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1章:害你的人在身边
    正在这时,刘十八闻到一股幽香,则头一看,竟是宁敏儿弯下腰来,将脸颊靠近自己耳边,吐气如兰的娇笑道:

    “这两件东西,我要了!我记得你说过想要我的哦,那么就先把这两件东西卖我吧……”

    刘十八瞠目结舌,看着宁敏儿雪白的脖颈,呐呐道:

    “啊,卖……卖给你?”

    “宁小姐,你这样不厚道,怎么能用美色呢?”

    龙老古怪的叹了口气。

    汤文灿则双目喷火,无可奈何的瞪着刘十八,在心里把刘十八的菊花爆了一百遍。

    宁敏儿直起身体,娇笑道:

    “几位前辈,我觉得你们还是让给我比较好,那高胜蓝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他现在出门肯定会使坏。

    他的后面也是有一些人的,这么多年他上下打点也不是没有作用。

    我想的话,就凭周家和龙老,再加上汤家也奈何不了他,这两件东西还是放在我这里比较安全。

    假如两位前辈想玩赏的话,大可到我那去坐坐。何况我也不是白拿,这两件东西,我出一千万。”

    “一千万?”

    刘十八呆呆的侧头看了宁敏儿一眼。

    话都说到这份上,龙老和周镇海两个老头对视一眼,苦笑着点点头。

    过程很顺利,签署了一份合约之后,刘十八将自己的银行账号报给了宁敏儿。

    一分钟之后,看着手机上的那条转账短信,刘十八陷入了巨大的幸福。

    一千万巨款,这下不用吃泡面了,可以顿顿吃红烧肉,还有土豪装,再去买两套,穿一套扔一套,爽!

    原来,这就是有钱人的感觉?

    谢绝了周世达晚上吃饭的提议,刘十八跑去银行取了十万现钞,然后买了一堆吃的用的,回到了出租屋。

    ……………

    在回家的路上,刘十八就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总感觉后面有人在窥视自己。

    偶尔回头看去,却看不见什么异状,只看见满地枯叶打着卷儿在街道上滚来滚去。

    回到家,老黑摇头晃脑迎了上来,刘十八开了两个牛肉罐头,将热情的老黑打发到墙角去奋战。

    走进客厅,刘十八看见曹雄老头四仰八叉躺在沙发上,瞪着一双老眼瞅着自己。

    “卖了多少?”

    曹雄鼓着眼问道。

    “一千万。”

    刘十八笑了笑。

    “一千万?价格还是低了点,总算不用吃泡面了。”

    曹雄边说,边往桌上的一堆吃食毫无形象的扑了过去。

    看那敏捷的身手,哪里象一个七十岁的老头?

    尼玛十八岁的发~情少年,也没你这么利索……

    吃着吃着,曹雄看着刘十八瞪大眼睛,嘴巴里面忘记咀嚼。

    “看着我做啥?”

    刘十八疑惑的在自己身上瞅瞅。

    “双颊带黑,印堂发红,乃不祥之兆……”

    曹雄严肃的说道。

    靠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点上一支大中华,惬意的抽了一口,美滋滋的吐出烟圈,刘十八才悠然自得的笑道:

    “老曹你别疑神疑鬼,今儿个刚发了小财你就给我装神弄鬼,故意添堵是不是?”

    “放屁,我说的是正经,难道你不信?给我坐好,让老汉算一卦。”

    曹雄扔掉手中的烤鸡腿,坐到刘十八对面。

    要换做以前,刘十八肯定一口唾沫喷在老东西脸上。

    但是现在不一样,经过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刘十八渐渐知道世界上有些事,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

    曹雄谨慎的掏出龟壳和五枚金钱,慎重的在刘十八中指上取了一滴血。

    总共摇了六卦才停手,曹雄的面色却渐渐铁青起来。

    “咋了?卦象是啥?”

    刘十八瞪着曹雄。

    “卦象显示,乃是六十四卦金钱卦中的第四十二卦,下下签,名为:宿鸟焚巢。”

    曹雄凝重的看了刘十八一眼。

    “解卦!”

    刘十八轻声道。

    “飞鸟树上垒窝巢,小人用计举火烧,君占此卦大不利,一切谋求枉徒劳。

    宿鸟焚巢时运低,婚姻合伙病难医,交易有阻皆不利,官事口舌被人欺。”

    曹雄口中念念有词,将这卦象解释了一遍。

    “老家伙别给我咬文嚼字,说明白点不行?到底啥意思?”

    刘十八瞪着眼睛。

    “简单,你今天出门得罪了小人,或许今天得到的一切,转眼间就要失去。

    特别在交易上,被官家的人惦记上了,或许会对你不利,其实这是大凶之卦。”

    曹雄淡淡的解说道。

    “说实话,换做以前我肯定不信,但是现在我却信的,老曹,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刘十八咬了咬嘴唇问道。

    “其实老汉也有点不确定,你还记得那晚我们在古墓外面吗?

    老黑追出去咬了一个人,撕下了一个裤脚,上面有一点血迹。”

    曹雄阴着脸问道。

    “记得啊,我感觉那是巧合吧?”

    刘十八诧异的问道。

    “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的巧合?你走了之后我用开水将裤脚化开,从凝固的血块上取了一点稀释的血液出来。

    然后用简单的风水引路之法,测了一下这个裤脚的主人。”

    曹雄此时的相貌有些狰狞。

    “结果是什么?”

    刘十八坐直了身体,凝重的问道。

    “这个人就在你的身边,一直都在,我猜得不错的话,应该就是你的房东,上官雅。”

    曹雄阴沉着脸说道。

    “老东西,你别乱说?小心我跟你翻脸,我在许昌工作的时候,租房子才认识上官姐。

    那会我才二十二岁,都过去了三年,你的意思是上官雅……”

    刘十八愤怒的骂了一句。

    “没错,老汉的意思就是这个,这个女人在你身边潜伏了三年。

    你可以回忆一下,这个房子是你自己上门找的,还是她先来找你的?”

    曹雄的话一针见血。

    “没错,我在房屋交易所留下联系方式,然后过了三天上官雅联系的我,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

    刘十八不满的瞥了曹雄一眼。

    “确实说明不了什么,但是老汉刚才出门,却找到了三年前的报纸。

    你说的那家房屋交易所,在第二天就失火化为了灰烬,里面烧死了八个人。”

    曹雄说道这里,阴着脸看了刘十八一眼。

    拿起鸡腿狠狠的啃了一口,曹雄接着阴笑道:

    “小子,你还太嫩了一点,今后得跟你爷爷那个滚刀肉多学学才是,记住了,害你的人就在你身边!”

    “这又能说明什么?老曹你没给我开玩笑?”

    刘十八将拳头捏得发白。

    “你若是不信,你就打个电话给你的美女房东,我保证她现在不会见你,或者推辞,因为她的腿受了伤,老黑的那一口,可不轻……”

    说实话,刘十八根本不相信曹雄老头的胡说八道。

    他想着那日在电梯中的温存,想着上官雅的**风情,想着昨天的那一碗排骨汤……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