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7章:时来运转桃花运
    低下头坦然直视上官雅的眼睛,刘十八轻轻的试探着牵起她冰冷的手。

    上官雅面上的嫣红更浓,故意转过头看着电梯门,两人,就这么从电梯门的反光中静静的看着对方。

    刘十八娴熟的将自己的手指,与上官雅的手交叉握起来,十指紧扣……

    不知道为什么,刘十八感觉自己的脸皮变得更厚了,胆子也变大许多,他用手指用力拧了一下上官雅的手指。

    “嗯……”

    上官雅轻轻侧过头,这一刻她发梢的一股淡雅的香味涌进刘十八的鼻囊,更加刺~激了他的嗅觉。

    刘十八稍稍用力扯上官雅的胳膊,并顺势将她搂在怀里……

    上官雅的眼神有些迷离,下意识的将右手放在身前做阻拦状,却并没如何反抗。

    刘十八脸上浮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将上官雅轻轻向后推,靠在电梯侧壁然后探头温柔的吻了过去。

    “啊……”

    这个小男人怎么这么大胆?

    上官雅瞪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抿着嘴唇不合作也不躲避,右手在刘十八身前只是象征的推了一下。

    刘十八将她的右手拿起,放在自己身后,上官雅轻叹一声,顺从的将手搭在他的后背,然后闭上眼睛缓缓松开紧闭的嘴唇,和刘十八亲吻起来……

    “我是不是疯了?我怎么感觉你和平时不一样了?呜……唔……别!”

    上官雅**着。

    刘十八胆大包天,霸道的将舌头深入上官雅湿滑的唇齿间,贪婪的品尝起娇嫩的舌尖。

    上官雅稍许迟疑,便配合着将嘴唇放松,投入的亲吻起来。

    刘十八不断的索取着,上官雅闭着眼发出迷人的呜咽声。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上官雅的双手放在刘十八的肩上,微微惦着脚尖,搂着他的脖子忘情的亲吻,且不停的发出轻微的**声。

    刘十八将右手大胆的自身后伸进她的羽绒服,开始抚摸她温热的后背,

    上官雅的睫毛颤抖,身体僵硬了一下,并没有拒绝,只是用胳膊故意将刘十八的脖子搂紧,以此作为回应。

    此时,上官雅火热的身体完全丢掉了自己平日的高贵和矜持,被这个小男人肆意轻薄。

    上官雅的手臂收得更紧,亲吻更加投入,呼吸声也变得急促。

    ………………

    正在情动时,电梯震动了一下,想来是楼下有人按了电梯。

    两人此时屏住呼吸,不舍的停止下来,睁开眼睛古怪的瞪着对方。

    不过这次,上官雅没有将刘十八推开,而是冲他作了个鬼脸,狠狠咬了一下他的嘴唇,轻轻把额头贴在他的胸上感受了一下。

    此时,刘十八不安分的大手还在上官雅的小衣里作怪,上官雅捏了一下,娇声道:

    “小坏蛋,就知道欺负姐姐啊,把手拿出来好么?”

    刘十八抬起眼,冲上官雅温柔的轻笑一下,手指却加重了一些力道……

    上官雅皱着好看的眉头,嘟着小嘴不满道:

    “我上班要迟到了……”

    刘十八闻言,轻轻抽出那双作怪的咸猪手在鼻子上嗅了一下,微笑道:

    “上班一会打车去吧,我出去买彩票,对了,你得回去换换衣服什么的是不是?”

    上官雅脸上的红色更甚,咬牙切齿道:

    “你,太坏了!我上去一会,你去买彩票,谁不知道你是个倒霉鬼?我等着你中大奖请我吃大餐呢。”

    “好!”

    刘十八帮上官雅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时电梯也下到了一楼。

    刘十八点点头,轻快的往外走去。

    走在路上,一些不愉快也消散许多,刘十八轻快的哼起五音不全的小调:

    “咱们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真呀嘛真高兴……呐。”

    上官雅愣愣的站窗前,注视着消失在小区转角处的刘十八,眼中闪过一丝迷惑。

    接着,她用自己那双白皙的手,抚摸着身体某个部位,脸上泛起一丝异样,面若桃花更加不堪……

    ………………

    走出小区,离街口的彩票站,走路只有不到五分钟的路。

    在路边的早点摊子上,刘十八掏出几块零钱买了两个酱肉包子和一杯豆浆,勉强垫了一下肚子。

    奇怪的是,今天小区门口竟然还围着一群人,一声声古怪高昂的腔调不时传来:

    “各位,老少爷们父老乡亲,你们看我一挖一条沟,一拉一条槽,一踢一个坑哦……

    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左看双风灌耳,右看老树盘墩,再来一招脚踢燕子窝,不瞒各位,这一招是我师娘教我滴……

    老汉的师傅来自终南山,自创强身健体丸,一颗固本,两颗见效,三颗身轻如燕……”

    刘十八也是年轻人,免不了挤进去看看热闹。

    入眼就看见一个带着斗笠的古怪老汉,竟然夸张的左手拿着一只拖鞋在哪里口沫横飞的挥舞,右手在鞋底上左划右划……

    “哈哈哈!”

    围观的人,男女老少都有,当下就有一个穿皮衣的年轻人大笑:

    “老头,这就是一挖一条沟?你是在拖鞋上划拉是不是?”

    这时,一个围观的老者白了那年轻人一眼,挺了挺胸,装作很懂的样子解释道:

    “年轻人,你懂个啥子?人家这叫卖艺的江湖切口,人家就是吃得嘴巴上的饭。”

    年轻人好奇的问道:

    “老爷子,那你说说,这卖艺的老头是卖的哪门子的艺?”

    老头子闻言,花白的头颅摇了一摇,轻抚了一把没几根胡须的下巴,做状沉思少许,才自信满满的微笑道:

    “依我看,八成是卖~狗皮膏药的。”

    围观的十几个人听见老头这样一说,顿时同声赞同。

    带着斗笠的卖艺老头,却闻言脚下一个趔趄……

    唯有刘十八疑惑的插了一句:

    “卖狗皮膏药的应该地上有摊子嘛,比如什么大力金刚丸,一曰一贴,三日不倒丸之类的。”

    众人哄堂大笑……

    就在刘十八的声音落下的瞬间,卖艺的斗笠老头声音猛的一变:

    “师傅又传我一门绝艺,天上飞过的蚊子晓得公母,地上爬过的蚂蚁认得雌雄。

    老汉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算前世千年姻缘,断后世五百年兴衰。”

    围观的男女老少,听到这里不由得瞠目结舌……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