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从零开始的前进者们(上)
    塞尔提·史特路尔森对于池袋这个城市来说就是一个外来者,是一个本该漂泊在各处、寻找自己丢失的头部的旅游者,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在某个地方长久定居下来。

    不过之前一直感觉到自己头部就在池袋的赛尔提最终选择无限期停留在这里,然后一名突然出现的超能力者确定了她的想法。

    最初赛尔提实际上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自己跟头部的连接已经断开,仅仅只是凭借着自己的感觉在池袋寻找罢了,可哪怕只是一个城市,它所拥有的大量房屋、万千过道、无数仓库足以让这一行动变成和大海捞针一般,十分困难。

    如此思考的赛尔提仍旧继续待在房顶,她确认到顾武所在的房间已经平静下来,因此也没有那么着急。

    要是这之后真的找到了自己的头部,那么要再次离开这个城市,踏上本该继续下去的旅程吗?

    然而赛尔提根本就没有定下什么终点,她的人生、经历、故事甚至是传说都跟过眼云烟一样,因为她不是人类,漫长的时间迟早把名为过去的事物给吞没掉。

    在心中发出一声叹息的赛尔提突然想到了岸谷新罗。

    明明她没有脑袋,但思考能力并未被切断,以至于她开始在心中衡量新罗的地位。

    两个人在很早之前就相识,那个时候的新罗与普通的少年无异,没想到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被他人信赖的大人。

    成长总归是有的,可他还是保留了以前的习惯,还有那调皮的个性。

    对待朋友说话直白,不掩盖自己的想法,说实话让人佩服。

    还有就是……

    赛尔提知道新罗喜欢自己,他也经常大声表白,然而缺少头部、自认为不完整的赛尔提无法坦率地接受他这份感情。

    不仅如此,现在的赛尔提的时间跟他不同,或者说跟人类不同,作为传说被人记载的赛尔提对此也无可奈何。

    不过不管怎么样,眼前的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自己的目的、新罗的想法,还有未来会发生的种种物语都建立在当前发生的事情之上。

    如果放在以前的话,赛尔提认为自己不会为这些问题感到困扰,同时还耗费心思去做出思考,因为那对于她来说是无意义的。

    本来赛尔提就拥有类似于死神的职责,待在一个地方显然是一种非常不合理的做法。

    可是那又如何呢?比起这个问题,目前的赛尔提更加想要找到头部,然后再想想自己未来的出路。

    她已经在池袋待了许多,要是再度踏上旅途的话……

    所有的一切都会重新来过吗?

    “我会跟你一起走的”

    不知为何,赛尔提认为新罗会说出这种话来……

    不得不说新罗是一个经常让赛尔提搞不懂的人类,当然她并不讨厌那样的新罗。

    这么一说……不讨厌的话就等于是喜欢吗?

    人类会有‘反义词’这种说法,讨厌的对立面就是否定而成的‘不讨厌’,这个‘不讨厌’或许可以理解为喜欢的一种吧。

    真正的情况到底如何必须之后好好想想,其中自然也包括她是否要在找回头部之后再度踏上旅程的问题。

    ————

    人类在撒谎的时候总会露出一些马脚,比如说抓耳挠腮、腿脚抖动等一系列不自然的人体动作。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生理变化,像是呼吸频率增加、血容量异常以及脉搏加快、血压升高等等,因此测谎仪才可以派上用场,检测到这些变化带来的‘讯息’。

    目前的顾武并未被戴上测谎仪,可四周的栗楠会干部们都是老司机,想要骗过他们可不简单。

    自称为‘超能力者’的顾武实际上没有说谎,只不过在能力的持续时间方面哄骗了眼前这群家伙,正因如此他才需要理直气壮地和他们沟通,借此来证明自己‘很危险’。

    同时,前不久赛尔提击倒的人、撞倒的车,再加上顾武破坏的玄关、击碎的庭院,这一系列超自然现象都是顾武的底牌,让栗楠会不敢轻易和他本人作对。

    当然顾武也不是那种得寸进尺的家伙,在唬到干部们之后,还是打算好好谈谈的。

    毕竟霞之丘与英梨梨还在他们手上,太过激进的话反而会起到反效果。

    俗话说狗急跳墙,就跟刚才发生的袭击事件一样,哪怕顾武拥有摧毁整栋房屋的力量,他们说不定还是会拼死攻击。

    通俗点来讲的话,那就是‘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顾武可没有跟这些家伙拼死搏斗的打算……

    好不容易来这里休假,顾武可是期待着继续和霞之丘她们一同旅游,而不是在这里搞事情。

    长吁一口气,正坐的顾武将刚才不小心碰倒在地的茶杯给捡起来,同时将目光放在粟楠道元的身上。

    粟楠道元是栗楠会的会长,毫无疑问是拥有最高权力的人。

    “年轻人,你看上去不像是那种会采取暴力行动的人啊,果然表象是无法定义内在的。”

    如此说着的粟楠道元在顾武正对面的坐垫上面坐下,上去并没有丝毫胆怯。

    干部们看到会长跟顾武这个敌人距离如此之近,青崎柊最先做出反应。

    “会长!这个混蛋很危险!”

    “没关系的青崎,我看到了在玄关发生的一切,如果他愿意的话,早就把这里毁掉了吧。”

    的确如此,顾武对这个分析表示肯定,因为弗利萨不管再怎么弱,毁掉一两个大院不过弹指之间。

    被粟楠道元吩咐退下的青崎柊瞪了顾武一眼。

    没有理会干部们的想法,顾武打算迅速解决这个问题,让这起事件画上句号。

    “粟楠老先生,本来我并没有与你们为敌的想法,只是你们在没有说清楚的前提下就抓走了我的朋友,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吧?”

    “的确如此,当时有其他的组织在池袋活动,因此把你当作敌人那一侧的同伴了。”

    “那现在就说清楚,我不是栗楠会的敌人。”

    听到顾武这么解释,摸着下巴的粟楠道元让其他人准备一壶新的热茶。

    茶水被泡好端了上来,一名年轻的侍女不只是给顾武和粟楠道元倒了茶,同样也给四周的干部们准备了杯子。

    热气不断从茶杯里面冒出,宛如青烟一般缓缓消失在半空中。

    气氛可以影响到人的心境,一杯热茶的确可以缓和现场这种坚硬的局面。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即便是顾武没有干掉那些栗楠会成员和干部,对于他们来说顾武也是一个入侵者,是一个敌人,是一个排除对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