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深夜对决
    “呼啸——”流星锤携带着强烈的破风声向燕尘袭来,只见锤子还未到,席卷而来的狂风就吹散了燕尘的头发。

    “迦勒底制服——紧急回避,目标——自身…”燕尘身上的衣服闪过一阵光辉,一股莫名的力量加持在了燕尘的身上。只见流星锤即将接触燕尘的身体时诡异的偏离了方向。

    “很奇怪的力量,是加护吗?客人。”蕾姆熟练的收回锁链疑惑的问道。

    “不好意思啊,我曾经说过一定不会作死说出自己能力的秘密了啊…”燕尘歉意的笑了笑并未解答。

    “那可真是遗憾啊客人,现在不说的话你可能永远就没有…机会了…”话音未落蕾姆手上流星锤旋转着再次飞卷而来。

    “是挺遗憾的…”燕尘嘴上说着,却不甘示弱的捡起地上被打飞的长剑向蕾姆斩去。

    “吃我——龙神の剣を喰らえ!”虽然嘴上这么喊着,这种特技燕尘当然是学不来的,实际上就是夏姬八砍。

    “铿…”蕾姆手中流星锤的铁链微微一扬,轻松的接住了燕尘手中的长剑。

    “客人的剑术好像不怎么样啊…”蕾姆轻笑道,手中的流星锤以一个诡异的弧度向燕尘荡去。

    锤子就要碰触到燕尘的身体了,一旁的菜月昴仿佛以预见燕尘瘦弱的身体支离破碎的场景,不由得惊呼一声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咔嚓…”物体破碎的声音传来,但却不是骨头破碎的声音。

    “客人还精通阴魔法的空间转移吗?看来是我小看你了…”蕾姆惊叹道。

    “发生了什么?”菜月昴听到后睁开眼睛迷茫的想到。原来就在刚刚锤子即将锤到燕尘时,燕尘暗暗发动了闪现。下一刻他的身影出现在数十米外,锤子则是敲在了走廊上。

    “蠢货,你还要犹豫到什么时候?一会儿诅咒彻底发动你就死了…”燕尘看着还在一旁犹豫的菜月昴恨铁不成钢的骂到。

    “你就…没有正常点的…解咒…方法吗…”菜月昴看着地上的匕首有气无力的说道。

    “少废话…再过一…言灵.守…”流星锤在次席卷而来,迫使燕尘不得不把剩下的半截话咽了回去。

    “砰…”沉闷的敲击声响起,明明只是一层薄薄的光罩,却如同世界上最坚固的壁垒一样将流星锤稳稳的挡了下来。

    “快点,言灵.守只有一分钟的持续时间…”燕尘看着趴在地上的菜月昴说道。

    “捅…哪啊?”菜月昴用颤巍巍的手抓起地上的破解万法之符。

    “菊花…”燕尘没好气的叫道。

    “不回吧…”菜月昴惨嚎一声,随后眼神一凝坚定的拿起闪电形状的匕首,颤巍巍的朝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捅去。

    “尼玛,捅哪都行…”燕尘看着真的打算捅某不可描述部位的菜月昴阻拦道,要知道那可是美狄亚的宝具啊。

    “呼…不早说…”菜月昴送了一口气,手中的匕首划向手腕,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明明是被匕首划伤的手腕却没有流出鲜血,只而一股黑烟从伤口处盘旋而出,随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蒸发消散。

    “霹雳咔嚓…”在流星锤不断的摧残下,光罩化作如同星辰一般耀眼的碎片寸寸破碎。

    “遭了…”燕尘看着还瘫软在地的菜月昴焦急的说道。

    “没办法了…只能如此了…”说罢燕尘的眼瞳由黑色蜕变为如烈日般耀眼的金黄,一股奇异的气息从燕尘的身上传来。

    “嗯?”蕾姆疑惑的看着燕尘所处的位置,在她属于亚人族(鬼)的感知中,燕尘身上有一股奇异的气息不断传来,那气息不属于人类、亚人、魔兽、魔女,甚至不是她所见过、不是这世界上任何一种气息。

    那是怪异,怪异即为异于常理、不同于众、不容于俗…此时此刻燕尘即是怪异本身,世界上任何一种不属于科学的力量都在他的身上显现,他即是怪异的总合,他即是怪异的概念。

    “危险…”蕾姆的直觉一直这样提示着她,“——埃尔修玛!”随着蕾姆的咏唱,空气中的水分子迅速凝结成锋利的冰凌,在魔力的操纵下,冰凌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牵引着袭向燕尘。这就是火之魔法——操纵温度的力量。

    “嘿嘿嘿嘿…”燕尘低下头诡谲的笑着,在阴暗的走廊中完全无法看清他的表情。

    “倏…倏…倏…”冰凌划破空气发出刺耳的啼鸣。冰凌刺入了燕尘的身体中,却并未发出刺入**的“噗嗤”声。

    只见刺入燕尘身体的冰凌在蕾姆惊异万分的眼神中直直地穿了过去,可从燕尘体内穿过的冰凌却没有如同她想象的一般带起一朵朵血花,而是如同划破虚无缥缈的空云雾一般一带而过。

    “怎么回事?”蕾姆满头雾水的问道。

    “嘻嘻嘻,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操纵身体的密度而已,说了你也不明白,你可以理解成我把我的身体化作了云雾一般,所以你的攻击是没有效果的…”燕尘嬉笑着说道,操纵身体的密度这是他起源觉醒后某一世赋予他的能力。

    不过这种能力看似很b,实际上却只能免疫物理层次的伤害而已,如果是附带元素的魔力或是精神攻击还是会起到应有的作用的。不过好在从零世界的魔法或者说蕾姆所掌握的魔法,都倾向于物理层面。

    “我的攻击无效吗?还真敢说啊…”蕾姆露出了一个狂气的笑容,只见她的头上出现了一只冒着莹莹白光的独角。

    “鬼化吗?来厮杀吧,蓝色的鬼哟…”燕尘也不甘示弱的叫嚣着,只见他原本有些虚幻的身体变的异常凝实,充满了一种异样的金属质感。

    “尘、蕾姆你们在做什么?昴你怎么趴在地上?”艾米莉亚看着眼前的对立的二人与趴在地上的菜月昴惊愕的叫道。

    “艾米莉亚大人…”蕾姆头上洁白如玉的独角消失不见,此时她也冷静了下来。她很清楚只要艾米莉亚在这里她是没有机会杀死这两人了。

    “艾米莉亚酱?似乎你的女仆不是很老实啊…”燕尘身上充满异常的气息渐渐退散,如同太阳般耀眼的黄金瞳逐渐暗淡,黑色一点一点的将其覆盖。

    不过仔细观察还能发现那漆黑下的一抹金芒,这即是他动用了起源之力的证明。这过程几乎是不可逆转的,直至黑瞳彻底变成金色最后失去自我。

    “艾米莉亚酱,这个混蛋女仆可是想要杀掉我们啊…”不知何时已经恢复的菜月昴再次活蹦乱跳了起来。

    “蕾姆想要杀你们?”艾米莉亚惊愕的看着一旁沉默不语的蕾姆。

    “太好了,我就知道不是艾米莉亚你授意的…”菜月昴一脸喜悦的说道,对于他来说只要不是艾米莉亚想要杀他,他就心满意足了。

    “蕾姆怎么回事?是罗兹瓦尔授意的吗?他究竟想要做什么?”艾米莉亚十分气愤的对蕾姆问道。

    “不管罗兹瓦尔大人的事,是我自己想做的。”蕾姆低着头阴沉着脸说道。

    “为什么?我明明没有得罪过你啊?”这是菜月昴最想知道的问题。

    “别装模作样了!魔女教的混蛋!”蕾姆终于抬起了头。

    “你的浑身都飘散着魔女教腐朽的恶臭!魔女教徒!”憎恶、愤怒、仇恨…以及数种意义不明的感情在蕾姆的眼瞳盘旋燃烧。

    “你再说什么啊?我、我不知道啦…我家世世代代都没过何教派…”菜月昴一脸惊诧的说道。

    “你似乎误会了什么啊…蕾姆酱…”燕尘虽然知道蕾姆憎恨魔女教的人,但是菜月昴虽然一身魔女的余香,但确实和魔女教没什么联系。

    “你是不是误会了昴,蕾姆?”艾米莉亚也一脸惊诧的看着蕾姆,她也十分了解魔女教,可那之中都是些穷凶极恶的家伙,而菜月昴明明只是个普通人。

    “不!不会错的,只有这个气味我一直铭记在心,就算姐姐、艾米莉亚大人、罗兹瓦尔大人、客人被你蒙骗了,但雷姆还是发现那臭味了!那股恶臭,罪人留下的气味。”蕾姆咬牙切齿的叫喊道,她眼中的如同实质般的火焰一般跃动着。

    “看到姐姐和你说话,我就愤怒的不得了。明明是害我和姐姐遭遇那种事的相关者却大摇大摆的闯进我们重要的居所…杀了你绝对要杀了!只有你是不可原谅的!”菜月昴被那恶毒的憎恨之言压迫的险些窒息。

    “如果不是罗兹瓦尔大人和艾米莉亚大人说要款待你,你早就被蕾姆杀死了!可是!就算是这样蕾姆也忍耐不下去了!”蕾姆的情绪十分不稳定,甚至有些歇斯底里。洁白如玉的角在她的头上若隐若现,空气中的魔力不断向蕾姆的身旁汇聚。

    “哟——似乎——没想到——这么晚了——还这么热闹…”宅邸的主人、怪异的小丑贵族、边境伯爵——罗兹瓦尔于夜晚飒爽登场!

    :居然到了三千字!我真是节操满满又超级勤奋啊。

    超级勤奋机智无敌可爱的作者菌求推荐、收藏、喵喵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