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5章:空手套白狼
    “那么,你到底制造出来没有?”

    刘十八眼眸一闪,淡淡的问道。

    木渔舟微微一笑,抬手斯条慢理的梳理了一下花白的头发,得意洋洋的轻声道:

    “按照我的想法,已经造出来了,你以为当局为什么关老子到现在?就是为了这个东西。

    我曾经提议用这个东西换取自由,但是他们拒绝了,认为劳资又在施展骗术。”

    ………………

    正在木渔舟和刘十八低声交谈之时,蹲守在将军楼的猥琐男路小林,满眼放光盯着刘十八手中的香烟,狠狠插话道:

    “臭小子,牢饭好吃牢难做,今后给老子当心点,臭识相的,等下也给我留三分之一。”

    刘十八眼中精光一闪,含笑转头,没有理睬,这家伙刘十八打算先看看到底在搞什么古怪?

    刘十八想了一会,开口对木渔舟说道:

    “你去弄火,我等下分你吃一半。”

    “好,一言为定!”

    木渔舟闻言,喜笑颜开的应了一声,连忙从口袋中掏出一缕烂棉絮。

    然后,小心翼翼在墙上,用手指甲刮了一点石灰粉包在棉絮里,接着用手搓成一个圆柱形,然后,木渔舟举手严肃道:

    “报告三爷,生火。”

    田明建闻言看看刘十八,满是横肉的脸上掠过一丝古怪,轻轻点头。

    见田明建点头,木渔舟连忙走到铺板下,拿起一双白底布鞋,用衣袖将布鞋硬面胶底擦了又擦。

    然后,他将搓好的棉絮放在地上,用一只手套进鞋里,压住棉絮用力的搓动起来。

    刘十八目瞪口呆,看着木渔舟动作越来越快,不要命的搓动鞋板,心里想道:

    “这是钻木取火或者叫做:摩擦起火?今天还真的长了见识,这么原始的方法,都能想出来。

    这家伙,不愧是超级大骗子,能制造永动机这种传说中才有的机械的牛逼人物。”

    猛的,木渔舟将手停下,拿起搓得发黑的棉絮棍子跑到刘十八身边轻轻撕开两半,焦急道:

    “香烟凑过来,准备……吸!”

    刘十八闻言,忙用嘴巴叼着香烟凑过去,只见木渔舟在撕开的棉絮上轻轻吹了两口气,瞬间冒出一丝青烟,接着腾起一股火苗。

    他对准火苗猛的一吸,过了一会一阵浓香带着一丝青烟,在刘十八唇齿间荡开。

    可能数天没抽烟的缘故,刘十八抽了两口,就觉得有些头晕,顺手将点燃的香烟递给木渔舟,满足道:

    “你先抽,等下后面的给我留点。”

    木渔舟喜滋滋接过半截香烟,乐呵呵道:

    “谢谢,小兄弟。”

    刘十八悠然自得的坐在那,回味口中香烟的余味,发现除了自己和木渔舟之外,左边坐着的约有四个人都满面羡慕的看着木渔舟。

    这些人的喉咙里“咕咕”作响,恨不得将木渔舟手中的烟屁~股抢过来。

    这时刘十八才发现,监室里的曰子真不好过。

    这里面除了能让人减肥,说不定还能让人戒烟?

    要是回头出去了,开个这样的戒烟所,不知道行不行?

    回头看看木渔舟,刘十八又觉得自己的思路跟不上眼球了。

    木渔舟吸烟只见进去的烟,却没见到吐出来的烟?

    不过,看那老货满脸陶醉的神色,肯定不是肺叶上破了一个洞。

    “木老头,嗯!你抽烟不吐出来?”

    听见刘十八疑惑,木渔舟翻翻眼球,有些迷醉的闭上眼,好一番回味无穷,摇头晃脑道:

    “舍不得吐啊,一口烟太金贵,我都吞进肚子里了。”

    仿佛看怪物一般看着木渔舟,刘十八久久说不出话来。

    难道,这就是今后的生活?

    这不是作死的节奏?

    只是一根烟而已,用得着这么节省么?自己放在次元空间的背包里,还有大约一整条大中华呢。

    木渔舟再次猛吸一口,顺手将小半截烟递给刘十八,哼了一下道:

    “这里是号子,是黑狱,里面的东西都金贵,别说是烟,就算一根针只怕都能卖出天价,你知道刚才那人妖扔进来两包烟多少钱?”

    刘十八美滋滋的吸了口烟,也学着往下吞,结果一听见人妖两字,顿时被呛了个满眼泪花。

    用手擦擦眼角溢出的眼屎,刘十八皱眉道:

    “多少钱?总不能比黄金还贵吧?”

    “哼!黄金?你怕说多了闪了牙齿?”

    木渔舟冷哼一声,左右看看,往刘十八耳朵边凑了凑,鬼鬼祟祟的说道:

    “这里的烟,要用贡献来换。”

    “贡献?被关在这里还能贡献啥?”

    刘十八瘪瘪嘴,瞪着木渔舟。

    “嘿嘿,能贡献的东西多了,比如让你出去教士兵杀人,教一些特殊部门怎么行骗。

    隔壁监室的,还有某个牛人,教那些男女士兵心理学,怎么做那男女之事,怎么骗人。

    前段时间,还有个意外死去的老东西,据说在黑狱里面待遇极好。

    因为他是个物理学家,专门教一些部门的人造核弹,他造出来的核弹威力是同当量的十倍。

    俺们监室的大爷,你知道他出去教什么?他教那些士兵如何徒手杀人。

    二爷,则是教人识别地层,专门想法子在地底炸坑……

    而这些,极为不凡和珍贵的本事,却只能换两包香烟你信不信?”

    木渔舟鼓着眼睛,滔滔不绝的低声发~泄着不满……

    刘十八则歪着头,瞠目结舌,他实在不敢相信,这香烟贵,竟然贵到如此的程度?

    这每一种本事,岂是香烟能换取的?

    华夏当局,真是好本事,用这种简单有效的办法,榨干这些人的油水和剩余价值?

    刘十八和木渔舟轻声聊天的时候,蹲坐将军楼的猥琐男路小林,瞪着刘十八手中已经烧见底的烟蒂,咽喉里吞下一口涎水。

    这路小林,竟带着一丝讨好,掐媚的神色,扭扭妮妮道:

    “那个小兄弟,给我留一口咋样?你这样是在浪费,我其实有比这个更好的方法,保证你一根烟变三根。

    怎么样?给我来两口,你下次再有烟,我给你一根变三根,你就给我吸两口,其他的都归你。”

    刘十八闻言一愣,虽然说目前还看不准这家伙是在装傻还是充愣,却忍不住好奇道:

    “你是变魔术的?这样,你把我手上的烟屁~股,变成一根没有抽过的香烟,我就信你。”

    木渔舟掩面失笑:

    “……!”

    猥琐男路小林闻言,则瞠目结舌……

    这不是难为人么?

    空手套白狼都不行?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