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分崩离析之举(上)
    对于一般人来说,他人的不幸只不过是自己人生当中一个小小的插曲罢了,既然没有悲伤的必要,也没有庆幸的理由,因为在影响到自身利益之前,其余的变化几乎不存在什么实质意义。

    顾武还记得以前外婆去世的时候,父母和其他亲人开始筹办葬礼,至于被请过来的客人自然是有说有笑,吃完饭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

    虽然不是说在葬礼上就必须要愁眉苦脸、低头哭泣,但是那种完全不像是葬礼的葬礼让顾武觉得非常奇怪;至于长大之后才了解那样的原因,毕竟大家参加葬礼的理由既不是为了缅怀也不是为了吃东西,更多的是为了维持彼此之间的关系。

    或许这只是顾武的一己之见,如果有人告诉他其中有更多的原因,他自然也会欣然接受。

    只不过向他人倾诉自己的不幸、向他人告知自己的困难,只会显得自己弱小罢了。

    来到这个世界,被系统给予任务,成为经纪人的顾武知道接下来的麻烦都必须靠自己来解决才行,一个人承担,然后渡过难关。

    可是这种独自一人的做法也有失败的时候,心理能力不强的人往往就会选择自杀。

    但是呢……顾武十分尊敬那样的人。

    齐奥朗认为自杀的念头是自然的、健康的,对存在的强烈渴望才是一种严重的缺陷。他甚至将自杀视为能保证人活下去的唯一想法,因为‘自杀让我明白,我可以在我愿意的时候离开这个世界,这令生命变得可以承受,而不是毁掉它。’

    即便如此,顾武在走向绝路之前仍旧会选择活下去,纵然全身泥泞、残破不堪也好,也要活下去。

    他的存在意义便是如此,作为一个人类、一个普通人,一个在过去因为夸奖而得意忘形、因为一点坏话而陷入低沉、因为一首歌而燃起希望,最后累积到现在的一切便组成了顾武的人生。

    总而言之,想要终结掉自己碰到的不幸亦或者是问题,比起向他人求助,最先要做的应当是自己拼尽全力去思考解决方案才对。

    在没有阿尔泰尔的情况下,顾武就跟普通人无异,所以被真鉴牵着鼻子走的时候没有做出最佳的应对,也出现了一个失误。

    本来顾武以为真鉴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各种各样的信息,只不过在那之前她居然‘友好’的跟顾武进行了一番谈话,其中的缘由是什么呢?关于这个问题,顾武自己也回答不上来。

    可能这位筑城院真鉴小姐正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待自己的吧,所以她才没有使用自己的能力做出危险的行为。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捉迷藏又是什么意思?筑城院小姐,你听得到我说的话吗?”

    “不行呢,真的不行呢!一个啰嗦的男人可不会受女孩子欢迎的哦!常言道‘沉默是金’,从现在开始就保持着沉默如何?毕竟需要把注意力都放在此次游戏上面呢!”

    沉默是金……这句话的确很有道理,可顾武认为眼前的真鉴是最没有资格说出这句话的人。

    途中真鉴放开了自己抓住的顾武的手,她走在前方遥望看不到尽头的街道。

    这座城市相当普通,路边的霓虹灯、远处的积雨云、旁侧的橱窗,还有行色匆匆的路人……因为最近一直在不同的世界活动,所以顾武差点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眼前是一座城市,有许许多多人生活的城市,他们为了活下去而日夜奋斗,当然也有虚度光阴的家伙。

    无论如何,他们都是跟自己一样的人类啊……像是要把视野里面的场景全部都印在脑海当中一样,毕竟他接下来要毁灭这座城市,甚至是这个世界。

    “筑城院小姐,你是如何猜到我不是普通的路人?刚才那些推测可没有什么说服力啊。”

    “也是呢,你想要知道?想要知道对吧?哼哼哼~你若是犯罪者必然不会不准备任何工具,那么肯定有其他的目的,至于其他的目的……你认为一般人会跟踪小真鉴?虽说人家很可爱,但是也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哦,这就是‘漂亮的女人都是带刺的玫瑰’这种情况吧?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对,是在这样的气氛下,还有哪个刺头会故意接近尖锐的针刺呢?”

    真鉴加快移动步伐的同时张开双手。

    “我爱着这样的世界,同样爱着与我同等的存在。”

    “听起来完全不像是真心话呢,筑城院小姐。”

    “硬要说我识破你的手段,唔~今天就作为杀必死放送告诉你吧,我可是看到了哦,你跟那个人在一起的场景。”

    “那个人?”

    “啊??!?!?”

    用手捧着脸颊的真鉴凑到顾武跟前,她的金色瞳孔眯起来,微张的嘴唇里面可以看到一口尖锐的虎牙。

    犹如盯梢着猎物一般的目光让顾武退了一步,在他抬起另外一只脚之前,就被真鉴给用手死死抓住。

    再次上当了……顾武对自己的失言感到愚蠢,明明提醒过自己不要跟真鉴说得太多。

    可是如果不跟真鉴沟通,就无法得到她掌握的情报。

    说实话,若是可以,顾武倒是希望能够跟筑城院真鉴建立友好关系,甚至是同盟关系,如此一来便可以借助她的能力来搞事情了。

    可惜的是筑城院真鉴就如同‘愉快犯’一般,她的行动没有定性,‘联盟’这样的关系对于她来说就是绊脚石一般的东西。

    她行事全凭偶然动机驱使,没有过于明确的方向以及目的,仅仅为了追求某种扭曲的愉悦感,纯粹而又极端,是个彻头彻尾的「异类」。

    “呐呐呐~我口中的那个人跟你口中的那个人是一样的吗?应该不是吧?嘻嘻,我刚才提到的那个人是之前和你谈过话的书店店长哦,那么你口中的那个人又是怎样的存在?并非路人,绝非普通人,而是有些特别的,与我们相差无几的存在吧?”

    满口谎言的真鉴低声笑着,面对陷入沉默的顾武,她摊开手。

    “不回答就没有开始,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没有结束就没有意义,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对你做出糟糕的事情。”

    “总觉得我们两个人的角色相互颠倒了啊。”

    “小真鉴比起被攻略,更加喜欢攻略别人哟,等等,速度前进吧!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可不行!”

    “从刚才开始我们就在奔跑,你口中的‘捉迷藏’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且为什么我非要跟着你一起不可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