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87章:该死的还是死了
    “嗯?死了,服毒,怎么回事?”

    宁海东显然对这突发事件也有些措手不及!

    毕竟是一个省级官员,就这么不明不白服毒自杀,显然不合常理。

    本来,宁海东打算将卫星上接收的视频和录音刻录光盘,然后直接上报给京都某部门调查,然后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现在人一死,那么这些东西,就完全没用处,人死罪消,你就算拿他鞭尸都没用。

    所有的事,司马俊杰全部担待了,连他的儿子司马垂云都可以拔身事外。

    就算你调查出,司马俊杰贪赃枉法,出卖国家又能怎样呢?不管咋说,罪不及妻儿。

    但,宁海东隐隐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犯了再大的事,也不会就自杀了。

    要知道,一个人杀人,狠心点是能下得去手,但是杀自己的话,就得下很大勇气,这不是一般人干得出来的,除非……

    想到这,宁海东猛的一惊,下意识看看蹲在尸体前,没有掉一滴眼泪的司马垂云。

    眯着眼睛看了刘十八一眼,宁海东问道:

    “妹夫,你怎么看待这事的?司马俊杰为什么会自杀?”

    低头在暗自思量的刘十八,听见宁海东问话,心中不由一跳,平复呼吸看看身边的宁敏儿,淡淡的答道:

    “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但我却知道,人只有一种情况下才会选择自杀,那就是,绝望!

    不到绝望,怎么可能做出那么极端的事?我倒是有点想法,你说这决然赴死的气魄,是不是有点象某个国家的习惯?”

    说道这,连刘十八都觉奇怪,不由再次的看看冷冷注视着自己的司马垂云心中一动,凝重道: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动物的本能。说穿了人也是动物演化而来。

    动物有一种本能,就是保护自己的后裔,那么司马俊杰自杀,那是因为他的存在,会影响到司马垂云的生死,所以司马俊杰不得不死。

    只要他死,所有线索都断了,那么他的妻儿都可以保全,甚至出走到国外,还能逍遥下去。”

    听着刘十八分析,宁海东苦笑着点点头,想不到这小家伙的分析能力还不错,思维敏捷。

    …………

    无奈的瞅了刘十八一眼,宁海东一声叹息,按照他家的家世,这样的山里小子,怎么可能进得了宁家的家门?

    但是爱乌及鸟,宁海东对妹妹溺爱,从小就没得说,既然妹妹喜欢,那么自己也只能喜欢,就算不喜欢,也得装出一副喜欢的样子。

    “不对啊,我感觉司马垂云有危险,司马俊杰自杀只是一厢情愿,但对方却不会留活口。

    说不定,那个在国内和司马家接触的人,司马垂云见过,或者认识?”

    盯着司马垂云的刘十八,疑惑的惊叫一声。

    宁海东闻言一怔,迅速拔出腰间手枪,条件反射般回头吼道:

    “特战连警戒!”

    “噗。”

    等宁海东飞步跑到司马垂云身边的时候,他已经软软倒在飞机旁。

    司马垂云的额上有一个小指大小的小孔,往外噗噗冒着鲜血,他的后脑勺被掀开了……

    在尸体身后一米远的地上,有一小块混合脑浆的头盖骨和一滩血迹。

    宁海东回身将宁敏儿和刘十八,往自己身后猛的一拉,狂吼道:

    “全面戒备,三点方向无差别射击,一排就地防御,二排三排搜索前进。

    那边许昌特警队员,还有喘气的,将防爆盾拿过来在山道上围起来,所有人退到刘家屯里面。”

    退到村内,所有人都被这突发事件惊呆,屁大点事,司马垂云,竟然被人从远距离狙杀?

    刘十八和李来富,曹雄对视了一眼,眼中泛起一丝笑意,司马垂云终究还是没逃过这一劫……

    曹雄咬牙切齿,却松了口气道:

    “挫骨扬灰,断子绝孙!”

    这会,有两个排的士兵,往山下水田三点方向猛扑过去。

    宁海东阴着脸,向检查过尸体的士兵询问道:

    “查出来没有,是什么武器?”

    “报告团长,从弹头的进口口径来看,是大口径狙击步枪。

    从找到的弹头确定,是美利坚生产的巴雷特107反器材狙击步枪,这是职业杀手,一枪毙命。”

    士兵眼中满是凝重,低声汇报道。

    宁海东眼中精光一闪,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围绕着刘家屯展开。

    现在,事情败露就杀人灭口?

    看样子这刘家屯,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竟然能动用国际职业杀手,来刺杀一个纨绔子弟?

    这时刘十八却往后退了两步,站在李来富身边轻声道:

    “李爷,你怎么看?”

    李来富眼中精光一闪,阴沉道:

    “曰本人杀人灭口,兴许隐藏在许昌的,不止司马俊杰一个,还有其他的。”

    “没错,十八你别忘记了那个叫上官雅的小妖精,在你身边潜伏了三年,你都不知道?”

    曹雄不紧不慢的插了一句。

    山道口很快平息下来,刘十八和李来富,曹雄,静静站在村口一个安静角落,身后站着数十个索命门铁卫。

    这些铁卫双目圆睁,紧张的看着山道的动静。

    过了不久,宁海东和宁敏儿一起走过来,宁敏儿带着惊惧,偷偷打量着刘十八。

    “宁团长,有没有什么发现?”

    刘十八抬头笑着问道。

    宁海东横眉怒视一眼,冷哼道:

    “你小子怎么看着就不顺眼呢?叫一声大舅哥会死吗?

    我妹妹可不是嫁不出去的女人,这还没过门呢,你就没大没小?

    我告诉你小子,今后敏儿要是受到一丁点委屈,劳资就扒了你的皮,你信不信?”

    “哥?你说什么呢,你不害臊我还嫌丢人呢!”

    宁敏儿鼓着眼珠子,脸上浮起一抹嫣红,白了宁海东一眼,嗔怪道。

    宁海东大咧咧一笑,拍拍宁敏儿的肩膀,古怪道:

    “有啥不能说的?丑女婿总要见老丈人的,先让我这个大舅哥把把关不好吗?”

    宁敏儿顿时无语,只能红着脸,扯着衣角躲到刘十八身后。

    她对这个口无遮拦的大哥,彻底服了。

    他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说?

    没看见刘十八身后十几人都强忍笑意,快憋出毛病了么?

    大哥这是什么眼力劲?

    万一今后真跟了这冤家,那么刘家屯的老乡兴许都是亲戚,今后要有事没事,把今儿个的笑话拿出来晒一晒,那还要人家怎么活

    想到这,宁敏儿忍不住把邪火撒在刘十八身上,鬼使神差的把小手伸到刘十八衣服里,捏住一小撮腰子上的软肉,死命一拧!

    宁敏儿小嘴里还咕哝着:

    “坏人,我捏死你。”

    :今晚就不能发三章了,发两章,白天12点再发一章!么么哒!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