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6章:敢犯华夏,虽远必...
    听了曹雄的解释,刘十八无奈摇摇头,缓缓走到曹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扭曲着脸,憋了半天才憋出来一句:

    “老曹,你活着真累!”

    曹雄铁青着脸,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见山道下方,快步的跑上来一个半大老头,老村长的儿子李二狗。

    老村长李来富今年七十八岁,这李二狗憨头憨脑的,也有五十五了。

    此时,两鬓斑白的李二狗边一路小跑,边畏惧的看着老爹李来富,焦急道:

    “爹,有几辆警车奔咱屯来了,你看……”

    李来富看了看上气不接下气的李二狗,不由得一脸愤怒的踢了老儿子一脚,怒骂道:

    “看看你?还是十修中的习武之人?几里山路就喘成这样?

    老大不小了,成天和翠花那破娘们躲在房里咿咿呀呀造人?

    老子都快进土了,你就给我看这个?就给我生了三个孙女?一个带把的都没瞧见?”

    李二狗闻言,顿时缩缩脑袋,瞧着五十多岁的李二狗一脸窘迫,屯里围在周围的老少一阵哄笑。

    李二狗的媳妇翠花,阴森面容瞬间散去,展开老树开化似的老脸,妩媚的白了李二狗一眼,转头瞪着李来富,古怪道:

    “爹啊,你儿子不中用咋怪我咧?要不您来试试,看看你那老枪好使不?”

    “滚!”

    李来富树皮般的老脸抽了抽,面上浮现一丝尴尬,竟无言以对!

    这翠花,完全被十八的爷爷刘十六教坏了……

    李来富尴尬的看看刘十八,疑惑的问道:

    “十八,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大半夜赶回屯里?出了什么事?”

    刘十八简短的,将这几天发生的事给李来富详细的说了一遍……

    听刘十八说完,李来富脸上竟少有的浮现一丝残忍,冷哼道:

    “曰本人也就罢了,跳梁小丑来了就打回去,但是连华夏的一些官面人物也动了心,看样子你找到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啊!”

    刘十八缓缓点头,看看遥远处烟尘四起的几辆警车,疑惑道:

    “这些和曰本矮子有什么关系?”

    “哼!当年你爷爷收徒不慎,将一个潜伏的曰本间谍山本柳义收为徒弟,也就是曹雄的师兄。

    他不光学得了你爷爷七分本事,同时还知道了很多关于刘家的秘密。”

    李来富平静的说道。

    刘十八古怪的点点头道:

    “然后呢?”

    “然后山本柳义回到曰本,一门心思想夺得你爷爷的一些东西。

    虽然我刘家屯的人都是小小老百姓,但是我们却是炎黄子孙,魍魉魑魅敢犯华夏,来者必诛!”

    李来富佝偻的身躯渐渐站直,义正言辞的说道。

    接着,李来富看了曹雄一眼,又看了自己的老儿子李二狗和媳妇翠花一眼,急促道:

    “刘十六有过交代,只要十八遇到危险返回刘家屯,拼尽全屯老少的性命,也要保十八平安,刘十八就是我们的小主人。”

    刘十八呆痴的看了李来富一眼!

    小主人?

    早就不是奴隶制国家了好不好?还小主人?

    李来富仿佛看懂了刘十八的眼神,慎重的说道:

    “这是祖先的誓言,我们不可违背,现在请小主人去石鼎峰下的刘家屯祠堂。

    祠堂里面,有一条通往石鼎峰山体古墓的密道,那间古墓,便是曹操正真的埋骨之地,可惜的是曹操的尸骨,被司马家的人毁于一旦!”

    说道这里,李来富看着曹雄一眼,叹了口气道:

    “曹雄,你也一起去吧,看看你家祖先曹操最后的埋骨之地。

    二狗,你和翠花跟着小主人,保护他的安全,去吧!”

    李二狗愣了一下,和翠花对视一眼,惶恐的叫道:

    “爹!”

    “二狗听话,爹老了,不中用了,爬不动那山沟悬崖了。

    你和你媳妇要好好的保护小主人,你的三个姑娘不要担心,去吧!”

    李来富抹了一把老泪道。

    李来富回头看了刘十八一眼,再次回头看了看自己早已不年轻的老媳妇翠花一眼,淡淡的笑道:

    “翠花,要争气,给我李家生个带把的娃娃!”

    翠花满是皱纹的老脸一红,叹了口气:

    “爹啊!媳妇也老了……”

    李来富失望的摇摇头,回头对着刘十八怒道:“走吧!去刘家屯祠堂,没有安全之前不要出来,记住一句口诀:七七四十九。”

    “老村长!”

    刘十八哽咽了一句,便再也说不出话来。

    这时,曹雄走到刘十八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阴不阳的说道:

    “十八,我记得你身上不是有三根太岁么?为什么不送给翠花这老娘们一根?这玩意有枯木逢春的功效。”

    李来富闻言苦涩的一笑,摆了摆手道:

    “曹雄,快和小主人走吧,翠花这些年啥没吃过,太岁也吃了一斤有余,那玩意没用,看来我李家要绝后了。”

    “一般的太岁自然没用。”

    曹雄古怪的一笑。

    “嗯?一般的太岁?难道……”

    李来富双目圆瞪,花白的胡子抖了一下,枯树般的双手紧紧捏了一下。

    “人形太岁,后天灵体,生死人肉白骨……”

    曹雄含笑解释了一句。

    刘十八闻言一愣,立即将贴身的人形太岁的三根手指,拿了一根出来,慎重的递了一根给呆痴的翠花。

    “这,这是手指?人形太岁,真的是人形太岁?”

    李来富嘴唇颤抖,指着翠花手中小心翼翼捧着的一根白嫩手指。

    “哈哈哈哈哈哈!天不绝我李家,我李家有后了,人形太岁天材地宝。”

    李来富转身,猛的在傻儿子李二狗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大喜道:

    “二狗,今后你要好好努力,有了人形太岁,你媳妇翠花老蚌生珠指日可待,哈哈哈哈!”

    “爹哇,这玩意咋吃?看着怪渗人的。”

    翠花枯皮般的老脸抖了两下,瞠目结舌看着那晶莹剔透,白玉般的手指。

    “你懂个屁,这人形太岁是啥?这就是活人参,这就是天材地宝。

    你别得了好处还卖乖,还不快谢谢主人十八,然后等闲下来,熬汤喝,保管你来年生个大胖小子。”

    李来富不满的瞪了老媳妇一眼。

    “十八,你们快走吧,这里就交给我这个老头子了。

    看样子我刘家屯沉寂千年,是人是鬼都想跑到刘家屯头上拉屎了。”

    李来富说话的同时,身上隐隐散出极强的威势。

    刘十八点点头,看了看四周目光复杂的刘家屯十几个老少爷们,背起背包,往山道尽头的刘家屯祠堂大步走去。

    李二狗和媳妇翠花,加上曹雄三人,默默跟在刘十八身后……

    过了一会,野坟地中掠过一道闪电般的黑色身影,追着刘十八而去。

    “那是老黑那山魅?怎么感觉长大不少?竟然脱胎换骨?

    这败家小子,竟然把人形太岁给狗吃?”

    李来富脚下一个踉跄,龇牙咧嘴骂了一句。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