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1章:撑死胆大,饿死胆...
    起床之后,刘十八洗簌一番,将曹雄那憨吃傻睡的老头也折腾起来。

    “你说什么?那古墓里,还有一个叫甄环的女娃尸体?”

    曹雄听着刘十八的分析,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满眼的不信。

    “我没叫你相信,你看看这两件东西再说!”

    刘十八从房内拿起从棺材内找到的冕冠和腰佩扔给曹雄。

    曹雄小心翼翼的将冕冠和腰佩拿在手里细细的品玩。

    “邓哀侯?果然是曹冲那短命小子的封号,怪不得被养成人形太岁?

    看来曹操很是喜爱这个儿子,希望有朝一日这个最聪慧的儿子能活过来成就后天灵体,不惜花大代价养尸。”

    曹雄叹了口气。

    “可是机缘巧合之下,却让我们破了这个千年难得一见的风水局。”

    刘十八点了一支烟,笑了笑。

    “臭小子,这是因果啊,到时候会落到我俩身上,说不定要倒血霉的。

    双龙托珠的格局破了,里面缺少阵眼,那么就会转换成双煞局,血光之灾啊,加上那人形太岁的怨念,大凶之兆……”

    曹雄眼眸中闪过一丝厉色,轻声低吟道。

    刘十八吐了一口眼圈,凝视了曹雄一眼,淡淡的说道:

    “短时间没事,我在墓穴的阵眼中留下了我的毛发和中指精血,双龙托珠的格局还在,只不过会汇聚在我身上罢了。”

    “啊?你小子,好大的胆子?这不是夺了那人形太岁的气运?有报应的。”

    曹雄闻言,吹胡子瞪眼的骂了一句。

    刘十八无所谓的笑道: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功德五读书;六盗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

    我刘家就是修的六盗传承,人死万万年,不死卵朝天,有什么好怕的?

    古人的气运,夺了便夺了,我家干的就是掠夺气运的营生,这不是你这老东西说得么?”

    “好,好!你小子有出息,比你爷爷有出息,胆大包天,遇事果断!”

    曹雄点点头,看了老黑一眼。

    这一眼,让曹雄又惊叫着站了起来:

    “老黑这是?”

    “我估计老黑有些变异,那人形太岁果真有些不可思议的妙用,让老黑脱胎换骨。”

    刘十八凝重的解释道。

    听到这里,曹雄的老脸上出现一丝贪婪之色,随即又悄然隐去。

    接着曹雄闭上双眼,古怪的问道:

    “那人形太岁,你打算怎么办?放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就我两人也吃不下去这玩意。”

    刘十八皱眉思索一下,接着笑容可掬道:

    “老曹,你打算不打算吃一点尝尝?”

    曹雄隐晦的看了一眼四爪泛着丝丝暗金的老黑,舔了一下嘴唇,古怪道:

    “反正是你小子说的,二八分,我也不怕你跑了!至于吃一点,我感觉还是等等看。

    毕竟这种人形太岁的作用,也是道听途说而来,或者是古籍上的传说,做不得准啊,还是……嗯!慎重一点的好。”

    “呵呵,这就是人越老越怕死,是不是?我等下剁三根手指下来,决定晚上吃一根,给你暂留一根,还有一根放在身边备用。”

    刘十八得意洋洋的翘起二郎腿。

    “其余的呢?”

    曹雄看了刘十八一眼,伸了伸脖子。

    “其余的,肯定不能放在家里,我身上还有两万块,等下去银行租用一个大号保险柜仙存在里面,有需要就去拿,你看咋样?”

    刘十八眉开眼笑的说道。

    曹雄点点头,目前只有这办法安全了,随即抬头疑惑道:

    “两万全部租保险柜?咱吃啥?家里的泡面可没了?”

    刘十八满面春风,指了指曹雄手里的冕冠和腰佩,眉开眼笑道:

    “咱就吃它了。”

    曹雄闻言,面上瞬间阴沉下来,眼睛眯成一条缝,蒜头鼻一抖一抖,噤若寒蝉道:

    “俗话说财不露白,难道你不怕被人盯上?这曹冲邓哀侯的东西,可没那么容易脱手的。”

    刘十八一听也觉得有理,但是现在不是没办法么?

    难道真的吃一辈子泡面?

    想到这里,刘十八指了指墙角衣柜里的那套价值四十万的土豪装,怒道:

    “要不是你这老东西要玩什么气质,光吃泡面我们就可以吃一百年!”

    听见这话,曹雄瞬间投降,勃然大怒道:

    “那你去,老汉继续睡觉!”

    刘十八也懒得理睬这老货,自己跑去狠心在人形太岁那只手上又割了三根手指。

    期间,他竟然发现昨天割下中指的那个地方,竟然隐隐长出了一截,估计再过个几天那割掉的中指就会复原。

    来不及赞叹太岁的神奇,刘十八找了几个装饰品的木盒将三根手指放了进去,藏在房间一个隐蔽的角落。

    接着一把抢过令曹雄爱不释手的冕冠和腰佩,用一块红布包好了放在兜里。

    接着刘十八找了一个大号的旅行箱,将人形太岁连棺材一起塞了进去。

    刘十八没有穿那套价值四十万的土豪装,而是换上自己以前的那套山寨的运动服,跑到楼下叫了一辆小货车,让司机帮忙将旅行袋弄到了车上……

    将车开离家三条街的一个招商银行的主行门口,然后花了半个小时,才将租用保险箱的事情敲定。

    租用期为一年,小箱子一年只要三千八百八,可惜太小,旅行箱放不进去。

    刘十八没法,只能租了个大的保险柜,整整花了一万九千九百块,还是打折的价格。

    走出银行的那一刻,刘十八又回到了解放前……

    全身上下加起来刚好一百块……

    摸着口袋里的冕冠和腰佩,刘十八微微一笑,他想到了一个能脱手这两件东西的人:

    鼎丰珠宝古玩店老板,周世达……

    刘十八掏出电话,拨了那天周家那个司机留下的电话,告诉他自己有事找他的老板。

    过了约三分钟,周世达的电话便回了过来。

    “刘兄弟,我还以为你把老哥给忘记了,呵呵!有啥事找我?”

    电话那头响起周世达的声音。

    “哦,没啥事!我手头有两件小玩意,不知周老板能不能帮我掌掌眼?”

    刘十八淡淡的说道。

    “没问题,刘老弟的事情,就是我的事。刚好今儿个在公司里,有个小型聚会。

    来的都是本省古玩界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你既然有小玩意,不妨来见见世面?”

    周世达大笑着问了一句。

    在周世达想来,刘十八能有什么好东西?

    要是不自家的那老东西憋着坏,让自己倒贴自己的姑娘,他才不会理睬这小子!

    自己不就玩了他一个烂货么?

    竟然要自己倒贴亲生的女儿?岂有此理?

    刚好把刘十八弄到自己店里来,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许昌城的大土豪,能有自知之明知难而退就最好了……

    :各位看官,求推荐票啊……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