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熊熊燃烧的冬木市(十)
    第九章激战archer

    “看样子,rider他们死了呢…”身披黑甲,浑身散发着不详气息的saber,屹立于大圣杯侧幽幽的说道。

    “哦,看来他们成功了…”化身影从者的archer道,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他发现saber并不是单纯的黑化了,她似乎在防备着什么,比如说某个浑身绿色的男人。

    一想到那个自称雷夫.莱诺尔.佛劳伦斯的男人archer就感觉到一阵不爽,作为与阿赖耶签订契约成为守护者的他更是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那股针对人类的无穷恶意。

    “archer,他们就快来了,你去阻拦他们看看他们是否有资格来到我面前…”黑saber声音冰冷的说道。

    “……”archer的身影消失了。

    “如果连我这关都过不去的话,你们还是在这里死去比较好…”黑saber的眼罩打开,通过圣杯她能感觉到燕尘一众正在走来,她期待着。

    经过十数分钟的路程,燕尘的人打倒拦路的骷髅兵们,来到了柳洞寺。

    “我们到了…”燕尘看着面前漆黑的石窟说道。

    “就是这里吗?看起来不是天然的洞窟…是半天然半人工的魔术工坊吗?应该是某位强大的魔术师遗留的吧…”奥尔加玛丽抚摸着岩窟的石壁分析道。

    “虽然听不懂,但感觉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藤丸立香看着分析着的奥尔加玛丽露出了一个不明觉厉的表情。

    “唉…怎么玛修就选了你这么一个普通人做御主啊…一点魔术师的常识都没有…”奥尔加玛丽看着一脸茫然的藤丸立香扶额叹道。

    “魔术工坊是魔术师们保护自己、方便实验等目的利用种种手段而制造得一种“异界”。换句话说魔术工坊就是魔术师的阵地、保护所,如果没有经过工坊主人的允许,再强大的魔术师在施展魔术或其他神秘手段时都会受到极大的限制…”奥尔加玛丽借着空闲的机会开始为藤丸立香讲课。

    “授课的话还请稍等,我们似乎有麻烦了…”如同火焰的赤色魔力流动与战斧法杖上,燕尘戒备的看向岩窟的某处。

    “是saber吗?”藤丸立香紧张的问道。

    “不,是archer…”玛修感受到对方传来的气息,她知道这就是之前袭击过她们的archer。

    “看样子你似乎不打算轻易放我们过去了…”感受到对方的决意,燕尘明白红a绝对不是来叙旧的。

    “caster,打败我,或者死在这里…”archer坚定的说道,一黑一白两把短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那还等什么呢?让我们来厮杀吧…”燕尘兴奋的叫嚷道,下一刻他化作一道残影,如同闪电一般冲向archer。携带着炽热烈焰的战斧法杖狠狠地砍向archer。

    “呵…”archer笑了笑,面对这足以斩断钢铁的一击他没有丝毫慌乱,只见他手中的黑色短刀架住燕尘的战斧,白色的刀则是毫不留情的刺向燕尘的胸口。

    “砰…”白刃被闪烁着符文的光罩弹飞,archer没有丝毫意外,在当初一起与caster对战saber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对方有用于防御的“魔术”。

    虽然武器被弹飞,但archer却没有任何担心,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武器会回来。

    “呼——”带着强烈的破风声,被击飞的白刃如同回旋镖一般折返了回来,“砰…”白刃狠狠地击打在光罩上,言灵.守上镌刻的符文剧烈的波动着。

    “broken phantasm(崩坏的幻想)…”archer见目的达成手中的黑刃甩出,迅速拉开距离念动咒语,随着一声轰向,白刃与黑刃一同爆炸,岩窟中的烟尘也被爆炸带来的冲击卷起。

    虽然攻击命中了燕尘,但archer可没有放弃警惕,一把漆黑的弓与一把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接着明明是毫不相称的两件武器,却被archer搭在了一起,随着一阵淡淡的魔力波动,长剑被扭曲成长箭。“修——修——修——砰、砰、砰…”archer手中的箭射向迷雾处,强烈的爆炸将大地撕裂,一个巨大的陷坑出现在地上。

    “赤原猎犬…”即使被击坠也会再次飞起追向目标的魔剑被射出,archer的目标正是被送入陷坑下的燕尘。

    “切…”燕尘冷哼一声,举起战斧法杖应付着赤原猎犬,淡淡的魔力散发着微不可察的波动渗入地下。

    燕尘与archer的战斗实在是发生的太突然了,从交手到现在不过只有十数秒,即使是作为亚从者的玛修也才刚刚反应过来。

    “呀哈…”反应过来的玛修怒吼着跳起,巨大的十字盾牌带着不可阻挡的气势如同战锤一般,狠狠的砸向archer的头颅。

    “还是太天真了…”archer轻笑着摇了摇头,在他看来玛修的战斗方式实在太过稚嫩。

    “只要这样你就不得不回防…或者放弃兵器…”archer心中想道,这一刻他的眼瞳变得如同鹰隼般锐利,一根箭矢从他手中出发,径直射向了一旁的藤丸立香。

    “master!”玛修惊呼一声,来不及回防的她只能强行改变姿态,将手中的十字大盾甩了出去。

    “铿…”藤丸立香惊魂未定的看着立在自己面前的盾牌,如果不是玛修用盾牌将archer的箭砸飞,她现在就是一具尸体了。

    archer笑了笑,失去武器的对手对他来说太轻松了,黑色的弓悄然消失,一黑一白两把短刀再次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archer的刀如同毒蛇一般,以刁钻的角度刺向失去武器的玛修,面对这样的攻势,失去武器的她只能左闪右躲。显而易见失去了武器的玛修根本不是archer的对手,面对archer的攻击仅仅是数个回合她就相形见绌难以招架了起来。

    “——”黑色的短刀如同毒蛇的獠牙,玛修艰难的举起手臂阻拦,单薄的战斗服难以阻挡archer的锋刃,殷红的鲜血从她的手臂上流出。但即使是面对这样的困顿,她也没有放弃的打算,在逆境中也要找出生存的可能,她正是这样的人。

    “破绽…”玛修眼前一亮,眼前的archer似乎太过急躁,挥舞双刀的手臂居然露出了极大的空当。玛修看准时机,握紧拳头砸了过去。

    “遭了…”玛修心中暗道,因为她看到了archer脸上的笑容,这是一个陷阱,她明白了过来,但却晚了。

    果不其然,archer的白刀突兀的出现在“破绽”前,而另一把黑刀即将斩在她的脖子上,此刻的玛修已经失去了反抗的机会,只能闭上美丽的紫眸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玛修感觉到身体一轻,落入了一个温暖而又坚实的怀抱中。

    “对女孩子下毒手,archer你可真是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呢…”

    嬉笑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玛修睁开了自己的双眼,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玛修的视野中,“caster前辈?!您没事?”单纯的玛修还以为燕尘在刚刚的战斗中被archer解决了。

    “哈哈,先去休息一下吧,这里交给我就好…”燕尘笑了笑将怀中的玛修放下。,一道淡淡的绿光闪烁在玛修的伤口上,随着绿光的闪烁玛修身上的伤口完全消失了。迦勒底制服——应急手段。

    “撒,开始我们的第二回合吧…”将玛修治愈后,燕尘看着archer笑道。无形的魔力散发着微不可察的波动,一个若隐若现的魔法阵出现在了众人的脚下,不过archer却没有察觉。

    感谢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打赏的500起点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