满面阴冷的老者。

    “社长,那个家伙已经消失了两个月!”

    “嗯!知道了,我已经知道了他的下落,刘家屯里面暗线传来消息,已经从李二狗身上隐晦的探听到他最后消失的地方。”

    山本柳义不紧不慢的说道。

    “社长?”

    伊藤盛景疑惑的看看老者。

    “刘十八消失的地方是秦岭核桃沟。”

    山本柳义淡淡的叹了一声。

    “那里有什么特别?”

    伊藤盛景疑惑的问道。

    “特别?呵呵,那里据说是华夏的一个秘密监狱,但是我却知道,那里还有一个秘密实验室,有重兵把守。”

    山本柳义看了伊藤盛景一眼,接着问道:

    “刘家屯据说在建造重型的防御工事?”

    “哈伊,没错!”

    伊藤盛景点点头。

    ……………………

    :票呢?赏呢?好兄弟,讲义气,看到这,还不速度支持!

    丧心病狂,天书绞尽脑汁……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