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65章:坐地吸土,靠墙吸...
    “啥!又找了一个?好事,那是好事啊!爸妈早就劝你再找一个,你死活不依。

    现在怎么想开了?那男人是做什么的,是哪家的公子少爷,能进了小妹的火眼?爷爷要是知道你又找了一个,还不高兴坏了?”

    粗犷的男声大笑着,好像对宁敏儿说的什么出大事,毫不在意。

    “哥,他比我还小五岁,是个……是个山里人,他今儿个出事了,被人陷害谋杀,我需要你帮忙。”

    宁敏儿此时,顾不得那许多乱七八糟,脸色绯红,快速解释着。

    她的保镖大军,则坐在陆虎的驾驶座上,瞠目结舌张大嘴巴……

    宁小姐说的是谁啊?

    难道,就是上次在小青山带着那个曰本裱子的小伙子?那小子很危险……

    “呃?你说啥,比你还小五岁,还是个山里人?我看你是不是晕头了?

    你认为,爸妈能看着你胡来?当年在京都你还不够胡闹?

    拜什么道士为师家里人也就忍了,后来自己找人嫁了,家里也忍了。

    但是过去五六年了,你又找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大哥知道你是富婆,但是也不能这么折腾是不是?”

    电话那头的男人,仿佛被一下掐住喉咙,说话有些不利索了。

    “吧嗒!”

    泪珠在眼眶里面打转,宁敏儿沉默着,强忍着没有反驳一句话。

    沉默了一会,电话那头又传来愤怒的声音,低沉的吼道:

    “小妹,我看你真疯了?当初和强子的事爹妈就反对!好吧,事都过去了咱不说。

    但是你现在,更加变本加厉,弄小白脸还是个山里出来的小子。

    难道,你想把爸妈给气疯么?凭咱家的家世,你想要找什么样玩意找不到?

    我们华夏哪个家族,那个高官子弟不想娶你进门?”

    宁敏儿眼中露出一丝尴尬,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不是水姓杨花的女人。

    但是,那一天的那一刹那,看见刘十八的那一刻,自己就沦陷了,失控了……

    很令人羞耻的是,自己还是单相思……

    反正都到了这步,自己也没脸见人,索姓一条道走到黑。

    想到这里,宁敏儿苍白的脸上,浮出一丝决然,咬牙切齿的狞笑道:

    “哥,这是你说的,小妹是富婆是不是?哥你知道不?新时代的富婆老而弥坚,生长逆天,已经突破了进化链的前沿,处于食物链的顶端。

    我今后就当包小三的富婆,如狼似虎,无爱不欢,坐地吸土,靠墙吸砖。

    两腿一张就是名鸡,双腿一夹就是名媛,要揽瓷器活,得先亮下金刚钻。

    大哥你帮不帮给个明白话,不帮我就找别人,总有愿意亮出金刚钻的蠢货。”

    “你……我看你是不是疯了?算了大哥投降,你别做蠢事?否则爹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看在你是我们家公主的份上,大哥还是得帮……必须,帮!

    你说,那乡巴佬出什么事,在哪?”

    宁敏儿的大哥,脸颊憋得酱紫,强压着自己一身火气,装着心平气和的问道。

    但,宁敏儿还是听出来,那边蕴含的怒火。

    坐在驾驶座的大军,此时已经逃出陆虎,躲在外边抽烟,刚才宁小姐那话,真不堪入耳,实在听不下去……

    平时优雅睿智的宁敏儿哪里去了?

    你玛见鬼了,魔怔了?

    就见了那个叫刘十八的小子两次?

    就神魂颠倒了?还威胁自己的大哥?

    草泥马,你大哥也不是省油的灯啊,苦逼的还是大军我……

    宁敏儿恶狠狠的瞪着逃出陆虎的大军,翻翻白眼。

    她不禁为刚才自己说的那不知羞耻的话,心中扑腾乱跳。

    宁敏儿自己都不知道,这种话怎么说得出口?

    自己从小的良好教养,都喂狗吃了?

    要是父母知道了今儿的话,还不急得跳脚,吐出三口老血?

    想到这里,宁敏儿忍不住想起还在病床上挺尸好几年的爷爷。

    爷爷老了,可他是一个真正的华夏老资格,老前辈。

    可惜,爷爷现在下肢瘫痪只能坐轮椅。

    想着想着,宁敏儿不禁有些自责,自己都多少年没回家看看父母和爷爷了?

    两年还是三年,或者五六年……

    自责规自责,宁敏儿的嘴巴可没休息,简要的将昨晚发生在许昌的灭门惨案和刘十八的事,给大哥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宁敏儿心中揣测,静静的等着电话那头的回音。

    宁敏儿的大哥宁海东,沉默了几秒钟,厉声说道:

    “小妹!你大哥我现在可是在带部队集训,你难道要我带兵过来?

    这事,要是给老爷子知道,他非得打断我的腿不可。”

    “大哥……小妹这辈子没求过你,今儿个就求你一回。

    要是刘十八出了事,我真的会崩溃的,好不容易遇见个让我心动的,就算不嫁给他,也不想看见他出事,大哥!敏儿求你……”

    宁敏儿从电话中听出有戏,立马连撒娇耍赖的功夫也使了出来……

    这下,电话那头的宁海东彻底没辙……

    许昌郊外,一个极为隐蔽的野外训练场营中,牛高马大,一脸戾气的大校团长宁海东,恶狠狠的放下电话,满眼狰狞道:

    “好你个司马家的瘪犊子,你是个什么狗屁人物?竟然欺负我妹?不……还有土鳖妹夫

    竟敢冤枉他杀人?哼!只怕你知道了我家敏儿是谁的姑娘,都吓得站不起来了。”

    咕哝完事,宁海东虎目一瞪,惊天动地的咆哮道:

    “警卫员,特战连五分钟之内集合,紧急登上武装直升机,参加临时实弹军演,带上全球定位系统。”

    想了想,宁海东又补充了一句道:

    “地对空肩携式单兵导弹,带上几枚!”

    不远处的警卫员屁颠屁颠跑过来,他刚才可是把团长的电话听了个清楚,哆嗦道:

    “团长,咱们以什么名义出去?现在没有军演任务啊,对了什么级别的军演?”

    宁海东双目凶光一闪,将手一挥,阴沉道:

    “临时军演,什么级别?哼!一级战备,真枪实弹,要见血的……”

    年轻的警卫员吓得浑身一抖,连忙跑出去传达命令,心中还纳闷:

    “一级战备,要打仗?打谁啊……”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