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斩——在帝都咸鱼的日子
    正午的太阳颇为毒辣,闷热的天气使人昏昏欲睡,“吱嘎吱嘎”一声声令人牙酸的摇椅摇晃声不住的传来。

    “哈欠毫无干劲啊…”此时此刻燕尘正一身凉爽的夏装穿在身上,如同一条咸鱼一般葛优瘫在摇椅上。

    “大人…这是本月的税收…请您过目…”一个肥头大耳的官员满脸惶恐的递过一个账本,官员叫维特,是奥内斯特一系的官员。

    本来他今天正舒爽的看着搜刮来的民脂民膏洋洋自得,可没想到一个穿着黑漆漆盔甲的怪物开着无双杀了进来。

    “那些废物士兵…帝都警备队难道试吃干饭的吗…”维特在心中暗自咒骂着。

    “很好,算你识相…”燕尘一遍摇晃着手中的蒲扇,一遍点点头,要知道大夏天穿着盔甲玩可是很热的。

    “那…可以放我走了吗?”维特小心翼翼的说道,要知道面前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年可是闯进来他的宅邸大杀特杀的怪物,谁知道对方会不会脑袋一抽把他给砍了。

    “月日你打着收税的名义害得一家人家破人亡,月日你看上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不从你杀了她全家…月日一个七岁的孩子因为撞到了你你把他活活烧死…月日你…”燕尘笑眯眯的拿出一个小本念着官员的罪行,每念出一个燕尘身上的杀气就越来越重,而官员的膝盖也一点点的弯了下去。小说网..

    “昨天,三个乡下少女进乡,你欺骗她们要雇佣她们,但却挖出了她们的眼睛作为收藏到处炫耀…”燕尘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而维特也普通一声跪了下来。

    “披着人皮的魑魅魍魉……你有什么要辩解的吗?杂碎…”燕尘满脸厌恶的说道。

    “只不过是一些贱民罢了…区区贱民她们的生命本来就该属于我们…”维特凄厉的尖叫着。

    “去地狱忏悔吧…杂碎…”燕尘眼睛一咪,额头上缓缓浮现出一只眼睛,正是二郎神的天眼,不对,帝具五视万能。

    “啊啊啊,不要过来…”维特满脸惊恐,凄厉的惨叫着。

    “下地狱来陪我吧…”被维特曾经迫害的人们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不不不…”

    “你的眼睛,我很喜欢…”一个失去双眼满脸鲜血的少女捧着维特的眼珠微笑道。

    “啊啊啊啊啊啊…”维特捂住双眼满地打滚。

    “虽然只是幻觉,但是痛感确是存在的…在地狱好好享受吧…”燕尘冷笑一声将维特宅邸里的财务席卷一空后,熊熊烈火燃起了。..

    “可恶…又晚了一步…”赛琉尤比基塔斯满脸不甘的看着面前熊熊燃烧的宅邸。

    “小比真的没办法追踪吗?”白色的小狗人性化的摇了摇头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可恶,罪恶必须消除…烈焰使者我不会放过你的…”赛琉尤比基塔斯咬牙切齿的说道。

    “通缉…烈焰使者…穷凶极恶的犯人,残忍的杀害了数名朝廷要员…如有知其踪迹者可获得金币,能取其生命者可获得金币,能活捉其者可获得金币…”燕尘看着手中的悬赏令笑而不语。

    “看来我还挺值钱…不过烈焰使者什么鬼名字…”燕尘不爽的摇了摇头。

    “我的暗杀可是完美的,你们连我的画像都没有怎么通缉我…”燕尘不屑的松手,一阵风吹过悬赏单被吹飞了出去。

    分割把所有目击者杀掉就是完美的暗杀分割

    “b这个烈焰使者太可恶了!我们的目标全被他干掉了,在这样下去我们夜袭就要吃土了!”雷欧奈愤怒的将一张悬赏单拍在桌子上。

    “呵,我看你是没有钱喝酒了吧…”拉伯克嘲笑道。

    “绿毛龟你是想找打吗?我雷欧奈喝酒什么时候用过钱!雷欧奈拍着桌子怒吼道。

    “你敢叫我绿毛龟!我跟你拼了…”拉伯克涨红了脸颊怒吼道。

    “来呀,谁怂谁不是男人…”

    “我…”

    “砰…砰…”两声闷响,雷欧奈和拉伯克双双倒地。

    “你们就不能安静点吗…”娜洁希坦吹了吹冒着热气的机械手臂叹道。

    “赤瞳,你怎么看?”娜洁希坦将目光投向夜袭基地的王牌,希望她能给出一些建设性建议。

    “唔姆…唔姆…哈?”赤瞳呆萌的看着娜洁希坦,嘴角还遗留着一丝油渍。

    “唉,希尔你怎么看…”娜洁希坦无奈的叹了口气又看向坐在角落露出知性光辉的希尔。

    散发着知性光辉的希尔微微一笑,“我在看治疗天然呆的种方法,b。眼镜,眼镜掉了…”希尔顿时慌乱了起来。

    “…………,玛茵你怎么看…”娜洁希坦只能将目光投向一旁看似认真的玛茵。

    “无路赛无路赛,区区一个塔兹米…结婚什么的…”玛茵如同被惊醒了一般脸红着叫嚷道。

    “唉?我吗?”塔兹米迷糊的看着玛茵,完全不明白对方突然叫他做什么。

    “…塔兹米最讨厌了…”玛茵踢了塔兹米一脚,转身跑开了。

    “哎哎哎?!”塔兹米一脸懵逼的看着玛茵离去的背影,“b,玛茵她为什么自从和我出去做了几次,任务后就变得这么奇怪啊?”塔兹米求助般的看向娜洁希坦。

    “唉……”娜洁希坦再次叹息一声看向布兰德。

    “塔兹米,今天天气不错,我们一起去锻炼身体吧…”布兰德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看向相貌清秀的塔兹米。

    “好的,大哥…我最喜欢锻炼身体了…”塔兹米蜜汁脸红的说道。

    “很好,这正是男子汉的象征!”布兰德搂住塔兹米走向门外。

    “一个酒鬼,一个变态,一个,一个吃货,一个天然呆…这日子没发过了!…”娜洁希坦绝赞掀桌中。

    嘛,本来想咕咕咕的,但是看到十七岁八云紫吉尔伽美什言笑真爱吾王并非为了我的荣耀几位的打赏,以及本章说、读者群各位读者生日快乐的祝福,突然十分感动。

    是那种被人用枪指着说你感动吗,都必须回答敢动的那种感动,闲话少说,刨去这几段字还是有的,也算是多写不少吧。

    推荐好友的书英灵制成,一位好友兼读者的书,就是上面的言笑写的,我觉得不错,也是同人类,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