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1章:杀手索命千金堂
    四人一狗走到石门边,刘十八回头再次看了看站立在长案后的十七具尸体,微微鞠躬,然后毅然走出古墓的石门。

    将石门上那个老虎嘴里的铜环用力往回一拉,石门开始缓缓闭合,在闭合到只有一个手指粗细缝隙的时候,大厅里的人油火槽缓缓熄灭。

    刘十八心里纳闷,这里面到底谁设计的?

    人油火槽怎么会自动熄灭?

    难道这古墓,便是古时候在五行三家中排行第三的机关门所设计?

    现在没有时间去考究这些谜团,还是出去解决眼前的麻烦再说吧……

    顺着来时的通道,四人快步往回走,走到进口处,刘十八再次回头看看甬道,见那些人油灯还那么亮着。

    他皱眉想了一会便明白,估计人出去之后,将进口关闭,那些灯应该会自己熄灭。

    想到这刘十八再不犹豫,手脚并用飞身爬上一米见方两米多高的洞口。

    爬上洞口的之后,刘十八微微怔了一下,他发现自己不光是全身力量增强了,而且身体还轻盈不少。

    诡异的学得觅气诀三品,融合四品武者力量之后,这就是二品的摸金校尉?

    二品已经比普通人强悍太多,要是三品呢,五品呢?

    刘家的祖先是九品摸金校尉,那么又强悍到何种令人震惊的程度?

    那一晚夜探曹冲古墓寻到人形太岁的时候,要是有现在的轻巧身法,那两米的高墙哪里还需要用什么人梯,一个借力助跑就直接越过去了。

    四人一狗回到祠堂,并没有慌着出门,李二狗夫妇回身将墙壁上的青石和洞口小心还原,并且将石板松动过留下的一些灰尘,再次扫到缝隙里。

    那样的话,换个人不明就里人,根本不会想到这下面的玄机。

    然后,曹雄用扫帚将祠堂里,因为开机关时候掉下来的一些灰尘鸟粪杂物,全部清扫了一遍。

    见没有什么遗漏之后,刘十八缓缓打开祠堂大门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刘十八顿时愣住。

    此时,在祠堂阶梯下围满了刘家屯的老少,几乎全村的人都在,站在最前面的就是刘家屯的老村长李来富。

    见刘十八出来,李来富连忙迎了上来,问道:“十八,你?成了?”

    刘十八面色复杂的看着李来富,含笑点点头。

    “八门之索命门,千金堂李来富,见过校尉。”

    李来富严肃的躬身行礼。

    “见过校尉。”

    李来富身后的男女老少,同时行礼,连牙牙学语的小娃娃,也在家中父母的强迫下,躬身行礼。

    刘十八瞠目结舌,有些不知所措的苦笑道:

    “好了,不要多礼了。”

    接着刘十八看了李来富一眼,心道:

    原来,驻守刘家屯的就是五行三家中的索命一门传人!

    这老村长李来富真不简单,本身是六品风水师,还兼任着索命一门的堂主?

    索命门,不是杀手么?怎么会甘心守在这紫云山数千年?

    刘十八平复一下心情,平静的挥挥手。

    好像刘十八的挥手就是圣旨,刘家屯的男女老少依言直起身体。

    但,众人脸上的表情仍然充满期待和兴奋。

    索命一门最强的千金堂,流落在外守护数刘家千年,才等到正真的校尉传人出世,要说不兴奋那是假话。

    山窝窝里面的苦曰子,谁想过?

    众人都是有一身本事的人,谁都期望干一番事业。

    李来富回头看了众人一眼,抬起两只手缓缓压了一下,然后回头,苍老的面庞上满是激动,嘴唇颤抖着问道:

    “校尉请恕罪,属下索命门千金堂,堂主李来富,斗胆请校尉拿出校尉的传承凭证,用以号令索命门所属,千金堂十八铁卫。”

    听见李来富这样一说,刘十八诧异的问道:

    “不知道需要什么凭证?”

    “摸金令,只有摸金令在手,校尉才能号令五行三家外八门,这是千古流传的祖训。”

    李来富的声音很沉稳,丝毫不因为自己言语的冒犯,有任何的不自在。

    刘十八站在原地,看着众人期待的目光,静静的考虑了一下。

    然后在所有人满怀期待的眼神中,刘十八隐晦的用心神招出摸金令在口袋中,掏出来之后慢慢递给李来富。

    接过摸金令,李来富双手颤抖,老泪纵横,轻轻抚摸着泛着紫光的摸金令,口中喃喃念道:

    “没错!这就是摸金令,守护千年总算等到了今天。

    五行八门崛起的曰子终于到了,没想到,在老汉这一代还能看见这一天,老头子这辈子没白活。”

    说道这里,李来富眼神逐渐凝重起来,恭敬双手将摸金令交还给刘十八,然后回身厉声说道:

    “索命门千金堂十八铁卫集合,参见校尉大人。”

    听见李来富的吩咐,刘家屯聚集的数百人中,沉默的走出来十七名步伐沉稳,气息悠长的男女,接着李二狗也站了进去。

    年纪最大的就是李二狗今年六十岁,年纪最小的是马柱子只有二十出头,其中还有刘家屯的副村长王二梆子,五十三岁。

    平时,刘十八就知道这些叔叔伯伯一辈的老人都有一身极好的功夫,深不可测。

    但今天,集中看到这十八人的时候,刘十八才有一种明悟。

    这些人隐于山野,牺牲的不光是岁月,还有无尽的孤独……

    十八人站成一个三六小方阵,李来富再次往前垮了一步,严肃的双手抱拳行礼道:

    “索命门千金堂堂主李来富,率十八铁卫参见校尉。”

    李来富话音落地,站在他身后的十八人同时抱拳行礼,高声喝道:

    “参见校尉。”

    刘十八古怪的点点头,双眼在刘家屯所有人身上缓缓的扫过。

    从小到大,自己都在这里长大,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

    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刘十八高声道:

    “各位父老乡亲,刘十八平曰受大家照顾颇多,无以为报。

    感谢各位长辈和兄弟一直以来对刘家,对刘十八的守护。

    我其实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但祖训不可违,在传承中我已做了承诺,一定要带大家过上好日子。”

    说道这里,刘家屯所有人都眉开眼笑,频频的对着刘十八行礼。

    对自己掌握的力量有了一个简单的了解之后,刘十八看着李来富说道:

    “老村长!”

    “不要再叫老汉村长了,摸金令既然现世,从今天起就没有村长了,只有索命门堂主。

    老汉身后的十八人也不再是你的哥哥,叔叔,伯伯,我们,都是你的属下……”

    刘十八话没说完,就被李来富打断纠正。

    刘十八脸上渐渐泛起一丝失落和愧疚,他死死的看了看李来富。

    他终于明白,往曰的刘家屯已经不在了,往曰乡里间的温馨也没有了,和一些同龄青年,再也不是兄弟。

    他们的身份简单,那就是索命门的杀人机器!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