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引咎过去的自白人(上)
    自己兑换的世界存在着喰种,了解这一情况的顾武打算调查清楚,至少要弄明白他们出生于何时、来自于何处,其他城市和不同地区是否还存在着他们的同伴。

    这些问题都很重要,毕竟顾武可不希望自己管理的世界之中出现如此极端的状况,也不希望人类和喰种两方大打出手,那种事情在顾武看来十分愚蠢,也是十分不幸的展开。

    可是在跟格赛希谈话途中,顾武被士兵们通知,说是哈莉特邀请他去共进午餐,为此顾武不得不终止这场谈话。

    哈莉特加西亚是卡纳市的市长,也是加西亚家族目前的当家,哪怕顾武在地位上比起对方高了不少,但面子还是要给的。

    更何况顾武也打算与哈莉特谈一谈今后的行动方针,让他们不要在派遣士兵去猎捕喰种。

    当然顾武的这一做法可不是为了让喰种更好的捕食人类,无视平民百姓的人权,他只是认为应当减少冲突,改变彼此的立场。

    胡来的人类给予惩罚,犯罪的喰种进行处决,这些其实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剧情既然已经发展到了现在,人类侧在之前的战斗中有不少士兵牺牲,喰种同样也死掉了很多,建立在牺牲之上的战争想必不是双方所期待的结果吧。

    “格赛希,这之后我会再来,你们先把需要告诉我的事情都整理好,现在我要离开一会儿。”

    “十分感谢!顾武先生,谢谢您的帮助!我们会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

    “不用感谢我,你们首先要感谢的对象是哈莉特。”

    虽说哈莉特派遣了对喰种进行围剿的部队,梵妮也做出了愤怒的举动,但这些遭到囚禁的喰种们没有被立刻处决,证明哈莉特也有自己的想法,一个不会立刻杀掉喰种的想法。

    简单来说,正因为哈莉特没有对喰种下达处决命令,所以证明了她还有谈判的余地。

    顾武认为哈莉特有理解自己的可能性,若是没有的话,顾武会动用自己的权利来‘改变’她的想法,至少保证投降的喰种们不会被杀死。

    “可是之前顾武先生所做的一切,对于我们来说都有很大的帮助!”

    “刚才就说过了,我可不是你们的救世主。”

    在之前的冲突之中,无论是喰种还是人类,双方都有一定程度的牺牲,其中喰种伤亡最为惨重,这种代价从侧面证明了过度的行为都是愚蠢的做法。

    顾武作为人类,自然会下意识地偏袒人类,可他也明白喰种们也不都恶徒,同样存在着善良的喰种。

    “不过不管如何,以人类为食这一点是永远洗刷不掉的‘罪孽’呢。”

    顾武开始自言自语,实际上人类也差不多,之所以没有受到制裁,是因为人类拥有足够的智慧,统治着这个世界。

    与关押在地牢中的喰种们分开,顾武跟随士兵往电梯走去,到达目的地之后进入里侧,看到士兵按下了0的按钮,电梯也随之上升起来。

    实话实说,顾武还不清楚哈莉特的为人,也可以看做是不了解她的角色属性。

    根据设定来看,哈莉特的父母曾经都是精英,恐怕这给她许多压力吧。

    到达指定楼层之后的提示音响起,离开电梯的顾武发现露依丝和缇娜正在过道里面,她们两个人正望着彼此,身上的精致礼服看起来很是昂贵。

    缇娜这时候注意到了顾武,她赶忙拉近与顾武的距离。

    “前不久洗完澡之后,一群自称女仆的人进入了我们的房间”

    很快同样来到顾武跟前的露依丝补充道

    “没错!我还准备把她们一个个击倒呢!结果说是要换衣服,难道说是师傅安排的?!”

    轻轻提起裙子的两名萝莉看着穿在身上的礼服,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她们口中的提问被顾武很快否定,他可没有在私底下做出这种安排,只不过

    “很适合你们。”

    不得不说小孩子很容易就可以‘欺骗’,得到夸奖的两人露出开心的表情,活泼好动的露依丝抬起手指着通道尽头。

    “师傅,那边有很香的味道哦!”

    “去看看吧。”

    话虽如此,走到途中的顾武便被一名管家带到了另外一个房间更换衣服,穿上了西装的他才得以前往大厅。

    不,不是大厅,而是跟大厅一样宽广的餐厅。

    被指引就坐的露依丝还小声念叨着

    “怎么才这么几个人?房间居然这么大”

    正如露依丝所说,在这个调灯光填满整空间、装饰着琉璃吊灯和艺术油画的餐厅中央摆放着一张大餐桌,围绕在四周的椅子一共就只有五张。

    餐桌上放有花瓶和提供给客人的咖啡、方糖和少许点心。

    “师傅!坐在这里吧!!”

    “这边有位置。”

    听到露依丝和缇娜的招呼声,顾武反而是更加在意此次用餐的主人去了哪里。

    这时候服务员登场,他们清理餐桌的同时开始将餐具摆放好,看来是确认了人数之后才开始工作的。

    刚刚好作为餐会主人的哈莉特也出现在了房间之中。

    他身穿一条镶有许些金边的白色礼群,不过她看上去很不适应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才注意到顾武的视线。

    “十分抱歉,因为刚才处理了一些麻烦事,所以来晚了。”

    “没关系,那条裙子不合身?”

    “不,只是不怎么喜欢裙子”

    随便敷衍过去的哈莉特也动身入座,顾武倒也没有浪费时间和她寒暄,毕竟还有事情要说。

    在众人入座之后,过了一会儿才有女仆将第五位客人的餐具摆放好,同时出现在现场的人是披散着一头微卷金色长发的高挑女性。

    “哈莉特大小姐,我来了。”

    “梵妮姐姐,请坐吧。”

    听到两人的称呼,顾武不由得看了过去。

    “你们是姐妹吗?”

    一直注视着梵妮的顾武看到了她露出的笑容,跟此前战场上的模样判若两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顾武不间断地把目光放在梵妮身上的缘故,他左右两侧的萝莉们分别踢了一下他的脚踝,这让顾武哭笑不得。

    作为经纪人的他可是千锤百炼的存在,怎么可能被身穿深v的金发美女给轻松欺骗到呢?

    ————

    梵妮的身材真好

    摇晃着脑袋的顾武让自己清醒过来,听到了哈莉特的声音。..

    “我虽然和梵妮姐姐不是拥有血缘关系的姐妹,但她是我最信任的人,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是如此。”

    哈莉特用非常认真的口气说出了这样的话。

    值得信赖的人顾武认为自己现在也可以信赖身边的人,只不过他一直都更加倾向于自己解决问题。

    然而麻烦的是,有的问题不是一个人努力就能够搞定的。

    除此之外,即便是拥有‘自己搞定’的想法,偶尔还是会产生‘让人帮忙’的念头。

    说不定就跟‘人之初,性本善’一样,‘惰性’也是一般人难以抛弃的‘设定’吧。

    “明白了,那么哈莉特小姐,你这次邀请我一同享用午餐的原因是想要谈些什么,对不对?”

    “没错,因为顾武先生是最重要的客人,所以必须让你明白才行。”

    “正好我也抱有同样的想法。”

    谈话之时一道道菜被女仆们送了上来,红酒跟饮料也都被倒入杯子里面放在众人面前。

    现在的顾武对吃的东西没太多兴趣,反倒是露依丝和缇娜两个人有些期待这次午餐。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保持好奇心在顾武看来是很重要的事情。

    “顾武先生,你认为现在的卡纳市如何?”

    “卡纳市?是一座很好的城市啊。”

    顾武拿起餐叉的品尝所谓的法国鹅肝,切出一小份的他继续说道

    “我对这种拥有多文化、多节日的城市很喜欢,它不会让人觉得无聊,每一次都可以感觉到新的东西,激发在各处探索的**。”

    “那真是太好了,原本我就准备安排导游带领你去游览一番呢。”

    “总之这座城市给我的印象很不错,你们加西亚家族所做的一切都很有价值。”

    “感谢夸奖,如果顾武先生可以在以后继续支持我们的话,相信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种拐弯抹角的社交台词在顾武看来十分浪费时间,他作为这个世界的所有者,并没有和眼前的小姑娘周旋下去的打算。

    就在顾武的旁侧,露依丝享用着作为前菜的鹅肝,而同样位于一侧的缇娜吃完后对其赞不绝口。

    听到露依丝和缇娜夸奖这倒料理,主座上的哈莉特开始介绍道

    “鹅肝味道很不错吧?接下来还有通过时令蔬菜、白酒煮过的田螺哦,一旦配上加入了鸡肉高汤做成的酱汁,那股浓郁的口感肯定会让你们喜欢上的!”

    哈莉特的解释倒是没错,毕竟顾武记得法国料理一般都有三道前菜,再来是汤、主菜以及甜点,上桌的顺序也经过厨师铺成,会带来口感上的变化。

    等待鹅肝香味扩散开来的时候,煮过的田螺也被端了上来。

    不只是田螺,一同被端上桌的还有蒸煮鱼卵加上酱汁,底部铺有一层看起来金黄色的鸡蛋,作为开胃菜来说的确不错。

    由于逐渐变成了美食介绍,吃光最后一点的鹅肝的顾武擦了擦嘴巴,继续说道

    “接下来你们有什么安排么?”

    “驱逐喰种。”

    负责回答的人是梵妮。

    正在享用酱汁鱼卵的她放下手中的调羹,盯着顾武。

    “顾武先生又是如何呢?你不认为那些食人的喰种都是应当排除的异类吗?对敌人的怜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从他们越界的那一刻开始,这场战争也就开始了。”

    梵妮的想法很极端,被背后支持她的人肯定是哈莉特。

    这种发言在顾武的预料之中,于是他开口声明道

    “我不会可怜喰种,所有的一切都应当自己争取,可把所有错误都归咎在一方身上显然是不对的。”

    顾武知道喰种是错误的,或者说他们威胁到了人类的利益就是错误的,但是在顾武眼中,这并非把他们全员处决的理由。

    “哦?难道说顾武先生还有其他的解决方法吗?你可以让那些食人的怪物乖乖听从指挥?那份温柔可不是对谁都有用的。”

    “温柔?我只是讨厌有人在我的地盘上胡来而已。”

    皱起眉头的梵妮似乎不喜欢顾武刚才的话,然而她也没有直接出声反驳。

    这个世界的一切,自然包括卡纳市在内,都属于顾武的东西。

    “顾武先生,你的意见我无法认同,那些怪物们就该付出代价。”

    “付出代价是没错,哈莉特小姐的这一点我也认同,只是喰种们真的是不得不全面驱逐的存在吗?”

    “难道说顾武先生认为他们还有别的价值?”

    “我可不是那种厉害的家伙,无法随便对生命做出定义,只是可以确定喰种里面也有无辜的家伙。”

    至于谁是无辜的,这就是无从得知了。

    “提到价值,喰种们的确有一定价值。”

    在主菜上来之前,虾仁酪梨沙拉以及豆汁汤被女仆们端到了桌面上。

    看着两道菜肴,哈莉特接上刚才的发言。

    “他们那非人类的构造就是价值所在,如果深入研究的话,说不定可以获得目前不知道的资料,复制他们那超强的自愈能力。”

    “从你的话来看哈莉特小姐,你要拿他们做实验吗?”

    “已经做出了初步的规划。”

    “对象是那些年轻的喰种?”

    顾武此言一出,原本开心享用料理的露依丝、缇娜纷纷放下手中的餐具,望向哈莉特。

    “如果是容易配合的对象,我们自然会”

    “哈莉特小姐,你认为那种做法是正确的吗?”

    “我不会再放错了。”

    回应了顾武的发言,哈莉特强调道

    “过去的我太过软弱,才不断让人遭到伤害,家人、无辜的人,所以我必须负起责任。”

    为此

    “请顾武先生不要干扰我。”

    “有趣的回答。”

    顾武站了起来。

    “我去看看。”

    动身的顾武看到梵妮打算行动,不过他仍旧起身往门口走去,露依丝和缇娜也跟随在他背后离开。

    对于顾武来说,哪怕成不了英雄,他也讨厌与恶魔为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