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04章:房梁上的求救小字
    第二天天蒙蒙亮,四人在崎岖的山路上缓步行走攀爬。

    山路崎岖难走,却也难不倒四人,更何况刘十八和李二狗夫妇还有武者根底,老汉熟门熟路,更显轻松。

    随着几人渐渐深入,周围的雾也越来越大,能见度大约在百米左右,超过百米之外的景象就有些朦胧了。

    四五个小时过去,几人才费力攀上一座四五百米的小山峰,周围长有繁茂丛林,丛林之下可能会隐藏一些危险。

    但刘十八和李二狗夫妇艺高人胆大,一点都不惧,反而有些好奇和兴奋。

    老汉也神色平静,不过几个小时的路程让他有些气喘吁吁,额头上布满一层细密的汗珠。

    “俺们就在这休息一会吧,已经到了中午,吃点东西再走。”

    老汉喘了口气,建议道。

    刘十八欣然应允,李二狗和翠花则麻利的拿出一些饮水吃食,摆在一块略微平整的大石上,邀老汉一起……

    独自站在山顶上,刘十八眺望远方景色,在阳光的照射下,浓雾驱散很多,远方原本一些模糊轮廓的山峦也露出真容。

    低矮的山峦上铺了一层淡绿色的植被,有一些飞鸟盘旋上空,发出嘹亮的啼叫……

    寒冬总算要过去了,初春即将降临大地……

    休息了大约半个小时,几人继续上路,这里还是在核桃沟的最边而已,几人的目地是走进最深处。

    核桃沟终年被大雾笼罩,最深处的地方更是如此,所以寻常人若不借助工具,基本上不可能走到最深处。

    ………………

    当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刘十八三人终于跟着老汉来到一个破败的山间小村。

    这是一个人迹罕至的村庄,稀稀散散坐落着一些低矮破烂的茅草屋,土坯房,大多数早已倒坍。

    土坯砖墙的缝隙中,长着枯黄杂草,整个村庄充满了说不出荒凉和死气。

    刘十八漠然站在村口,看着这个破败的小村,除了低矮破烂长满杂草之外,没有任何的活人味道。

    但是在村中,却四处撒着一些纸钱,一些破败的房屋上,还插着白色布条随风摇曳。

    那是?招魂幡……

    隐隐的,顺着风声,刘十八透过新笼的暗色,看着整个村庄,能够看到极少的几只老鼠和黄鼠狼。

    村庄的消亡,会不会连老鼠都饿死了?

    莫名的,一阵阴风吹过,几人只觉得能够听到村庄里的呜咽哭声。

    所有人都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凄凉味升上心头。

    “很荒凉吧?这核桃沟以前有将近百户人家,热闹得紧,一夜之间,消失殆尽。”

    忍不住,老汉叹了一口气,皱纹遍布的深陷双眼中,露出一丝悲凉和沧桑。

    “都木人咧,凄凉了一点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李二狗咬着牙,嘀咕了一句。

    四人感慨着,依旧是在老汉的带领下,一行人小心翼翼的走进这破败的村庄。

    进了村,那种荒败的景象更加明显,小路泥泞四周一派颓废,简直就和一个废弃的荒镇已经相差不了太多了。

    偶尔看见黄鼠狼子,不是下意识避开,就是惊慌的瞪着他们一步不挪,似乎看着什么可怕的妖孽。

    想来这些孽畜也久久没见过人形了……

    “这儿的老鼠,都没见过人嘛?”

    小声的,翠花对着李二狗说了一声。

    李二狗下意识点点头,格外的沉着!

    “这里几十年都木人裂,偶尔有一些原本这村的远方亲戚过来烧烧纸钱,祭奠一下。”

    老汉低沉的唏嘘了一句。

    “小主,咋办?”

    李二狗转头瞪着刘十八问道。

    刘十八心中带着一丝悲伤,静静的沉默了许久,回头道:

    “先等等吧,我想想!”

    李二狗闻言,默默的带着婆娘翠花,在村中缓缓挪动寻找起来。

    “后生,天快黑了,看一眼就中,俺们早些回去吧。这里晚上黑灯瞎火,快渗人滴。”

    老汉犹豫着说了一句。

    “嗯!对了大爷,孔卓文的旧居是哪一间,带我去看看咋样?”

    刘十八不咸不淡的点点头,再次说道。

    老汉闻言点点头,带着刘十八七拐八拐走了几十米远,来到一间几乎看不出房形的破土屋前。

    看着眼前毁掉的屋子,刘十八随意在里面晃悠了一会,最后他的脚步停在一面倒塌了一半的土墙面前……

    刘十八左右看了看,眼眸中闪过一丝震惊,缓缓蹲下身,从土墙下抽出一根几乎快腐朽的房梁。

    房梁末端,有两个暗青色的小子:救我……

    在这两个小子的下边,还有几个更小的字:八门第二……

    看着这几个小子,刘十八满眼呆痴,缓缓的站起身来,惊惧的在四周看看。

    换做以前,这几个字不会引起刘十八任何的反应。

    但是自从在地底墓穴中融合了白色摸金令之后,他知道了很多以往不知道的东西,比如五行三家,外八行。

    八门二的意思很简单,你可以看做是:外八行中排名第二的传人,蛊门……

    外八行中,最让人觉得恐怖的就是蛊门传人……

    蛊门中术法多样,种种都透着邪气,比如赶尸蛊术就是其中最著名的邪术。

    难道?

    这孔家的孔卓文就是蛊门传人?

    但是现在他身陷黑狱,需要有人前去相救?

    ………………

    刘十八目光沉重,叹了口气,招收叫回李二狗夫妇和带路的老汉。

    “二狗叔,翠花婶子,你们和这位大爷回去,就在大爷家暂住几天吧。

    一个月后,我要是没有回来,你们就自行回刘家屯。”

    刘十八淡淡的吩咐道。

    “那……哪成捏?俺爹回去还不打断了俺滴腿?”

    李二狗缩了缩脖子。

    翠花也夫唱妇随的点点头。

    老汉则深沉的看着刘十八,眼中闪着一丝震惊!

    “听你们的,还是听我的?我有大事要办,,去吧,把我的背包留下。”

    刘十八不容置疑的挥挥手。

    李二狗夫妇相互对视一眼,严肃的点点头,李二狗轻轻将身上刘十八的背包放在地上。

    刘十八从背包中取出数万现金递给了李二狗夫妇。

    ………………

    看着一步三回头,远远消失在山道尽头的李二狗夫妇和老汉,刘十八嘴角露出一丝狰狞。

    “黑狱?”

    刘十八嘀咕一声,转身打开背包清点里面的东西。

    背包里面,仍然是逃离许昌那会准备的东西,有:

    “一根二百米长的登山绳和安全锁扣,一把登山镐,

    两个手摇发电筒,一把锰钢开山刀,一个头盔矿灯。

    两套帆布迷彩服,一双防水高筒皮靴,一瓶蚊不叮,还有五瓶牛肉罐头,五万现金。”

    刘十八将物资轻点之后背在背上,打着手电,摸黑朝小村边最高的一座小山缓缓攀去……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