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熊熊燃烧的冬木市(十四)
    “这就是你真正的力量吗?”黑saber看着气势完全与之前不同的燕尘面无表情的道。

    “没错,现在的我已经与之前完全不同了,所以,黑saber于此迎来你的终末吧…”燕尘的头上散发出莹莹光辉,一颗诡异的眼睛浮现在他的额头,随后他抬起了左手,如同星辰般璀璨的金芒漂浮在他的背后。

    “这些都是…宝具!”看到燕尘背后的光辉,就算是黑saber在这时也不得不发出惊叹。

    “这怎么可能…什么从者居然有这么多宝具?”奥尔加玛丽也轻声呢喃道,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学习了多年的魔术知识都被狗吃了。

    “所长…这…这…太不可思议了,caster不,已经不该叫他caster了,那个从者,不那个人的灵基发生了变化,不不不,这已经不是用变化能来形容的了,现在就连他的存在方式都发生了改变…现在的他不是从者…而是一个生命…真正的生命体…”投影中的罗曼语无伦次的说道,就算是他还是所罗门的时候也从未听说过这种事情。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他…究竟是什么人啊…”奥尔加玛丽目光复杂的看着燕尘。

    战斗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燕尘轻轻挥手,数十只宝具从燕尘背后的涟漪中探出划破空气发出刺耳的音爆射向黑saber。

    “魔力放出…”不祥的魔力缠绕在漆黑的圣剑之上,面对袭来的宝具,黑saber高高的举起圣剑,缠绕着实质般魔力的黑色圣剑与数只宝具争锋相对。

    “铿…铿…铿…”黑saber高达a级的直感发挥出了强大的作用,她凭借着那如同野兽般的直觉每一剑都能砍在燕尘发射出宝具力量的薄弱点上,随着一声声钢铁碰撞的声响,数十只宝具掉落在地。

    “这样还不够吗…那么再来试试…”一只…两只…十只…百只…千只…无数的宝具如同天上璀璨的繁星一般浮现在燕尘的背后。

    那一片宝具汇聚的光辉简直比天上的太阳还要耀眼,随后燕尘轻轻一挥手,无数的刀枪剑戟如同群星坠落一般纷纷而至。

    “危险…极为危险…”黑saber的直觉这样告诉她,面对这样的宝具之雨,她避无可避,所以她握紧了手中漆黑的圣剑。

    “ex——calibur ——morgan!”,漆黑的极光咆哮着涌动着冲向了宝具之海,面对这把名扬天下的圣剑,无数的刀枪剑戟齐齐的发出一声嗡鸣,它们也在渴望与那把圣剑一战,极致璀璨的光辉在它们的身上闪烁,也许单把武器与那把星造圣剑相比还有所不如,但是当它们的光辉汇聚在一起时却爆发了还要在那把圣剑之上的光芒。

    极暗的不详之光,极致璀璨的宝具之光,两种截然相反却都十分耀眼的光辉撞在了一起,这一刻无比可怕的魔力波动瞬间爆发开来,强烈的爆炸为本就摇摇欲坠岩洞送上来最后一击。

    “咔…咔…咔…”山体剧烈的动摇着,无数的巨大碎石从洞顶坠落。

    一块巨大的碎石眼看就要砸在了藤丸立香身上,“啊…”藤丸立香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叫。“……”预想中的疼痛病危传来,胆战心惊的藤丸立香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小心一点啊,御主小姐…”燕尘对着怀着的藤丸立香温柔的笑道。

    “是我输了…”黑saber的声音从祭坛上传来,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化作灵子慢慢消散。

    “虽说我想要守护圣杯,但却因为自身的过度执着而导致了失败…到头来,无论命运如何改变,我终究会迎来这般的末路吗…”黑saber的神情有些落寞。

    “你还在抱着那个愚蠢的想法吗?”燕尘想到saber那个企图颠覆历史的愿望不由得这样问道。

    “……”黑saber诧异的看了燕尘一眼,她当然明白对方再说什么,只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也许吧…不过我不会在逃避了…”半晌黑saber露出了一个释怀的笑容,她终究还是放下了心中那个不可能完成的执念。

    “caster、迦勒底的各位,grand order——围绕圣杯的战争才刚刚开始,你们要小心那个隐藏在…呃…”黑saber的话还没说完,一只从背后而来的手将她的灵核贯穿了。

    “真是的,一个,两个都这么不让我省心…区区一介从者还想阻拦吾等的大业,不觉得太过自大了吗…”一道绿色的身影出现在了祭坛上。

    “什么…这个声音…”奥尔加玛丽听到这个声音顿时魂不守舍了起来,这个声音对她来说太过熟悉也太过重要了。

    “雷…雷夫…”胸中炽热的感情催动着她,心中的庆幸与喜悦促使她忽略了一切不合理之处。

    “没错,是我啊奥尔加玛丽…”绿色的帽子,绿色的衣服,一身的绿色,虽然品味依旧很糟糕,但是奥尔加玛丽确定那个人就是他,那个对她来说最重要的男人。

    太好了,雷夫没有事,他在迦勒底的火灾中活了下来,心中涌动的感情突破了理智,即使是还在动摇的岩洞也无法阻止她,她迈开腿想要向那个身影跑去。

    “人们都是恋爱中的女人会失去智慧,看来果然如此啊…”燕尘拽住了奥尔加玛丽的手。

    “你干什么?!”奥尔加玛丽对燕尘怒目而视。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是谁,和你有什么关系,但是你觉得你认识的那个家伙可能对你露出杀意吗?要知道现在那家伙身上的杀意已经快凝结成实质了哦…”燕尘凝重的看着雷夫说道。

    “什…什么…”燕尘的话使奥尔加玛丽稍稍恢复了点理智,这时她也发现她的雷夫似乎有点不太对劲。

    “没错所长,这个雷夫教授…似乎有点问题…”不知何时昏迷的玛修也醒了过来,她握紧盾牌与燕尘并肩而立,双方就在这个不断颤抖随时可能会倒塌的岩洞中对峙了起来。

    感谢打赏的100起点币。

    我记得我欠了三更,等我有时间抽空补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