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3章:炼心之灭门大祸
    曹雄蹑手蹑脚将窗帘拉上,又将门反锁上,才回到刘十八身边,拉他来到卫生间,轻声在刘十八耳边说道:

    “把你的手机关机仍在马桶里面,这个手机今后不要用了。

    我拉你进卫生间的原因很简单,那个女人在你身边呆了三年,难道不会在你房间和手机上放一些窃听器么?”

    刘十八闻言瞠目结舌,看看手上老式诺基亚,轻轻的打开了后盖,接着将电池卸下来。

    在一个隐秘的角落,果然发现了一个小指甲盖大小的窃听器。

    刘十八眼中泛起一丝冰冷,轻身问道:

    “老曹,你说得没错,能在我手机里装东西的,只有上官雅。”

    曹雄叹息一声,用手拍拍刘十八的肩膀,微笑道:

    “把你买的那些肉罐头什么的,拿出来让我们和老黑饱餐一顿,然后好好睡一会,半夜两点,我们离开许昌。”

    “去哪里?”

    “回紫云山,刘家屯!只有那里,才能暂时保住你的小命。”

    曹雄眉眼中,闪过一丝凌厉和狰狞。

    ………………

    半夜两点,两条人影加一条狗影,悄悄离开刘十八的出租屋,上到顶楼阳台。

    顺着顶楼阳台,翻过两个单元楼,然后才从一楼另外单元悄悄的遁了出去。

    这三个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刘十八,曹雄和老黑。

    “站住,十八,不能从大门出去,我们从小区后面的围墙翻出去。”

    曹雄拉住急匆匆的刘十八。

    “好!”

    刘十八点点头。

    两人一狗好不容易翻出围墙,来到一条小区后面一条极为偏僻的街道。

    沿着路灯的阴影,两人慢慢走到了街道口,不远处正好有一辆夜班的士停在那里。

    在司机狐疑惊惧的目光中,刘十八谈好到达襄城县紫云镇的价格,两人一狗直接上了车。

    其实也怪不得的士司机有所怀疑,你说大半夜的,两个家伙穿着迷彩服,背着两个大背包,后背还插着疑似长刀的东西,能不怕么?

    直到出租车出城,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偶尔在路上遇到几辆消防队的救火车呼啸开了过去,想来是许昌城中什么地方失火。

    ………………

    天蒙蒙亮的时候,出租车到了襄城县紫云镇,下车付钱之后,两人一狗步行离开了紫云镇,前往紫云山,石鼎峰下的刘家屯!

    山路崎岖,四周白茫茫一片浓雾,山道两边的地面上,能清楚看见铺了一层白霜。

    老黑摇头晃脑,欢快的走在两人前面约三十米的地方,回到熟悉的乡下,显得十分开心……

    刘十八搓搓差点冻僵的手指,掏出一根中华点燃吸了一口,看了看沉默不语跟在后面的曹雄一眼,笑道:

    “老曹,是不是可惜了仍在家里的那套土豪装?你那一套也要二十万吧?”

    “老子可惜个屁,你那一套得四十万都不可惜,老汉我可惜什么?”

    曹雄不屑的撇撇嘴。

    两人目前所在的山路,离紫云镇刘家屯大概还有十几里地的样子,估计天色大亮之前就能赶到。

    走了没多远,曹雄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手机看了一眼,咕哝道:

    “快五点了!”

    刘十八回头瞪了一眼,详怒道:

    “妈了个痞子,把我的手机扔厕所,你的怎么不扔了?”

    “咦?”

    接着刘十八瞪大眼睛,轻咦了一声。

    “你还是用的苹果五的手机?你都七十岁了,用那么好的手机做什么?

    来,老曹你都老眼昏花,也玩不转,手机给我用算了。”

    刘十八鼓着眼睛,瞪着曹雄。

    曹雄淡淡一笑,随手将手机扔给刘十八笑道:“老汉我本来就不用手机,要不是去许昌找你,我才懒得用。”

    接过手机,刘十八看了一下时间,五点!

    正在这时,手机闪烁了一下,出现了一条短消息,许昌市的早间播报。

    打开移动网络点开新闻,刘十八边走边看,嘴里面叼着一根大中华。

    “老曹!”

    边走边看的刘十八突然停下脚步叫道。

    “咋了,还不快走?看个锤子!”

    曹雄不满的骂了一句,擦了一把汗。

    刘十八快步紧走几步赶上曹雄,凝重的说道:“许昌的早间新闻播报一条消息,半夜两点在许昌魏东路八十八号发生大火,当场烧死了三个人,其中包括两名住店的鉴定师和一个保安。”

    曹雄随意的答了一句:

    “这年头失火走水的多了,你关心这个干啥?”

    “许昌魏东路八十八号,就是我白天去卖东西的鼎丰古玩店。

    但,起火的不止这一处,还有龙腾雅苑的一间别墅,也发了火灾,烧死了五个人。

    新闻上说,那间别墅的主人就是鼎丰珠宝的董事长周世达。

    当场身亡的,除了周世达夫妇和他的父亲周镇海之外,还有周世达的女儿周苗苗,加上一个家政保姆,一共五人。”

    刘十八的眼中冒出一丝怒火。

    “哦?死了五个,你的意思是灭门?”

    曹雄听到这里,神情变得格外严肃。

    “据我所知,应该没有灭门,有一个人没死,周世达的儿子周发财,应该逃过一劫。”

    刘十八阴着脸答道。

    “小子,吸取教训,看来我们还是被盯上了,不光自己倒霉,还害得别人家破人亡。”

    曹雄叹息了一声。

    刘十八不再说话,眼中沁出一丝泪水,他想起了那个白天开着法拉利接自己的女孩周苗苗。

    “走了,死鬼!”

    “我借你一百块,要算利息的哦!”

    古灵精怪,容貌上乘,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周苗苗,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还有和蔼的周镇海老爷子,**的周世达也死了……

    动手的是什么人?

    为什么要杀死周世达一家?

    难道仅仅因为自己白天去了一趟,卖了两件玩意的缘故?

    或者他们寻找的根本不是那两件东西,而是自己身上的摸金铁牌?

    他们害怕摸金铁牌被自己卖了,所以血洗周家,结果没有找到需要的东西,所以放火毁尸灭迹?

    这些到底是什么人?

    怎么会有这么凶残的人?

    步履蹒跚紧走几步,刘十八蹲在路边干呕几声,双眼血红,抬头看着几步外默默看着自己的曹雄问道:

    “老曹,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爷爷在世的时候,这些牛鬼蛇神都不敢露面。但是你爷爷走了,于是这些打秋风的跳梁小丑都跳出来了。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你白天得罪的那个高胜蓝,不过他没那么大的胆子,我估计不错的话,高胜蓝说不定也死了。

    只要白天和你接触过的人,估计都危险了,好像还有你说的那个宁小姐。”

    曹雄微微摇头。

    “宁小姐?”

    刘十八呆痴的抬起头,接着怒骂一声:

    “一帮畜生!”

    正在刘十八纠结后悔的时候,老黑如风一般掠过刘十八射身边,往来时的山路跑去,低沉的发出呜咽声。

    “他们来了!”

    曹雄凝重的说了一声。

    接着曹雄快速放下背包,将那把极为锋利的开山刀拿在手中,冷冷的看了蹲在地上干呕的刘十八一眼……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