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熊熊燃烧的冬木市(十一)
    “你没事吧,玛修?”惊魂未定的藤丸立香看着玛修关切的问道,刚才发生的一切对于她这个毫无魔术知识莫名其妙被选为御主的普通人来说实在是过于刺激了。

    “我没事,前辈…”玛修拿起盾牌,温柔的对着藤丸立香笑了笑。

    “玛修你觉得caster能取胜吗?”奥尔加玛丽看着燕尘与archer的战斗皱起眉头问道。

    “可以的…caster前辈没有问题的…”玛修想了想坚定的说道。

    “你怎么突然就管caster叫起前辈来了啊?”藤丸立香好奇的问道。

    “我…我想caster前辈做英灵的时间一定比我久吧?所以caster也…是前辈才对…”玛修的俏脸微红,她不由得想起了刚才那个温暖的怀抱。

    “诶,玛修你的脸红了诶…”藤丸立香坏笑着拍了下玛修的肩膀。

    黑白的双刃如同疾驰的暴风一般,交错着、旋转着,向前进发着,在黑白双刃面前哪怕是坚韧的钢铁也会被击碎。

    “铿…铿…铿…”金色的战斧法杖燃起熊熊的烈焰,即使是面对那如同暴风般挥舞的双刀也毫不退缩,如果说挥舞的双刃是不可抵挡的暴风的话,那挥舞起的战斧法杖就是连暴风也无法摧毁的绝对屏障。

    “明明是caster居然有这样的武艺,真奇怪…”挥舞着双刃的archer对燕尘那完全不像caster的武艺惊叹道。

    “archer你这家伙可没有资格说我吧…”愉悦的笑意在燕尘的脸上浮现,显然用双刀作为常规战斗手段的archer也不是什么正经archer。

    “light(光)…”燕尘低声念动咒语,魔术刻印发出幽幽的红芒。

    “铿…”战斧法杖与黑白双刃再次碰撞,耀眼的火花在双刃与战斧的交接处迸起。

    蓦然,战斧法杖上升腾起耀眼的光辉,那光辉如同太阳一般,令人无法直视。在光芒耀起的瞬间,archer就感觉到了不妙。

    在那耀眼的光芒下,他的双眼感觉到了阵阵刺痛,由魔力构成的泪水从他的眼眶中流出。

    “caster你这家伙…”archer只感觉到双眼一阵刺痛,面前白茫茫一片。身经百战的他知道对方的杀招就要来了,暂时失去视觉的他正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

    “archer抱歉了,这是战争…”燕尘轻浮的调侃在archer的耳边响起,“首先…言灵.缚…”archer的脚下出现了一个闪烁着紫光的五角星,“哗啦啦…”一阵锁链抖动的声音,带着淡蓝色玄奥符文的虚幻锁链将archer束缚。

    “可恶…”archer懊恼的叫嚷一声,他的筋力并不算强大,在被言灵.束束缚后他是没有办法挣脱的。

    “于此迎来你的终结吧archer…”燕尘手中的战斧法杖狠狠地撞在地上,数个早已被燕尘隐藏在地下的魔术法阵链接在了一起。随着法阵的链接数只由火焰组成的巨大手掌抓住了archer的身躯。

    “拟似展开.罗生门大怨起…”随着燕尘将自创法术的名称念出,抓住archer的炎之手瞬间炸开。

    在高温与爆炸的双重伤害下,archer化作了灵子回归了英灵殿。

    “哎呀这可真是一场艰难的胜利啊…”燕尘收起法杖,抻了个懒腰。

    “caster你这家伙放魔术之前为什么不提醒一下啊…”奥尔加玛丽揉着被光芒刺痛的双眼不满的对着燕尘说道。

    “哈哈,提醒了的话archer不是就知道了吗…再说你看不是只有你中招了吗,这一定是你太笨了的缘故…master和玛修小姐不是…呃…”燕尘看着一样双眼通红,眼泪汪汪的玛修和藤丸立香不由得尴尬的挠了挠头,显然玛修和藤丸立香也中招了。

    “总之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让我们一鼓作气解决saber解决圣杯…”燕尘不自然的撇过头看向空无一人的岩洞深处。

    休憩了片刻后,众人继续向岩洞的深处走去。

    “感受到了吧,那股庞大的魔力…”燕尘回头对着玛修几人说道。

    “caster前辈…那就是圣杯吗?”玛修也同样感受到了不远处那股庞大的魔力。

    “没错,我们就要到达大圣杯的所在处了,我们最后休息一次…”燕尘对着玛修几人说道。

    “唔…”听到休息这个词,脸色惨白的藤丸立香突然摔倒在地。

    “前辈你怎么了?”玛修将藤丸立香扶起焦急的问道。

    “医生,检查藤丸立香的身体…”奥尔加玛丽对着投影中的罗曼说道。

    “嗯…这可不太妙啊…突然签订了两名从者…又经历了数场战斗,藤丸立香的身体已经到达极限了…”

    “玛修,准备扎营,让藤丸立香好好休息一下…”

    “明白了,医生…”

    “caster,物资补给的盒子在你那里吧,那里有着蜂蜜和茶…”投影中的罗曼对着燕尘说道。

    “哦,确实在这里…不过事先声明,我可不会泡茶…”燕尘从补给箱中拿出蜂蜜道。

    “拿来…”奥尔加玛丽白了燕尘一眼,从他的手里将装有蜂蜜和茶的罐子接过。

    ……

    “噢噢噢…不愧是出身名门的大小姐啊,泡出的茶果然不错…”燕尘呷了一口茶,大呼小叫了起来。

    “不要吵到藤丸立香休息…”奥尔加玛丽没好气的看了嬉皮笑脸的燕尘一眼将他赶离了藤丸立香的休息区。

    “呵,女人…”燕尘没头没尾的感叹了一句,却突然看见了在一旁无声沉默的玛修。

    “怎么了玛修小姐…”燕尘看到气势有些低迷的玛修问道。

    “…caster…前辈…”玛修看了燕尘一眼,神色有些黯淡。燕尘注意到玛修持盾的手在微微颤抖,燕尘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有些了然。

    “你是…害怕了吗?玛修?”

    “嗯…是的…抱歉caster前辈…我有些怕了…”玛修的神色有些黯然,“即使是在这里…我也能感受到那个saber的气息…那庞大的魔力…那把名震四海的圣剑…真的是我们能抵挡的吗?”粉色的头发微微沉下遮住了玛修带着些许恐惧的双瞳。

    “很抱歉…明明前辈和caster前辈都信任我…我却没有了信心…抱歉…身体还在颤抖…连给予我力量的英灵的真名都不知道…连宝具也无法完全解放…这样的我果然是不合格的从者吧…”玛修的脸色越来越黯然。

    “哈,你原来实在担心这个啊…”玛修惊愕的抬起头,不知何时一只温暖的手出现在了她的头上轻柔的抚摸着。

    “说起来你还不知道吧,我也不是什么真正的英灵,caster的灵基是莫名其妙来的,宝具也是别人的,就连魔术也几乎是靠着这个别人赋予的魔术刻印才能运转自如…”燕尘抬起手,魔术刻印上流转着淡淡的红芒。

    玛修不可置信的看着燕尘,她没想到在她眼里强大的caster前辈居然是这样的。

    “虽然也算是经历了不少战斗,但说实话对上那个经过圣杯强化的圣杯的亚瑟王我也挺怕的…”燕尘尴尬的笑了笑。

    “但是啊玛修着并不是什么值得羞愧的事情,害怕、胆怯这都是正常的,面对一个远比自己强大的对手去兴奋去开心那个人一定不是一个疯子就是个抖m…”

    “但是即使是胆怯,害怕,也决定去勇敢的鼓起勇气去面对跨越那才是一个真正的战士应该去做的事情…玛修,要知道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所以相信自己吧玛修,只要你下定决心你的盾就一定是坚不可破的,如果真的下定决心拼尽全力也不是对手的话那就交给我吧,我可是你的caster前辈啊…”

    看到燕尘温柔的目光与信任的眼神,玛修不由得露出了笑容,一种可以相互信任相互依赖的感情在两人的心中流动着。

    “谢谢你caster前辈…”玛修对着燕尘说道,阳光的笑容再次浮现在她的脸上。

    “看来我的嘴炮还不错嘛…”燕尘看着恢复了状态的玛修得意的摸了摸下巴。

    “顺带一提,前辈是真的不会安慰人呢,应该很少跟女孩子交流吧…”玛修似乎看出了燕尘的得意满脸嫌弃的说道。

    “马…马萨卡(怎么可能)…”燕尘石化般的伫立在原地,而玛修则是转过身露出了一个腹黑的笑容。

    “baka前辈…安慰女孩子怎么能用“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种话啊…”玛修低头轻笑着走开了。

    更新送上,啊啊啊我一个单身狗这章究竟都写了些什么啊…好想死…

    感谢打赏的100起点币。

    不过到底要不要有女主呢…苦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