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尘埃落定的极端者
    暴雨在持续着。

    不用抬头也可以知道,在那轰隆隆的雷鸣扩散成一阵阵霹雳的刹那之时,惊心动魄的巨响声敲击着鼓膜,强调自己肆虐一切的疾风骤雨再度增大。

    大雨中的霹雳仍在不停响着,乌云开始翻滚,将那耀眼的闪电从密布的水墨云层中射向大地。

    变得拥挤且喧闹的天空彷佛在颤抖一般,脚底下的大地也在胆怯地震动

    令人不安的暴雨持续将愤怒宣泄到人间大地,同时出现的还有悲鸣声、爆炸声、撞击声以及怒吼声。

    复制了阿尔泰尔的森罗万象的顾武拥有压倒性的优势,再加上弗利萨提供的短暂援助,不费吹灰之力便取得了此次战争的胜利。

    “比起以往熟练了很多倍”

    顾武看着自己的双手,他认为自己比起过去要更加明白该如何使用这份力量。

    而此刻在地底下的下水道当中,失去大部分战斗力的喰种们自然不是露依丝和缇娜的对手,他们也将和地面上的喰种一样迎来失败。

    浑身上下都被雨水和泥水打湿,讨厌这种感觉的顾武快步走向被自己打飞的格赛尔。

    她作为这个区域的喰种们的领导者,只要宣告她的败北,想必剩余的敌对势力也将失去继续战斗的**。

    踩踏在地面上,飞溅而起的水花散落到四周,顾武看着身体各处布满了伤口、赫者化状态逐渐退去的格赛尔,他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想要这些喰种听从自己的安排。

    倒地不起的格赛尔听到了有人靠近的声音他,她喘着粗气爬了起来,四周的雨水被她的血液染红,即便如此她也瞪着顾武,准备开始下一轮战斗。

    “放弃吧,我之前就说过了,你们没有任何胜算;即便是拥有赫者和半赫者的力量,我们之间有着根本上的差距。”

    来自于阿尔泰尔的技能森罗万象对付喰种们十分方便,毕竟这个能力没有固定的招数,可以通过无数的设定组合成追加连击方式。

    于是顾武强化了自己的设定,提升力量的同时还召唤弗利萨、使用控制地面的异能。

    “我的同伴!我的同伴现在正在进攻你的宅邸!别以为真的可以及时赶到去拯救那些家伙!”

    听到格赛尔最后的声明,顾武很清楚这是她继续坚持下去的最后一根稻草。

    很可惜的是他们挑错了对象,将顾武这个世界的所有者视为目标,结果不言而喻。

    “无论你的同样拥有怎样的力量、实力多么强大,在阿尔泰尔小姐面前根本毫无意义另外还有一点,你认为阿尔泰尔会赶不上吗?”

    顾武居住的宅邸里面安装有各种各样的安保设施跟相应的设备,敌人若是想要强制入侵十分困难,哪怕是喰种也难以绕过那些监视系统和观察设备。

    不仅如此,该宅邸四周二十四小时有人看护,只要那些人能够争取几分钟的时间,想必阿尔泰尔就可以抵达现场。

    “一派胡言!”

    格赛尔发出怒吼,她的同伴们此时此刻已经被消灭大半,原本发起突袭的喰种基本上都失去了行动能力。

    在这些失去行动能力的名单里面,同样包括刚才妄图杀死顾武的半赫者。

    半赫者没有赫者的理智,如同战争机器,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任何手段可以威胁到顾武。

    “投降吧,格赛尔。”

    “我可没有输给你!”

    摇晃身子的格赛尔突然加速,她那赫者化的身体在此时此刻缩小了一部分,那部分通过赫包转化为扭曲的鳞赫,以扩散的方式对顾武发起攻击。

    这样的招式顾武很熟悉,她多半是想要借助大范围攻击来获得突袭的机会,为此顾武没有让她到达那个目的。

    使用森罗万象的能力来控制脚底下的土地,本就由于之前战斗而碎裂的土地轻而易举地被抽了起来。

    大量的石块混合着泥水组成盾牌,然后挡在敌我之间!

    “没用的东西!”

    格赛尔大吼,她的鳞赫贯穿了顾武组成的墙壁,随后瞪大双眼。

    正如格赛尔想要靠着自己的攻击来掩护下一招一样,顾武同样靠着墙壁来吸引她的注意力,进而追加的攻击是一把长刀的突刺。

    “想来也是多此一举呢。”

    顾武苦笑着,右手一挥,化作残影的长刀在碎石跟鳞赫中突围而出,直接贯穿了格赛尔的右胸口,将那里膨胀的赫包打碎,身体撕裂。

    “可恶————!!”

    “这就是差距。”

    “绝对不会让你们人类取得胜利的!”

    宁死不屈的格赛尔在向后倒下去的瞬间,用尾赫跟右脚稳住身子,紧接着发力让自己高高跳起。

    甲赫在她的双臂处构造出来,这种集合了多重赫包构成的赫子的状态,意味着格赛尔吞噬了很多同伴,而她的目的就是带领同伴们一举反攻。

    这种缺乏战术和缺乏沟通的做法必然会走向失败,漫画当中那些极端的喰种也都迎来了不幸的终末。

    当然也有善良的喰种,只不过格赛尔看起来并不是那样的存在。

    她不愿意改变自己的想法,那么顾武也只有让她趴下。

    “别在增加这些无意义的麻烦了。”

    “无意义?!”

    “你根本没有好好考虑过自己和同伴的未来吧?”

    “明明什么都”

    空中的格赛尔发起重击,砸向了地面上的顾武。

    “吵死了。”

    砰——!

    空气炸裂!刀刃和狂风扭曲世界!甚至形成障壁阻挡了暴雨,随后它们猛然落下,直接将格赛尔吞没!

    轰隆!格赛尔砸击大地,以她为中心龟裂开来的地面使得大量的雨水混合着鲜血流入了裂缝当中。

    “咳咳!”

    咳嗽起来,四肢都被贯穿、赫包被打碎的格赛尔动弹不得,她的左脸和左眼也都被利刃命中,鲜血直流。

    “我不会拯救你们,只会告诉你们如何在我的世界生活下去”

    “你的世界?”

    “没错。”

    顾武蹲在格赛尔面前做出肯定的回答,接下来才是让喰种们好好听话的时候。

    ————

    露依丝、缇娜和格赛希从下水道里面爬了出来,当她们靠近过来的时候,顾武注意到了另外一个同样采取行动的人。

    是梵妮,她的部下正在收押喰种、治疗同伴,而她自己快步走向了顾武。

    看到拉近距离的梵妮,顾武同样上前去准备和她谈一谈,毕竟这场战斗已经结束,本来就是统一战线的两边也该一同想办法处理后续问题。

    可是在靠近之后,梵妮看了顾武一眼,她的左臂受了重伤而无法使用,所以她快步绕过顾武,右手拔枪直接扣下扳机。

    枪声响起,脱离枪口的子弹在火舌喷涌下命中了躺在地上的格赛尔!

    只见血花飞溅,被射击的格赛尔发出了几声悲鸣之后便没了动静。

    一时间有点不太理解她所做之事,顾武转过身去一把将其抓住,随后猛地按压在地上。

    梵妮的右脸撞击地面,泥水浸湿了她那沾有鲜血的金色头发,四周的士兵们看到了这一冲突事件,当他们准备过来帮忙的前一刻被梵妮自己阻止。

    “继续之前的工作!”

    被梵妮命令的士兵们面面相觑,最后听从了她的指示。

    “你为什么要在战斗结束的现在开枪射击?”

    “那个怪物是一个隐患,仅此而已。”

    “已经结束了。”

    “所以呢?”

    动不了的梵妮扔掉手中的枪械,在顾武放缓力道的时候她继续说道

    “敌人就是敌人,怪物就是怪物,她和她的同伴杀了我的部下,对这里的市民出手,就该付出代价,还是说你能够弥补他们破坏的一切?啊?救世主?还是说伟大的英雄?”

    “还真是无奈的形状呢。”

    顾武一把将比起自己还高的梵妮从地上拉了起来,这个时候格赛希三人也赶到了现场。..

    目睹了一切的格赛希跑向自己的姐姐身边,她显得十分慌张,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姐姐!姐姐!”

    同样明白发生了什么的露依丝和缇娜也都看着捡起枪械的梵妮,不过她们没有去做多余的事情。

    来到格赛尔旁边,她目前流血过多、子弹也击穿了脏器,四肢各处也都被重伤贯穿,顾武不知道自己的治疗能力是否可以让她恢复过来。

    “冷静点,格赛希。”

    顾武将手放在格赛尔的头部,用技能进行治疗,高速提升她自己的恢复速度。

    即便是靠着喰种的韧性和运气活了下来,估计也会失去很多东西吧。

    搞定了现状,拍掉自己身上泥水的梵妮收起武器,她对着身后的众人大喊道

    “回去了!”

    ————

    乘坐车辆回到的地方仍旧是之前居住的场所,只不过在该区域的地底下有复数的楼层以供使用,关押这些喰种倒也是绰绰有余。

    格赛尔率领的喰种被关在了负五楼,格赛希的同伴们则是被关在负一楼,那是因为顾武提出了这个要求,毕竟他们喰种之间的关系不见得有多好。

    不得不提出来的是,顾武在途中接到了来自于阿尔泰尔的电话联络,她询问是否需要帮助,而顾武也立刻选择了拒绝,毕竟已经进入收尾阶段了,不用她再跑一趟。

    然后顾武也问了一下那边的情况,得到的回答是‘警备队拖住敌人并且干掉了大部分怪物,抵达现场后剿灭了剩余的入侵者’。

    总之此次行动算是暂时性结束,顾武和露依丝、缇娜回到房间里面冲了个澡,梵妮所带领的部队也在这个时间去向他们的老大——哈莉特加西亚报告。

    洗完了澡的顾武提醒两名萝莉记得自己吹干头发之后动身来到负一楼,在这里见到了被再次关在牢笼中的格赛希和其他喰种。

    “顾武先生!姐姐!姐姐呢?!”

    摆弄着东西的格赛希很快放下手中的工作,跑到栏杆边询问顾武。

    “她被关在负五楼。”

    “有治疗吗?”

    摇了摇头,顾武开口回应道

    “目前还没有,不过我会安排的,在那之前你手中是什么东西?”

    本来顾武准备带着格赛希去和负五楼的喰种们谈一谈,结果注意到了她手中的一个盒子。

    格赛希四下看了看,确保只有顾武这个‘外人’之后才小声说道

    “我偷偷带回来的东西,这是我以前送给姐姐的小保险箱,密码还没有破解。”

    说到这里的格赛希将注意力放在了小小的保险箱上面,把自己的生日跟姐姐的生日依次输入进去,可是都没有任何反应。

    过了一会儿,她把姐姐跟自己生日组合起来当作密码,等到输入进去之后,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咔嚓声。

    四周的喰种们也都看了过去,一脸紧张的格赛希将其慢慢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张纸条。

    “这是姐姐写给我的信?”

    一张看上去布满褶皱的信封,说明书写者三番五次地想要放弃,结果还是写了出来。

    打开信封的格赛希认真地看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从疑惑变成惊讶,最后又变成了悲伤。

    格赛希垂下肩膀,她靠在栏杆边上恳求道

    “姐姐她格赛尔是为了大家才做这一切的!求求你!顾武先生!请救救我的姐姐!”

    “为了你们?”

    “通过这封信我才知道,我们购买和盗窃的一部分尸体来自于姐姐他们的组织我们的手也沾满了许多无辜之人的鲜血明明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

    这个世界由人类主宰,所以顾武认为食人是不对的,喰种们的做法哪怕为了生存,能够理解的顾武也无法完全接受。

    “顾武先生,如果要惩罚的话,请连同我也一起惩罚了吧!!”

    “格赛希,这不是惩不惩罚的问题。”

    顾武知道某人做出了牺牲,知道某人做出了奋斗,可残酷的世界不一定会给予努力者嘉奖,有时候甚至会让恶者大获全胜。

    “接下来你们喰种要自己拯救自己,证明自己的价值。”

    这么说着的顾武目的只有一个。

    “我要驱逐的,就只有恶意。”

    作为统治世界的‘主人’,顾武‘英雄式’的幻想还没有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