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7章:有些人你惹不起!
    见龙老对刘十八有了兴趣,周镇海打岔笑道:

    “世达的朋友罢了,那些玩意等下我私下品鉴一下就罢了,哪里敢在龙老面前献丑。”

    “周老爷子,多谢了。”

    刘十八看了周镇海一眼,略带感激。

    虽然不知这周世达的老爹是啥意思,但不管怎么说,初次见面就保着自己不丢人,这份情谊刘十八可不能无视。

    “老周你说错了,年轻人就是要多学习,多遇到挫折才会成长,眼力总是慢慢练出来的,就算是赝品有什么好怕的?”

    周镇海微微叩首,轻笑道:

    “看来,小子的运气不错,能得到龙老爷子亲自指点,就算是赝品,龙老也会教你鉴别正品的方法。”

    “那……确实感谢几位前辈厚爱了。”

    刘十八呆痴的点点头,满眼无语。

    还没看,你们就确认老子的东西是赝品?

    难道,我看起来就那么傻?

    “拿出来让我们几个老头子开开眼吧。”

    文物管理局的高胜蓝也插嘴笑道,只不过那眼神中却是满满的嘲讽。

    宁敏儿却看着刘十八嫣然一笑,好奇道:

    “我也想看看,你有什么好东西。”

    刘十八犹豫了一下,他感觉自己还是太着急了,自己的两件东西虽说不上惊世骇俗,却也十分少见,要是引起了有心人觊觎就不好了。

    这个时候,汤文灿狠狠瞪了刘十八一眼,不满的说道:

    “周老,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吧?我带来的玩意,龙老还没有鉴赏,怎么轮到这小子?先看我的才行,他的等会再说。”

    “你的宝贝?”

    周镇海古怪的看了汤文灿一眼,笑道:

    “那你就拿出来吧。”

    高胜蓝点点头,也附和道:

    “凡是确实得有规矩,小汤就你先来吧。”

    汤文灿满脸得意洋洋,径直从石桌下拿出一个锦盒,带上白手套,小心翼翼的捧出一个青白色的瓷盘,轻轻的放在石桌上的绒布上。

    “这是?青花瓷……”

    高胜蓝没有细看,瞟了一眼笑道。

    青花瓷又称白地青花,常简称青花,华夏陶瓷烧制工艺的珍品,也是华夏瓷器的主流品种之一,属釉下彩瓷。

    原始的青花瓷于唐宋,成熟的青花瓷则出现在元代景德镇湖田窑。

    明代烧制的青花则成为瓷器界的主流,在清康熙年间发展到顶峰。

    桌上那件青花瓷盘,器形为敞口,孤壁,平底,内底绘双碟荷花,外壁为柳竹纹。

    周世达的老爹周镇海带上手套和老花眼镜,小心翼翼拿起瓷盘看了下底部。

    底部无落款?

    汤文灿挑衅的看了一眼,同样聚精会神,满脸古怪瞪着瓷盘的刘十八,不屑道:

    “怎么,你也懂瓷器?”

    周镇海此时却惊喜的叫了一声:

    “元青花,要是真品的话可不简单了。”

    汤文灿找到了一丝优越感,鄙视了刘十八一句,结果却发现刘十八完全无视了自己,而是在默默打量那件瓷器。

    那盘子是汤文灿花了上百万买来的,算比较贵重了,此刻听周镇海一语,不由得更加摇头晃脑,轻笑道:

    “周老,怎么样?东西还不错吧?”

    周镇海没有回答汤文灿的问题,依旧看着那个盘子,良久突然问了一句:

    “这盘子,你多少钱收来的?”

    “一百二十万,还行吧?元代景德镇官窑,品相良好,工艺优美,难得的精品。”

    汤文灿得意的笑着,开始卖弄学识。

    周镇海轻轻将瓷盘放在石桌上,犹豫着。

    根据他的观察,这个所谓的元青花是个赝品,也就是俗称假货。

    造假的水平倒是高明,他现在犹豫的是要不要说!

    眼眸闪了一下,周镇海摘下老花镜,揉了一下太阳**笑道:

    “人老了,眼神也不行了,让龙老看看吧,他是权威。”

    龙向廷老爷子闻言,没有急着鉴定,反而赞许的看了汤文灿一眼,笑道:

    “谁说文灿没有长进?起码以前吃了几次大亏,也知道吸取教训,肯用心钻研一些了。”

    “多谢老龙指点。”

    汤文灿眉飞色舞的笑道。

    “年轻人只要肯用心,我们华夏的文化总要一代代传承下去……”

    龙老淡淡的说道,身上渐渐的溢出一种磅礴大气。

    一时之间,无论是汤文灿,还是刘十八、宁敏儿和周世达,都变得神情肃穆,仔细聆听。

    讲了几句后,龙向廷似乎也意识到,话题有些偏了,立即笑道:

    “好,也不多说了,我来看看这个玩意……”

    端起青花瓷盘,龙向廷仔细打量,脸上神态平静,不喜不怒,旁人很难从他的表情上,判断出对这玩意的具体看法。

    过了片刻,龙向廷古怪的放下建盏,也不急着评价,淡淡的看了看老神自在的周镇海一眼。

    接着,龙向廷直接点名笑道:

    “年轻人叫刘十八是吧?你也看下,说说看法。”

    “这个……我对鉴宝没什么经验。”

    刘十八迟疑一番,推托起来。

    他根本就不懂这玩意,怎么鉴赏?这不是坑爹呢?

    “不用担心,大胆的看。”

    龙向廷笑眯眯道:

    “说错了也不要紧,有的时候错误才是一种积累,错了反而能够记得一辈子。”

    “受教了!”

    话到这份上,刘十八也不好推托,带上手套,轻轻拿起青花瓷盘,仔细看了起来。

    其实,刚才喝茶的时候刘十八就发现了,那个木鱼石雕制的一套茶具反而是个老物件。

    因为自己贴身的摸金铁牌,在用手摸到茶盏的时候竟然有了反应,隐隐的印出四个淡金小子在自己脑中:乾隆年制!

    原来这摸金铁牌还有这用处?

    奇怪的是,在家里曹冲的两件小玩意怎么没有提示?

    难道是宁敏儿?这个同样能引动摸金铁牌反应

    的三品命师在身边,所以才有这种诡异的动静。

    这件元代青花瓷盘入手后,却一点特殊的反应也没有,刘十八马上就知道,这青花有些不对。

    当然,刘十八也不会空口白牙,而是认真的鉴别起来。

    东西不对口说无凭,你总要说出一些让人信服的理由才行。

    在刘十八反复打量之时,汤文灿笑着走到宁敏儿旁边,轻声笑道:

    “宁小姐,你说这小子?还鉴宝呢,不懂装懂。”

    “你少说一句,有些人,你惹不起!”

    宁敏儿淡淡的说了一句。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