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0章:属于老黑的脱胎换...
    :各位兄弟,后面更加精彩离奇,更加的让人爱不释手,但是新书需要推荐票,需要您所有的支持,您可以帮助天书奋力一搏吗?感谢了……感谢所有关注和支持我的读者!新书期间每天2更,视情况加更!

    躺在床上把玩着冕冠和腰佩,刘十八的思绪渐渐飘远,过了一会就沉睡过去……

    且不说刘十八和曹雄,两人无意中得到人形太岁这种万年难得一见的珍宝。

    于此同时,在遥远的曰本岛国,北海道小樽市,也同时发生了一些事。

    ………………

    小樽市是北海道的一座港口都市,邻接北海道首府札幌市,由于有大量历史建筑,因此成为曰本非常受欢迎的旅游城市之一。

    在小樽市运河边,一幢僻静的私人别墅内,一个满面精悍,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电话,匆匆往别墅外的游泳池走去。

    游泳池边的太阳椅上,悠闲的躺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老者面色红润,身材魁梧,眉毛倒竖,长着一对三角眼,目光锐利,看起来炯炯有神。

    从面貌上看,老者的年岁大约有七八十岁左右。

    老者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从他身上透出一阵淡淡的压力,那是一种上位者的气势,只有长期身居高位者才能有的威压。

    老者身后站着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年纪都在二十上下,其中一个最为养眼的女子,轻轻的捶打着老者的肩头。

    一阵急促的脚步传来,老者眼眸一闪,张口问道:

    “有消息传来?”

    黑衣男子弯腰走到老者身边,伏在耳边答轻声道:

    “家督,那边传来消息,那人在几天前去世,他的孙子已经回到了许昌市。

    并且,与他同住的还有一个神秘的老头,加上那人早些年圈养的一条黑狗。

    昨天半夜两点,两人一狗离开住所,往许昌一个地铁工地潜去。

    那个工地在白天的时候发现了三国时期的一座古墓,死了十二个人。”

    “哦?然后呢?”

    黑衣男子停顿了一下,犹豫了一下答道:“我们的人,在跟踪的时候不甚被那条黑狗发现,竟然遭到重创,被咬断脚跟的肌腱。”

    老者冷哼一声,说道:

    “哼,那条黑狗可不是一般的土狗,那是传说中的山魅,不知道刘十六这个老东西哪里弄来的幼崽。

    我看,光这样监视和试探也办不成事,你给那边的人说,想办法弄点事出来。

    让他放手去做,把那小子弄进监狱去关几个月,我看他的父亲是不是还躲着不出面?

    躲了二十年了,我看你亲生儿子坐监,是不是还这么沉得住气?”

    黑衣男子闻言,眼角不由缩了一下,轻声道:

    “家督,我们山本家,早年也受到了刘家的恩惠……”

    “放肆?”

    老者双目圆瞪,冰冷的眼眸掠过黑衣中年人面上,冷笑道:

    “我半个多世纪之前,受了刘十六的恩惠确实没错。

    但是你不要忘记了,我们是曰本人,我要的是刘家守护了几千年的秘密。

    那个秘密可以让我们山本家甚至于大曰本帝国的国运更上一步,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甚至站在世界强国的巅峰也不是什么难事。”

    黑衣男子犹豫了一下,才古怪的说道:

    “但是,那紫云山刘家屯的实力,实在深不可测。

    我们在华夏隐藏的忍者力量,根本和他们没法比。

    前后派遣了数千精英前去刘家屯查探,竟然全军覆没,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这样下去,对我山本家的损害太大。”

    白发老者闻言缓缓站起来,顺手接过点燃的雪茄,抽了一口后,扭头阴森的笑道:

    “那又怎么样?要不是顾忌华夏国内,我恨不得动用雇佣军将刘家屯的人全部剿灭。

    我就不相信那摸金令牌和刘一的传承不在刘家屯。

    虽然刘十六对我有大恩,但是说到底我们是曰本人,没有摸金令牌,我们就不能真正的掌控那种神秘的力量。

    只要得到那摸金令牌,这个世界上,你希望得到的东西,唾手可得,懂吗?”

    “希望得到的东西?”

    黑衣中年人有些疑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让家督心动?

    山本家的财富在全世界的暗中排名,起码挤进了前十名。

    那些香港首富张嘉城,什么国的罗斯菲尔德,索罗斯之类的,只怕都不放在家督的眼中。

    能让老头子动心的东西,那得有多大的一笔?恐怕家督要的不是财富,而是那种神秘的力量?

    老者双眼一闪,厉声道:

    “你再去下令,让他不惜任何代价,将那小子往死里逼。

    小命都快不保,我看他还不出面?要是真那么沉得住气,我真对老刘家刮目相看。”

    “是。”

    黑衣中年人看了看父亲,躬身行礼,转身快步离去。

    老者淡淡的注视自己的儿子消失在远处,转身看着大海,咬牙切齿的冷笑道:

    “刘十六,我要你全家都不得好死,当年你不给我那是我没本事。

    但是我山本柳义看上的东西,谁都拿不走,人生如棋,一朝争来千古业……”

    说完之后,老者驻足眺望远方,转身健步跳进游泳池,微笑道:

    “杀!”

    “噗……”

    “噗,噗!”

    几声消声器的闷响从空中掠过,刚才站在老者身后,听到交谈的几个年轻女子,全部眉心中枪,倒在血泊中,香消玉殒……

    曰本国的商界枭雄,山本柳义……

    ………………

    刘十八一觉睡到下午三点,才缓缓醒来伸了一个懒腰。

    爬起身来,刘十八第一眼就看见趴在床脚的老黑,眼都不眨的瞪着小棺材内的人形太岁……

    接着,刘十八面上浮起一丝喜悦,转头看向床头柜上放着的两件玩意,从人形太岁棺内找到的冕冠和腰佩。

    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发财了?

    真的发财了?

    刘十八在心中暗暗一叹,这就是盗墓者的福利?

    没想到自己和曹雄无意间的一次出手,得到了万年难得一见的珍品人形太岁不说,还得到两件马上能套现的古物件。

    想到这里,刘十八不由想起了爷爷,想起了爷爷对自己的嘱托,还有摸金铁牌。

    最重要的,刘十八想起了那种虚无缥缈的气运学说。

    难道冥冥中真的有改变气运的说法?

    这一点,由不得刘十八不信,从前段时间的倒霉郎,短短几天就变成身怀重宝的幸运小子?

    中了彩票且不说,最主要的是,得到了这人形太岁。

    自己的爷爷,看来也是个倒霉的,要是再晚几天咽气,说不定这人形太岁还能助他多活几年……

    “唉,这就是命吧!”

    刘十八叹了口气,溺爱的拍了拍老黑的脑袋。

    一拍之下,刘十八发现了老黑的一些异常,床角地面上,有一层浅浅褪下的黑色毛发和一些死皮。

    此时的老黑摇头晃脑,浑身的毛发显得更加乌黑锃亮。

    最主要的,老黑的脑袋上,两端的眉毛上和嘴巴两边加上四只狗爪的部位,清晰的现出了暗金色的纹路。

    这种暗金色的纹路,让老黑显得更加不凡,一股引而不发的凶悍气息,从那双同样暗金色的眼眸中淡淡的溢出……

    “啊?”

    刘十八惊叫一声。

    “这就是传说中的脱胎换骨?难道人形太岁真的这么神奇?有增寿脱胎的疗效?”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