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熊熊燃烧的冬木市(十三)
    爆炸的光辉很快就消散了,烟尘与迷雾在岩洞中蔓延。

    感受到迷雾后那愈发高涨的战意与气势,燕尘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苦涩,“果然没那么容易解决吗…”

    “踏踏踏…”钢铁的战靴与地面接触发出响动,一道若隐若现的黑影在迷雾中愈发接近。

    “干的不错…”黑saber从迷雾中走出对着燕尘与玛修说道,即使是她在那样的攻击下也不免受到了伤害。

    黑色的战甲裂开数道裂纹,被高温的烈焰燎伤的疤痕在她娇小的身躯上清晰可见,但即使是受到了这样的伤害她依旧面无表情。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难缠啊,saber…”燕尘看着黑saber身上快速恢复的伤口不由得咂舌道。他没有打算去阻拦,因为那是徒劳的,对于从者来说,只要没收到致命伤害其他的伤势只要有魔力就能轻易回复,虽然看上去黑saber受的伤很严重,可实际上她的战斗力却没有丝毫下降,也许因为受伤导致愤怒战力大增也说不准。

    “还不够,如果你们只有这些本事的话,caster、不知名的从者你的们会和你们的master一起死在这里…”黑saber面无表情的的说道。

    “啧…”燕尘咬了咬牙,他处于caster状态下实力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以往一贯的依仗王之财宝取出少数几个宝具就是极限了,而作为英灵他又缺少最为重要的属于自己的宝具。

    但他还有底牌,扭曲灵基,扭曲属于caster职介的灵基解放真正的自己,但是他却犹豫了,扭曲灵基最好的结果是砍死黑saber大家皆大欢喜,最坏的结果就是隐藏在暗处的魔神王盖提亚发现他的异常,提前让主角队面对盖提亚。

    提前面对盖提亚,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提议,要知道如今的藤丸立香可没有度过八大特异点,与无数英灵结下深厚的羁绊,一旦面对魔神王与七十二魔神柱那绝对是十死无生的下场,除非到时候藤丸立香化身混沌恶手撕盖提亚,否则就连燕尘恐怕也要一起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打出gg。

    “caster前辈小心…”玛修焦急的声音将燕尘从思考中唤醒,下一刻一股恶寒从心底传来,强烈的不安促使他立刻使用了闪现。

    “轰…”由无数不详魔力组成的铁槌将大地撕裂,只见燕尘刚才所处的地面已经化作了一个如同陨石坠落一般的深坑。

    “在战斗中居然还敢分神,caster你是在轻视我吗…”黑saber面无表情的说道,但不难听出她言语中潜藏的愤怒。

    “caster前辈…”玛修举起盾牌迅速的挡在了她的身前,虽然不知道这位前辈为何在战斗中分神,但是她依旧义无反顾的挡在了她的面前。

    “去tmd魔神王…”燕尘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玛修心中不由得爆了句粗口,“玛修…给我争取一点时间…”燕尘对着挡在自己身前的玛修说道。

    “是,caster前辈…”玛修坚定的点了点头,得到玛修的答复燕尘闭上了眼睛,他相信玛修一定能做到,这是一种他对她的信任。

    看着闭上眼睛的调动魔力的燕尘,玛修深吸了一口气,她下定决心哪怕是一个人面对那个可怕的黑saber也要为身后的caster前辈争取足够的时间,她举起盾牌向亚瑟王冲了过去。

    “勇气可嘉…”黑saber看着向自己冲来的玛修心中安安赞许,“就让我看看你究竟能否有资格持有这面盾牌…”黑saber在心中这样想着。

    浑浊的不详魔力在黑色的圣剑上升腾而起,黑saber高高的举起手中的剑对着玛修重重的斩去。

    “呀哈…”面对黑saber来势凶猛的一击玛修没有退缩,她高呼一声奋起全身的力量,举起盾牌向黑色的圣剑撞去。

    “砰…轰…”那是如同击鼓又如同打雷般的轰鸣,美丽而耀眼的火花在剑与盾牌的交接处跃起,但这美丽的场景无论是黑saber还是玛修都没有欣赏的意思。

    “啊啊啊啊…”玛修紧咬牙关将全身的重量与力量都施加在手中的十字盾牌上,她知道黑saber也是这样做的,因为那把剑上传来的力量在不断的增加。

    “咔咔咔…”大地无法承受住两人的力量寸寸开裂,即使是拼尽全力玛修的身体依然在不住的后退着,她的的战靴在大地上犁出两道深深的沟壑。

    “caster那家伙究竟在做什么啊…”藤丸立香看着明显处于下风的玛修焦急的说道。

    “不清楚…这不是我们能插手的战斗…所以相信你的从者吧…相信他们一定能为你带来胜利…无条件的信任自己的从者这才是一个合格的master该做的事情…”奥尔加玛丽神色凝重的看着场上的战斗。

    “天哪…所长,这太不可思议了…”蓦然,投影中的罗曼突然惊叫了起来。

    “怎么回事,罗曼?”奥尔加玛丽疑惑的看向投影,虽然在她的心中罗曼是个咸鱼废柴,但是在处变不惊这点却是做的比谁都好,所以如今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能让这家伙惊叫出声。

    “根据我们的观测,caster…caster的灵基在发生变化,不…说变化也不对,caster的灵基正在被扭曲,他的灵基在向一种更高端的形式进化…这太不可思议了…”

    “什么?!”奥尔加玛丽大吃一惊,作为一个一流魔术师,迦勒底的继承人,她从未听说过从者的灵基还能发生变化这种事情。

    “所以…caster的灵基变成了什么?”处于魔术师的探究之心奥尔加玛丽问道。

    “还不清楚,变化还在继续,我想这也是caster让玛修为他争取时间的原因…”罗曼分析道。

    “可是…玛修她快要顶不住了啊…”藤丸立香焦急的说道。

    “什么?”奥尔加玛丽吃惊的叫道,不知何时黑saber已经将玛修击飞了出去,而强大的魔力缠绕在黑saber的剑上。

    “观测到高浓度魔力反应…毫无疑问…是对城宝具…亚瑟王解放了那把圣剑…”罗曼的声音从投影中传来。

    “玛修…”藤丸立香忧虑的看着面对那把圣剑的玛修。

    “ex——calibur ——morgan!”黑saber高高的举起手中大人圣剑,漆黑的魔力汇聚成光柱冲向玛修。

    “好可怕…”玛修看着那奔流的黑色极光心里这样想道,“但是…不能退…caster前辈、master、所长就在我的身后…一定要…一定要守护住才行!”如同演练了千百遍一般,玛修举起手中的的盾牌,淡淡的光在盾牌上闪烁。

    “假想宝具拟似展开/人理之础…”玛修高声呼唤道,她举起盾牌立在身前,只见以玛修盾牌的盾牌为中心,一个巨大的如圆桌般的魔力屏障挡在了玛修的身前。

    试图吞噬一切的极暗之光与信念的光之屏障相撞,这一刻无比可怕的魔力波动瞬间爆发开来,岩洞剧烈的颤抖着,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交织在一起,强大的光芒瞬间将周围的一切都摧毁了。

    黑暗的极光与守护的屏障双双消失了,在玛修的守护下无论是燕尘还是藤丸立香与奥尔加玛丽都没有收到半点伤害。

    “唔…到极限了…”玛修仿佛感觉到身体内在哀鸣,亚瑟王的宝具显然不是那么好接的,如今她已经没有了战斗的力量。

    “抱歉…caster前辈…”玛修轻声呢喃道,她的身子一歪失去力量的她就要倒在了地上。

    “……”臆想中的疼痛没有传来,一双熟悉温暖又坚实的臂膀及时接住了她。

    “好好休息一下吧…玛修…接下来交给我就好…”温柔的声音在玛修耳边响起,“是…caster前辈…”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体力与魔力尽数耗尽的玛修晕了过去。

    感谢打赏的100起点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