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熊熊燃烧的东木(二)
    阴暗的魔术工坊——

    “你这家伙真的不是披着r职介的三骑士吗?”无名的魔术师看着燕尘堪比三骑士职介的基础属性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哈哈,我可是货真价实的r哟…”燕尘怂了怂肩膀笑道。

    “嗯?”蓦然,燕尘看向某处。

    “第一夜,似乎就有人坐不住了呢?要一起去看看嘛?r?”察觉到远处从者传来的挑衅气势,燕尘看向无名的魔术师道。

    “不了,如果你想去的话自己去吧…”无名的魔术师拿出一个水晶球道。

    “哟,难得有个正经r啊,难道我要打一场正经的圣杯战争了嘛?”燕尘笑道,随后灵体化走出了魔术工坊。

    “这里原来是冬木市吗?真是怀念啊…”燕尘看着街边一家家熟悉的店铺不由得想起了曾经。

    “也不知道美狄亚是否记得我,岂可修,圣杯战争结束后从者似乎没有记忆啊…”想到这里燕尘不爽的砸了砸舌头。

    燕尘一路追寻着挑衅者的气息,来到了一条偏僻阴暗的街道。燕尘没有丝毫隐蔽的意思,就那么堂而皇之的站在街道中央,而他的对手也是如此。

    燕尘眯起眼睛,仔细观察着对手,一身银白色的铠甲,金色的长发,英武的面容无形的兵刃握在她的手中。看清了对手后心中燕尘心中不得一乐,“哟,老熟人…”

    “我等待了许久,可没想到居然只有你回应了我的挑战…”

    “呵呵…”燕尘轻笑一声心中不由得感叹命运的神奇,一个金色的涟漪出现在燕尘的身侧,燕尘从中拿出一根奇特的战斧形魔杖。

    “斧头?”br皱了皱眉头,她一时间无法通过对方的武器判断对手的职介。

    “好了废话少说,既然决定了战斗那就来吧…”燕尘的嘴角挂起一个狂气的笑容,扬起手中的战斧做出了战斗的姿态。

    “既然如此,看招!!!”br举起手中的无形之刃,猛一踏地,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向燕尘冲去。

    面对br的进攻,燕尘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他高高的举起战斧,用尽全力迎击!

    战斧与无形之刃短兵相接,“砰…”如同夜空中打了个霹雳,发出巨大的轰响。

    “哈…”燕尘怒喝一声,手中的战斧连续不断的向br进攻着。

    面对燕尘的连击,看上去身材十分娇小的br并不慌张,她沉着冷静的举起手中的剑反击着。

    夜空之下,br与燕尘的兵器不断相撞迸发炽烈的火花,在两人的力量面前,大地被撕裂,墙壁破碎,挥起兵器带来的风压,将街道旁的路灯生生撕碎。

    阴暗的魔术工坊中——

    “这家伙真的是r?”无名的魔术师看着水晶球中用战斧和br打的有来有回的燕尘不由得擦了擦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

    “不错嘛小丫头,看样子你的武器应该是剑吧?”挥舞战斧的对着br燕尘揶揄道。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战斧,也说不定是枪剑。不,有可能是弓也说不定喔?倒是你又是什么?使战斧的枪兵吗?”面对燕尘的揶揄br也不甘示弱的说道。

    “枪兵?我怎么可能是那种幸运的职介啦?”燕尘微微一笑,手中的战斧毫不留情的劈向br的防守薄弱点。

    “哼…风王铁锤…”无形的魔力携带着狂暴的飓风汇聚在br的剑上,青色的魔力流包裹着誓约胜利之剑如同铁锤一般狠狠地砸向燕尘。

    “迦勒底制服——瞬间强化…”燕尘心念一动,红色的魔力涌上他的身体,一股莫名的力量在他的体内流出。

    “啊…哈…”燕尘调动起起身上每一块肌肉,赤色的魔力汇聚在战斧上,这是燕尘倾尽全力的一击,被魔力包裹的战斧闪烁着出熠熠寒芒。

    在战斧与剑即将接触的一刹那,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先是一阵死一般的寂静,然后是——堪比炸弹爆破般的声响。

    “轰……”强大的气流从交战两人身上传来,在这股气流的席卷下,街道旁的的树木、屹立的街灯,废弃的房屋…在这次对撞下尽数被摧毁。无数的烟尘被两人交战的魔力卷起,一时之间两人的战场变的扑朔迷离起来。

    “怎么样了?究竟是谁赢了…”暗中窥视的御主们不约而同的想到这个问题。

    “呼——”微风拂过,烟尘渐渐散去。br与燕尘交战的战场渐渐显露出来,这一刻暗中窥视的魔术师们都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气。

    碎裂的路灯七扭八歪的倒在地上,树木与建筑物化作无法辨认的碎片,大地开裂,沥青被层层掀起,整条街道如同被无形的猛兽蹂躏了一般,再也看不出之前的样子。

    “这就是英灵的力量吗…简直就如同神话传说的再现…”暗中窥视的魔术师们不由得感叹道。

    “咳咳…”战场中依然屹立不倒的正是燕尘,他轻咳两声缓解了一下内脏震颤的感觉。

    “br呢?难道输了?”暗中窥视的魔术师们疑惑的想道。

    “喂,出来吧br?我可不认为那样的攻击就能杀死你…”燕尘看向一旁空无一人的废墟叫嚷道。

    “哗啦…哗啦…”一只附着着铠甲的手从废墟中伸出,废墟被那只附着铠甲的手拨开,br的身影出现了。

    “你很不错…”br握剑的手不住的颤抖着,一丝鲜血从她手铠的裂缝中渗出,她的脸色有些阴沉,显而易见在刚才力量的对碰中显然是燕尘更胜一筹。

    “我当然很好,倒是你看上去不怎么好…”燕尘看着br铠甲破碎满身尘土的样子揶揄道。

    “哼…”br没有反驳只是冷哼了一声,只是数个呼吸之间,br破碎的铠甲以及手上的伤口就恢复如初了。

    “……简直是作弊码啊…”燕尘在心中颇为艳羡的想道,他可不是br这种只需要魔力就能恢复伤势的英灵,虽然获得了r的灵基但他还是个活人,也就是说这样如同b一般的修复能力他是没有的,这也是他没有第一时间进攻的原因。

    “还要再来吗?”虽然状态不算好,但燕尘却没有退缩的意思。

    “当然…”br坚毅的回答道。

    “嗖嗖嗖…”一阵破风声传来,一片剑雨覆盖了燕尘与br。

    “哼…”燕尘冷笑一声,一个转身将所有的剑全部劈碎,一旁的br也是如此。

    “rr吗?”燕尘看向剑射来的方向,不过那里却空无一人。

    “看来我们的战斗是进行不下去了哦?br酱…”燕尘似是失去战意一般收起战斧。

    “下一次我一定会取你首级…”br也放下剑对燕尘说道,显然两人都没有拼个你死我活,让别人捡个便宜的意思。

    两人相互提防着,随后化作一阵灵子离开了。

    “你回来了r?”阴暗的魔术工坊中无名的魔术师对回归的燕尘问候道。

    “嗯,我回来了r…”

    “呃,那个…话说你真的是r吗?为什么连br都不是你的对手啊?”无名的魔术师压抑着心中的震撼问道。

    “我当然r,如假包换哦…我先休息了r…”

    “赢了,这次我一定能赢,能在白刃战打赢br的r,我可真是抽了张王牌啊…”看着化作灵子离开的燕尘无名的魔术师激动的说道。

    夜已经深了,距离天凉也没有几个小时,这时就连身为魔术师的无名r也因为疲惫睡了过去。

    “啊,没想到居然能够打一次正经的圣杯战争啊…”某楼房的天台上,燕尘一边喝着神酒一边感叹道。

    “不来一杯吗?那边的rr…”蓦然,燕尘忽然对空无一人的地方喊道,如果有其他人在的话一定会把他当成傻子吧?

    “我不认为我有和敌人喝酒的必要…”一袭红衣出现在空无一人之处,银色的头发,由圣骸布制做的风衣,一黑一白两把短刀来者正是rr——英灵卫宫。

    “别那么无趣吗英灵卫宫?一来就打打杀杀多无趣…”燕尘抻了抻懒腰,似乎毫无防备一般。

    “你认识我?”rr抬起双刀,神色凝重的看着燕尘。

    “放轻松点,阿赖耶的守护者。如果你想打的话我奉陪就是…”燕尘从金色的涟漪中再次拿出战斧法杖。

    “王之财宝…你这家伙究竟是谁?”rr看着燕尘更加凝重了,甚至生出了想要立刻离开的想法。

    “我是…嗯…”话还没说完,燕尘脸色蓦然一变,“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与r的链接为什么断开了?!”

    “什么?!”一旁的rr也一脸惊讶,看来他也遭遇了一样的事情。

    “呼呼…”冲天的火光从远处闪起,熊熊的烈焰在整个冬木市蔓延。

    “发生了什么?!”燕尘与rr对视了一眼,纷纷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一样的惊讶。

    “我与我r的链接断开了,你呢?”沉默了片刻燕尘率先说道。

    “我也一样…”rr犹豫了一下回答道。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这冬木市究竟发生了什么?”透过五视万能燕尘看到了整片东木都在燃烧着,而且他也没有看见人类的身影,一个都没有!

    “不知名的r,我们先结盟吧?我得到了抑制力的提醒…这里似乎出了很大的问题…”rr收起了双刀,对燕尘说道,面对这样扑朔迷离的局面两人都已经没有了争斗下去的意思。

    “好,你…姑且叫我r吧…”燕尘犹豫了一下点头道。

    就这样燕尘与rr暂时选择了结盟。

    感谢打赏的起点币。

    字大章,我看谁还敢说我短小,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