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36章:终于撕破了脸
    交代完路小林之后,刘十八便靠在监室的墙上,微微闭上双眼。

    看起来刘十八在打瞌睡,实际上他的思绪已经穿越了时间,回到了自己的少年时代……

    刘十八从小就跟随爷爷生活在刘家屯,五岁的时候就在爷爷的把强迫半忽悠的状态下,开始练习家传武学。

    到了八岁,时候开始学习家传的风水玄学,那时候刘十八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只知道整个刘家屯的老少对自己爷孙辆十分的宽容。

    自己从小练习的功法就是觅气诀,从摸金令的传承中,刘十八知道觅气诀修炼到极致共分九层,每一层又分为三个小境界。

    据说觅气诀练习到高深境界,有排山倒海的威力,古代的一些武将,也习练的和觅气诀类似的功法。

    刘家老祖刘一好像将觅气诀只修炼到的第七层的初期而已,就算那样,也造就了刘一摸金校尉第一人的赫赫威名,名震天下。

    如今的刘十八,机缘巧合下,在融合摸金令的时候强行将觅气诀提升到了三层中期的程度。

    但是,也造成了其中境界不稳,还需好好的打磨,特别是这两个月的黑狱生活,刘十八渐渐将觅气诀中不懂的地方融会贯通,学以致用。

    和305中的一帮老家伙的打闹交手中,更巩固了觅气诀的境界,使得自己实际的交战能力大大提升。

    据说当年的老祖刘一,觅气诀练到七层,举手投足能发挥千斤之力。

    有时,刘十八在思考,古时候的人,动辄千金万斤之力,是不是在开玩笑?

    一个人,怎么可能有万斤的力量?

    也许,古时候对力量的算法和现代不一样?那时候的万斤之力,说不定就是现在的千斤之力。

    老祖刘一有千斤的力量,才官拜校尉,可见其中之艰难。

    整个刘家屯不光是刘十八爷孙习武,好像所有的老老少少都习武,其中不乏高手,特别是村长李来富,和王二梆子,李二狗,翠花几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但,是整个刘家屯的人都严格遵守祖训,不得在人前显露家传功法,除非刘家屯或者刘家的血脉受到严重威胁,才能出手。

    ……………………

    “咚,咚咚……咚咚咚!”

    闭目养神,陷入回忆的刘十八被一阵脚步惊醒!

    那是人行走在铺板上的声音。

    一般来说,监室的规矩极其严格,要没有前面三个大爷召唤,后面的几个人不可能随意跑到铁门边来。

    因为靠近铁门边空气最好,又能看地窟中的风景,虽然同样黑漆漆,但是也别有风味,这个地方,历来只有各个监室的大爷才能安坐。

    刘十八心中一动,微微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看。

    眼前出现的人,正是座次排在第五的鼻毛。

    鼻毛,今年六十一岁,罪名是抢~劫银行,破无数金库,如入无人之地,身手不凡,有一手开保鲜箱的绝技。

    此刻,鼻毛站在刘十八面前,居高临下瞪着他,眼中隐隐带着一丝凶光。

    “看样子,还是忍不住了!该来的还是要来,并不是我刘十八息事宁人可以缓解,但是,一味地退让却不是我的作风。”

    暗暗叹口气,刘十八心中暗道。

    “有事?”

    刘十八仍然坐在铺板上,含笑看着人高马大的鼻毛,眼角一转淡淡的看了沉默不语的武世勋一眼。

    与此同时,枪神田明建猛的站起来,准备走过来时,被武世勋暗暗挥手拦住。

    田明建的眼神一缩,挣扎一下,还是勉强停下脚步,站到武世勋身后。

    刘十八身边假寐的木杉老头也爬起来,颤巍巍往将军楼走去,边走边叹道:

    “让一下,老头子要拉屎了。”

    其余的人都知道要发生什么事,身形微微的往监室后面将军楼移动过去,留出大块的空旷铺板。

    鼻毛看着刘十八,狞笑道:

    “小子,我不知道武大爷为什么看上你,但号子里面有号子里的规矩。

    我们几个对你不服,我鼻毛想要讨教一番,单挑吧!

    你赢了我们几个才能名正言顺的当大爷,你小子要是输了,就乖乖给我滚到将军楼去,咋样?”

    刘十八阴着脸看了鼻毛一眼,并没答话,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大喇叭,用打火机点燃抽了一口。

    然后,刘十八才缓缓站起来,心道:

    “看样子今天不解决是不行,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句话在哪都管用。”

    “就是,你个新犯子,凭什么做头档大爷的位置?武世勋大哥坐我们没意见,那是当之无愧的老大,你算个啥玩意?趁早滚下来。”

    接着,座次排在鼻毛后面的樊和平也跳了出来,大概因为上次被刘十八挤掉了第五个位置而嫉恨在心。

    其实五档也没什么实际的好处,最多每天能有三个大喇叭加一瓢花生米解馋罢了!

    但,总比没有要强吧?

    这时,另外一个让刘十八想不到的人,也站出来说了一句话,前段时间还和刘十八好得,恨不得穿一条裤子的老学究木渔舟。

    “是啊,是啊!我看你就自觉下来吧!那位置不是一般人能坐稳的。

    你看你比我都晚来了五十年,怎么能那么不知好歹呢?新犯子的过场都没走全,怎么能轻易上位?”

    听见木渔舟这话,刘十八眼中闪过一缕寒光,看样子,平时给你们这帮家伙抽的吃的都喂了狗!

    一帮子养不熟的白眼狼……

    “呵呵。”

    听到这,刘十八竟很洒脱的哑然失笑,看向武世勋。

    这个曾经伪善的大爷,听了樊和平的话,正自得意满,乐不可支呢……

    刘十八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环视周围傲然笑道:

    “还有谁?有意见的一块站出来,让我开开眼。”

    说罢,刘十八将目光转向站在将军楼的赞雄和周东胜。

    那两人面色冷漠,仿佛没有听见刘十八的话,眼观鼻,鼻观心。

    只有路小林面上闪现出一丝狞笑,缓缓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看了武世勋一眼。

    武世勋见路小林望过来,满意的点点头,用鼓励的眼神支持着他,得意的笑笑。

    路小林再次走几步,竟然站到刘十八身边,猛的转身,狂笑道:

    “刘十八当老大俺没意见,今天就算是死,俺也和大哥站在一起。

    虽然我路小林打不过谁,嘿嘿!但是咬他一块肉下来,还是做得到的。”

    说罢,路小林竟伸出舌头,阴阴的笑起来。

    接着,路小林低头阴森道:

    “小主,脑残片已经都放进了他们体内,要不要?”

    说完,路小林挥手往下做了一个下斩的动作……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