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4章:荒郊野坟埋骨地
    “刘十八,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拿起开山刀,和老头子一起,尽力一搏!”

    曹雄狠狠瞪了刘十八一眼。

    刘十八虽然从小被爷爷灌输歪门邪道加洗脑,但在本质上,他是一个守法公民。

    平时连鸡都没杀过的中二青年,现在要拿刀砍人,虽没那么恐惧,却有点难以接受。

    人,都是逼出来的……

    “啊!”

    “呜……”

    “宰了这狗!

    远处,传来几声惨嚎和老黑的呜咽声。

    想来,隐藏在浓雾中神出鬼没的老黑,让跟来的那些人吃了大亏,至少重创其中两人。

    “老黑,回来!”

    刘十八起身放下背包,抽出自己那把弹簧钢打造的开山刀,缓缓退到曹雄身边,呈犄角站立。

    此时,刘十八知道跑不了,再退就退到了刘家屯,他不会将这帮畜生带回淳朴的家乡。

    “十八,实在顶不住,你就跑,老头子帮你抵挡一阵!”

    曹雄轻轻在刘十八肩膀上拍了一下。

    “呵呵,老东西别说风凉话,我的背后就是刘家屯,已经无路可退了。

    要是他们真的是昨晚纵火杀人畜生,我只有奋力一搏。”

    刘十八此时反而平静下来,淡淡一笑。

    “好!不愧是刘十六的后代。”

    曹雄赞许的看了刘十八一眼。

    山道左边有一片浓密树林,右边则是一个野坟地。

    周围几个村,经常有一些没有土地的人家,家中有人逝去,便在这野地里搭伙下葬。

    此时,悄然退回的老黑,就隐藏在这片阴风阵阵的野坟地中。

    左边树林中,阵阵白雾升腾,仿佛蒙起黑纱一般影影绰绰令人看不清。

    “沙……沙沙!”

    除了轻微的沙沙声,便只有林中夜栖鸟受惊后,发出令人战栗的嘶鸣。

    刘十八感到一丝寒气从后背升起,亦或是阴冷之气,他很怀疑这野坟地,是否是杀人越货的陈尸之地?

    狭窄的山道弯弯曲曲,阴森可怖,一丝微弱的月光也被涌来的黑云遮盖。

    此时,距离天色大亮,最起码还有一个小时……

    厚厚的低矮云层后,隐隐透出一层混沌的暗色光晕。

    风声在高高的树顶旋转,发出一阵缓慢而凝重的沙沙声。

    风中,可以明显感觉到一丝杀气……

    那杀气只有一星半点,隐藏在冰冷的空气里,偶尔会在刘十八的手背上,激起一些鸡皮疙瘩……

    从山道向下望去,静谧的山林中,缓缓出现数十个诡异的黑色人影……

    曹雄拿着开山刀,静静屹立在山道上,阴沉着脸一声不吭。

    刘十八脸色,随着出现的七八个人影,渐渐沉入深渊,他的双眼透过阴森可怖的薄雾,默默凝视前方……

    刘十八身边刮过一道风,竟然是曹雄闷声不响往前跨出几步,举起开山刀就往下砍去。

    “呼……”

    一刀劈下,带起一阵寒风。

    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叫!

    曹雄老头,此时就仿佛一条闷声不响的老狗,咬人的老狗……

    “啊……嗯!”

    “八嘎!”

    一刀挥下,山道上响起一声惨呼夹杂一声闷哼。

    紧接着,山道右边,鬼魅般掠起一条黑影,从山道上一闪而过……

    是老黑?

    将地上的一个什么玩意叼跑了?

    被曹雄砍下,一条齐手肘而断的手臂?

    曹雄这老东西,看起来摇摇欲坠,弱不禁风,竟然有一身好俊的功夫?

    凶悍如十七八岁的少年郎?

    刘十八瞠目结舌,看着急速退回来扼守山道的曹雄,古怪道:

    “砍人是什么滋味?”

    “刀砍在骨头上那种钝味很过瘾,老汉送你一个字,爽!”

    曹雄半边脸颊撒了几滴鲜血,看起来极为狰狞。

    “不对,这帮人不简单。”

    曹雄铁青着脸,轻声低语。

    “哪不对?”

    刘十八疑惑的问了一句,端着开山刀往前走了一步,让曹雄老头喘口气。

    “他们刚才的那一句,骂的什么?”

    曹雄古怪的问道。

    “八嘎?”

    刘十八瞠目结舌,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曰本矮子?”

    “没错!”

    曹雄眼中泛起一丝怒色。

    这时,几米外的山道阴影中,渐渐浮现出七八个身穿黑色运动服的蒙面人影。

    其中一个人影,紧紧捂着自己的胳膊,手肘之下被曹雄老头一刀两段,连断手都没有找到,估计成了老黑的早点。

    这时,对面人影中,缓缓走出一个蒙面男人,看不出年纪,只露出一双精光闪闪的眼眸,狠狠凝视着曹雄。

    “你滴,脚踢燕子窝,曹雄?久仰大名!”

    蒙面男子说着一口夹生不熟的普通话,微微弯腰鞠躬。

    刘十八愣了一下,心道:脚踢燕子窝?

    这匪号,真牛逼……

    好像那天在小区门口,就听见曹雄在叫唤,且看我脚踢燕子窝,这招是我师娘教我的?

    原来,这绰号还有典故,脚踢燕子窝?

    “曰本人?”

    曹雄阴着脸,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没错,只要你身后的年轻人交出我们需要的东西,从此以后没有人再来打搅!

    对你们造成的困扰,我表示抱歉,并且可以赔偿!”

    蒙面男子边说,边再次来了一个九十度鞠躬。

    曹雄面色阴晴不定,转头看了刘十八一眼,朝山道尽头的刘家屯暗暗努嘴。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刘十八还对曹雄老头还有诸多怀疑和不信任。

    但是,在性命攸关的时刻,反而是曹雄老头宁愿独自抵挡这帮曰本人,也要护自己逃走。

    这叫什么?

    患难见真情……

    这,曹雄到底是什么身份?他和爷爷到底是什么关系?

    刘十八缓缓上前一步,和曹雄并排站立,侧头瞪了曹雄一眼,大笑道:

    “老东西,咱俩一起盗过墓,一起买过票,一起睡过觉,我怎么能抛下你走呢?”

    曹雄的脸色瞬间更加铁青,憋了半天才憋了一句:

    “滚,老汉没和你睡过。”

    “哼!”

    对面的领头黑衣蒙面人,阴森笑了几声:

    “我要的就是那面铁牌,交出来你们就走,留下银行账号,我们会给你一辈子享用不尽的财富,否则……”

    说到这里,蒙面人顿了顿,挥挥手,身后的六七人,同时举起手上黑漆漆的玩意,手枪?

    “你们能比子弹跑得快么?”

    黑衣蒙面人狞笑道。

    刘十八和曹雄相视骇然,大惊失色!

    千算万算,两人没想到曰本人的无耻,有手枪谁和你拼刀?

    “唰!”

    正在刘十八和曹雄进退两难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呼啸着飞来一杆黑色大旗,猛的插在两拨人中间颤抖不已。

    那是一杆一米高低的黑色大旗,泛着诡异的冷光……

    于此同时,左边幽暗诡异的林中,淡淡的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既然来了,就都留下吧!”

    刘十八瞠目结舌,眉头一挑,轻呼一声:

    “老村长,李来富?”

    声音落下的瞬间,对面七八人周围,绕着那一杆黑色大旗,忽然腾起一圈诡异浓雾,伸手不见五指。

    紧接着,再次传来李来富的声音:

    “荒郊野坟埋骨地,夜黑风高杀人夜!”

    “刷刷刷!”

    “刷刷……”

    刘十八目瞪口呆,看着翎羽箭满天飞舞杀向对面……

    对面掩藏在诡异浓雾中的七八个人,没有一丝声响传出。

    但,刘十八却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好强?

    刘家屯村长李来富,竟然是风水师,品级不明,能摆星光七杀阵……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