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58章:摸金令之五行八门
    曹雄微微将眼睛闭上,整个人仿佛和手中的银针融为一体,银针就是曹雄的另外一只手,他的手就是银针。

    “嗯?这是锁扣,这是两个簧片,咦?这里竟还有一个反扣,要两支银针相互交叉才能打开。”

    曹雄独自絮絮叨叨,自言自语。

    曹雄此时仿佛进入了一种极为奇怪的状态,他感受着手上两支银针反馈回的信息。

    他不由得暗暗惊叹古人的智慧,这个木匣真是巧夺天空。

    这样精巧的设计,就算现在的三级防盗锁也不过如此。

    要知道,曹雄手上拿的,可是数千年前的能工巧匠制造出来的东西。

    “啪,嗒!”

    曹雄愁眉苦脸,忙活了十分钟,木匣如愿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

    匣子上半部分,裂开一道缝隙,且自动往两边打开。

    曹雄,刘十八和李二狗夫妇,同时瞪大眼睛看了过去……

    刘十八的双眼落在匣中,入眼的只有一件东西,那是一个白色的玉牌。

    白里透红的玉牌,说是玉佩又不太像,仿佛体积大了一些。

    玉牌表面,隐隐流转着一丝淡淡红光,显得有些妖异。

    “给,这个是你刘家的东西。”

    曹雄仿佛看出了什么,将匣子递给刘十八。

    刘十八愣愣的看着手中的玉牌……

    这个玉牌的大小体积样式,和自己贴身的那块黑色的摸金铁牌一样。

    玉牌唯一和铁牌不同的,是上面雕刻的金色小篆字体,那是一个校尉的“校”字,右下角还有两个金色的小子,刘一……

    白色的摸金玉牌?

    刘十八此时早已感受到贴身的那块黑色铁牌的异样,它在微微的发热。

    但,此时此地,却不是研究这个白玉牌的时候。

    刘十八唯一能想到的,或许这块白玉牌和黑铁牌合在一起,才是一个完整的摸金令吧?

    要说心情不激动,那绝对是假的,刘十八看着匣中的玉牌,面上欣喜,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

    “啊?”

    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刘十八的手掌刚触到玉牌的时候,玉牌竟然紧紧的吸在他的右手掌上。

    不光如此,那玉牌贴上手掌的时候,刘十八掌中传来一阵剧痛,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一口?

    满面骇然的刘十八,呆痴看着贴在手掌上血色越来越浓的玉牌……

    吸血?

    这难道和黑色铁牌一样的?是某种传承,不同的是黑铁牌是用眼泪激活?而白玉牌则是用鲜血激活?

    刘十八发现,右手的血液飞快的被玉牌吸收,整个手臂瞬间变得苍白萎缩起来……

    这种感觉很不好,医院里抽血虽然也是被动,但起码让人感觉不到血液的流速。

    这块玉牌咬在手掌明显不一样,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往手掌涌去。

    刘十八和曹雄瞠目结舌,傻傻的看着手掌说不出话,李二狗夫妇则呆痴的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

    渐渐的,刘十八的脸色越来白,按照他自己估计,身上的血液在短短几分钟内,可能减少了三分之一。

    幸亏自己身体不太差,加上怀中贴身的黑铁牌此时也有一道诡异的能量涌入体内中和,否则给一般人,只怕早就翘了辫子。

    就在这时,玉牌猛的爆出两种光芒,其中一种比较温和的白光,将刘十八全身裹在内里,如水一般温柔。

    还有一道阴森的紫光,则发出一道无可匹敌的气势,冲破溶洞的穹顶,直冲天际……

    与此同时,刘十八脑中也传来一阵刺痛,好像有什么东西,强行往脑子里面灌输着什么。

    那种感觉丰富针刺一般痛苦,加上全身失血过多,刘十八忍不住闷哼一声。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约十几分钟,最后刘十八哭笑不得,瞪着手掌中血红的玉牌,无奈翻翻白眼,很干脆的晕了过去。

    但,就在刘十八半晕半不晕的时候,竟破天荒的在脑中,诡异的出现一个男子不甘的怒吼声: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功德五读书。

    六盗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

    摸金乃十修八门之首,担炎黄复兴重任。

    得吾传承者切记,整合八门,力抗十修……”

    紧接着,一段段艰涩难懂的文字,一股脑灌输进刘十八的脑海……

    “摸金校尉乃十修中实力最强的一修,因为摸金校尉统领天下五行三家,统称八门,

    排第一的乃盗门:

    “外八行中最大的乃盗门,天下很多无本买卖,都可归类于盗门。

    走千家过百户的飞贼,占据一方,拉杆立旗的响马,挖坟掘墓的小贼,都算盗门之人。”

    排第二的乃蛊门:

    “外八行中,最让人觉得恐怖的是蛊门。蛊门中术法多样,种种都透着邪气,比如赶尸蛊术。

    赶尸蛊术起源于华夏湘西,由蚩尤所创。”

    排第三的乃机关门:

    “外八行中最让人感到惊叹是机关门,也称销器门。

    机关秘技最早出现在春秋时期,木牛流马便属于机关一流。

    真正创立机关销器术的是祖冲之,所以说在东晋以前的古墓中,是没有机关陷阱的。”

    排名第四的乃是千门:

    “外八行中最神秘的是千门,古老相传千门乃推演八卦的祖师,由伏羲氏所立,最早称为虔门。

    门中有虔门三技,本以救苦度世为目地,却被愚人变成尔虞我诈的手段,于是虔门就成了千门。

    数千年传承,千门三技在岁月中不断流逝,但众多心怀叵测人心,却日复一日有增无减。”

    排名第五的乃兰花门:

    “外八行中最妩媚的就是兰花一门,门中女子都是通常所理解的风尘女子,相传此门的祖师乃是管仲。

    这些女子都靠出卖肉身为业,在江湖百千行当中最为人所唾弃,同时也是最不可缺的一业。

    华夏没有赶尸匠可以,没有造销器机关的手艺人也可以,没有盗墓搬山的也行。

    这些行业的消失世人不会感到奇怪,但惟独兰花一门永不消逝,无论怎么打压,无论怎么评价,兰花一门一直蒸蒸日上。”

    排名第六的乃神调门:

    “外八行中最为诡异的门派是神调门,神调门还有一个称呼叫:巫门。

    神调门的祖师爷是魏文帝曹丕的妃子甄氏,相传曹植的旷世之作,洛神赋!就是描写甄氏施展神调秘技时的英姿。

    神调就是常言的跳大神!神调一门中,男人叫巫公,女人叫巫婆。”

    排名第七的乃是红手绢:

    “外八行中最为梦幻的一门是红手绢。

    红手绢一门的祖师乃汉末奇女红衣,红衣并不是名字,而是外号。

    野史札记中对此女的介绍只有寥寥几句,外八行传说中倒有此女的通天幻术。

    红手绢的通俗的说就是戏法,也可叫做障眼法或幻术。”

    排名第八的乃是索命门:

    “外八行最为血腥的就是索命门,索命一门的祖师是专诸和要离。

    在如今华夏的外八行中,索命门在国际猎杀积分榜上,以超越第二名十七倍高分,稳居榜首。

    国际身价最高的十大杀手中,索命一门占了八个名额。

    在地下世界中,华夏杀手远比瓷器和功夫出名

    ……”

    ...手机用户请访问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