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标题?不存在的…
    黄色的泥沙在轻风的拨弄下肆意流淌,原本苍翠的森林被摧毁,只有零星留下的几具残骸能证明它们曾经存在过。

    撕裂的大地、化作平原的森林、如同陨石坠落的巨坑、随处可见的兽尸、盘旋的秃鹫…苍凉、荒芜、死寂…没有什么比这更能形容这片曾经葱郁的森林。

    “咕——噶——”盘旋在天际的食腐之鸟发现了生人的踪迹,它们兴奋的鸣叫一声,展开漆黑的翅膀疾驰下来。总是食腐也很无趣,有时它们偶尔也想尝尝鲜。

    “——”名为威尔海姆的老者不为所动,此刻他的眼里只有卧在远处如同山丘一般庞大的白鲸尸体。

    “啊——噶…”食腐之鸟在天上盘旋着,警惕的它们不会第一时间对猎物发动攻击,而是警惕的观察着它们的猎物。

    “特蕾西亚…”看着白鲸庞大的尸体,威尔海姆双目无神的呢喃着。他浑身颤抖着,一步一步的走向白鲸如同山丘一般庞大的尸体。

    “乌嘎——”食腐之鸟双眼闪动着兴奋的光芒,确认了,腐朽的气息从那猎物身上传来,那只是一个将行就木的老物,不值得警惕。

    “唳——”食腐之鸟长鸣一声,漆黑的翅膀上闪烁着淡淡的青芒,它那闪烁着金属般寒光的鹰爪自天空直袭而下抓向剑鬼的头颅。

    “——”熠熠生辉的宝剑裹挟着疾风,轻而易举的撕碎了食腐之鸟的身躯。“啪嗒…”秃鹫那丑陋的头颅落在地上,它的眼里至今扔闪烁着疑惑的光芒。它至今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前一刻还毫无威胁的猎物在下一刻却轻而易举的斩下了它的头颅。

    “特蕾西亚…”威尔海姆的眼里早已容不下其他,此刻他的眼里只有仇敌的尸体。恍惚之间他仿佛看见了那道红色的倩影浮现在他的眼前。

    “呐,你喜欢花吗?”那道倩影微笑着对他问道。

    “不讨厌了…”剑鬼轻声呢喃着。

    “为什么,要挥剑?”

    “为了守护你。”

    “呐,你爱我吗?”红色的倩影俏皮的问道。

    “我……”嘶哑无比的声音从威尔海姆的喉咙里传来,“我,爱你——!!”威尔海姆嘶哑的声音饱含着爱恋之情。

    但——哪怕是再美好的梦境终将醒来,如同阳光下七彩的气泡一般,看似美丽却一触即碎。当威尔海姆身处颤抖的手想抚摸那张朝思梦想的脸时——那道红色的倩影如同气泡一般“啪”的消散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失去一切的剑道之鬼向天空愤怒的咆哮着,一滴滴眼泪从他苍老的面孔上滴落,他知道……直到失去最爱之人的那一天,他都没能将那句话语对她亲口诉说

    拥有着钢铁般坚毅精神的男人再也止不住自己的胸腔中悔恨的泪水,跪在白鲸的尸体前放声痛苦。

    “威尔老爷子……”菲利克斯在不远处轻声呢喃着,她(♂)没有去安慰这个失去了一切的老人,她(♂)知道这个时间只属于他自己。

    ——分割——分割——分割——分割——

    罗兹瓦尔府——客厅中——

    “尘殿下,您的恩德老朽铭记在心。以龙的名义起誓如果您有需求,哪怕燃尽我的生命,也当遵从。”威尔海姆单膝跪地,对着燕尘发誓道。

    “唔…虽然白鲸是我斩杀的但那只是为了活命而已,至于恩情实在是谈不上…”燕尘有些难为情的挠了挠脸颊。

    “即使如此,您也斩杀了老朽多年以来的仇敌,您的恩德老朽不会忘怀…”

    “唔…唉…威尔海姆阁下,您以为您的的复仇到此结束了吗?”燕尘叹息了一声。

    “…您的意思是?”威尔海姆抬起了头,他的双瞳中燃烧着复仇的火焰。

    “您的复仇还并未结束,真正害死先代剑圣的另有其人…如果想要报恩的话在一切结束后再报恩也不迟…”燕尘心里长叹一声,这样一个痴情人如果连真正的仇人都不知道是谁那未免也太可怜了…

    “还请尘殿下告知老朽实情…”威尔海姆低下头恳求着。

    “唉,我只能告诉你幕后黑手与魔女教有关,而先代剑圣的躯体也在他们的手上…”

    “魔女教…”复仇的火焰在剑鬼的眼瞳中燃起,“感谢尘殿下的告知,如果在老朽完成复仇后侥幸生还,这幅残躯今后将供您驱使…”

    “唉……”看着威尔海姆离去时的背影,燕尘发出一声微不可察的叹息。

    :嘛,看了剑鬼恋歌后发现,老爷子真的好惨啊……嗯,先代剑圣也很可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