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61章:嚣张跋扈
    张光烈呲牙咧嘴捂着面颊,愤愤不平的盯着宁敏儿和陈宏志。

    此时,停在那几辆防爆车后面的奥迪6打开车门,走下来三个人。

    其中一个面容严肃,气势不凡,穿着一套笔挺警服的中年男子,是许昌市局的局长司马垂云。

    司马垂云今年三十八岁,正当春风得意,有老头子在省里做一把手,这几年扶摇直上,短短时间就爬到许昌市警局局长的位置。

    另外一个男人,稍稍要年轻一些,要是刘十八在这里的话,肯定认识,正是君臣地产的董事长汤文灿。

    还有一个年轻男人,也穿着一套警服,默默的跟随在司马垂云身后,应该是警卫或者秘书之类的角色。

    一行三人谈笑风生,缓缓的向陈宏志和宁敏儿走来,对于肿着脸的张光烈和赵狗蛋,则直接无视。

    “宁小姐,真是巧啊,在这里见面。上次在小青山吃饭,本想约宁小姐出来叙叙,可惜宁小姐不给面子。

    不如等下这边的事办完,咱们一起吃个饭?”

    司马垂云微笑看着宁敏儿,笑逐颜开的说道。

    宁敏儿这种在许昌上层中,极为有名的美人儿,司马垂云自然慕名垂涎良久。

    宁敏儿没有回答司马垂云的搭讪,而是皱眉看向汤文灿,疑惑道:

    “你怎么在这里?”

    见宁敏儿不搭理自己,司马垂云面色变了变,用阴测测的目光死死看了她一眼。

    汤文灿面色有些不自然,伏在司马垂云耳边,轻声的说了几句……

    “原来,宁小姐也是为了这个杀人嫌疑犯来的?”

    司马垂云古怪的一笑,眼中闪过一丝阴冷。

    宁敏儿好奇的看了汤文灿一眼,嘴角微微上翘,眼中闪过一丝明悟,嘲笑道:

    “汤文灿?是你搞的鬼?昨天在周世达的古玩店聚会后我们就散了。

    凭什么你认定刘十八是嫌疑人?难道就因为他转卖给我两件汉末时期的古董?真可笑。”

    宁敏儿鄙夷的瞪了汤文灿一眼。

    “宁小姐,真不是我,我今儿个就是碰巧和司马局长谈事,才一起过来瞧热闹的。”

    汤文灿苦笑着解释一句。

    宁敏儿闻言眉头一皱,冷笑道:

    “不是你,那就是许昌文物管理局的高胜蓝了?”

    司马垂云坦然一笑道:

    “没错,正是高局长提供的线索,他认为刘十八这种山旮旯出来的穷鬼,不可能拥有那两件文物。

    那两件东西来路不正,应该上交给文物管理局来保管。”

    “笑话,卖了两件古董就成了灭门嫌疑犯?在说了,那两件古董我买了,难道还想从我这里收回去?

    借他高胜蓝两个胆儿试试?别和我扯什么上交的废话。

    就算捐给博物馆,那也要看人的,至少高胜蓝这种将国家财物走私到境外的渣滓是不配的。”

    宁敏儿伸手摘下墨镜,冷冰冰的讽刺道。

    “看来,宁小姐和那刘十八关系匪浅啊?处处都帮着他说话?

    局里认定刘十八就是嫌疑犯,当然有我们的依据,早上去他家调查的时候,他畏罪潜逃,这就是最好的证据,否则他跑什么?”

    司马垂云瞟了宁敏儿一眼,悠然自得的解释道。

    宁敏儿不屑的冷笑一声:

    “看来你们很有效率嘛?人家前脚回家,你们后脚就到了?

    难道你们警局的人,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整夜等着人家回老家?然后再来抓?”

    司马垂云听到这里,不耐烦的挥挥手,狞笑道:

    “现在就是要抓他,咋了?不交出那两件古董的来历和杀人动机,谁也保不了他。

    就算你宁小姐也不行,你要是无理取闹,我不介意把你小青山的餐厅给封了。”

    宁敏儿眼中一冷,身后的中年男子大军,缓缓上前一步,面无表情的看了司马垂云一眼轻声道:

    “你可以试试!”

    司马垂云不屑的看了大军一眼,转头对站在一边目瞪口呆的特警队队长陈宏志下令道:

    “把他们抓起来,妨碍公务罪。”

    “啊?”

    陈宏志愣了一下。

    而汤文灿则瞠目结舌,感情这位局长不知道宁敏儿是什么人?

    司马垂云一向在许昌骄横惯了,在他眼里哪里有什么人比他爸还厉害?

    那会还没当警察的时候,逢人就说:我爸是本省一把手,司马俊杰……

    活脱脱一个二世祖,这种人,竟然混进了警队,短短几年还爬到了局长的位置?

    真不可思议……

    “司马局长,我看还是算了,宁小姐也是无心一说。”

    汤文灿眼眸一闪,笑眯眯的打了个圆场。

    司马垂云平时也收了汤文灿不少黑钱,此刻也给他一个小面子。

    转身离去的时候,司马垂云恶狠狠的瞪着宁敏儿笑道:

    “在许昌这一亩三分地,我看谁敢和我叫板?

    宁敏儿你这妖精给我等着,等闲下来,看我不把你弄到床上去好好的玩玩,让你欲罢不能的求我……”

    宁敏儿闻言,眼中更加冰冷,回头用眼神制止了要发飙的大军,淡淡一笑道:

    “司马局长,我等着……”

    缩在不远处的赵狗蛋,则眼中精光闪闪,欣喜若狂,心道:

    “这猪脑子,看来我赵狗蛋的机会来了?”

    ………………

    刘家屯山道口,村长李来富表情冷漠,看着眼前一帮小丑在那尽情表演,眼中尽是蔑视。

    “村长,现在来的这些人,都是许昌市特警队的人,真要和他们对抗,那是不可能的事。”

    刘家屯的副村长王二梆子,满面愁容看着李来富问道。

    “哦,那你说该咋办?”

    李来富眼中精光一闪,满是希夷的看着王二梆子问道。

    王二梆子今年五十多岁,在村中除了李来富,也算是个人物,平时一些棘手的事,也都是他来处理。

    并且,王二梆子也有不俗的战力,勉强达到了四品武者的境地。

    “十八那小子很明显是被陷害,他的品行咱屯子里面谁不知道?

    他虽然也有一身祖传功夫,但他从小就从不轻易在人前显摆,更别说对普通人出重手。

    要是被关进漆黑的号子,还指不定被那帮孙子怎么折磨。

    你看那张光烈,还有刚才下车的那几个,明显不是个好人。

    不管怎么说,刘十八也是刘家的后人,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给他们带走,实在不行,将这帮家伙宰了,护着十八逃出去。”

    王二梆子眼中闪烁着一丝厉芒。

    要是熟悉王二梆子的人就知道,这老小子起了杀心,往日来刘家屯探点的曰本人,不都是他下的黑手?

    王二梆子的回答很坚定,憨厚的脸上浮现出阵阵狰狞……

    李来富满意的看看王二梆子,不由大笑道:

    “好,不愧是我刘家屯的老爷们,有担待!

    但是这人是不能杀的,毕竟不是小鬼子,教训一顿就行了。”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