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起源觉醒
    浩瀚、磅礴、伟大…无论是怎样的形容词放在面前之“?”上都绝对不为过,这里记录了一切,万事万物都在这里诞生。微生物——植物——动物——大地——天空——星球——宇宙,一切都从这里开始。

    这里是万物的起始之地——这里记录着一切,过去,现在,未来,全都记录在其中。

    “祂”没有固定的称谓,修道者称“祂”为道、魔术师称“祂”为根源之涡、炼金术师称“祂”为真理……无论是怎样的称谓都无所谓,“祂”只是“祂”从未变过。

    意识在模糊,恍惚间“我”与“祂”融为了一体,成为了伟大的一部分吧…永远沉沦在这里…

    恍惚之间有什么声音在对“我”说道,身体在传来渴望…也许成为这里的一部分也不错…“我”这样想到。

    “笨蛋,如果就这么睡过去的话就算是我也救不回来你哦…”清脆的少女音在这里响起。

    “是谁?不,在这里怎么可能会有个体存在呢?”“我”疑惑的想到,“不对…有什么不对?没有个体的话“我”又是谁?”

    “我是谁?这里是哪?”“我”终于发现了矛盾之处。

    “是啊,你是谁呢?”伟大的声音如此说道。

    “我是谁?”

    “我是谁?怪异…怪异…”有个声音这么告诉我,“我是怪异吗…”有什么东西在“我”的体内醒来了,怪异——异于常理——非人——怪物…

    此时此刻“我”仿佛已经失去了意志,心中只有这样的声音呼喊道。

    “啊,你是怪异…不融于常理,异于凡俗…”浩瀚的声音肯定道。

    “怪异…我是怪异?!”“我”呢喃到。

    “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喂,我说你也够了吧?”少女的声音再次传来,那声音并不宏伟但却如同洪亮的钟鸣一样敲在“我”的心头。

    “祂”没有说话,伟大的声音也没有传来。

    “喂燕尘,该醒了,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少女的声音再次传来。

    “燕尘?!燕尘?!是我吗?好熟悉?”恍惚间有什么苏醒了,往昔的记忆一点点的涌上心头。

    “哎呀呀,差点就彻底忘了呢…”燕尘挠着头苦笑道,“这次多谢你了,喀弥…”

    “哼…”

    “这就是根源吗?上次来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呢?”燕尘看着面前似是盘旋,又似是静止的“祂”疑惑的说道。

    “上次要不是我见势不妙直接把你带走了你早就没了…”只见一阵金光闪过,一个身穿白裙、长着蝴蝶翅膀、身高大概在十厘米左右的喀弥出现了。

    “说是根源也没差,但是根源却不是“祂”,说到底这只是根源留在你记忆里的一部分而已,算是投影但离真正的根源还差十万八千里呢…”喀弥直接坐在燕尘的肩上,扬起洁白的小下巴不屑的说道。

    “那根源为什么会在这里?”燕尘疑惑的问道。

    “你自己作死去接触根源,然后根源的投影在你的记忆里扎了根,本来我已经把“祂”封印住了,没想到你一昏迷这家伙又自己跑出来咯…”喀弥坐在燕尘的肩上,满不在意的摇荡着双腿。

    “那刚才我的情况是?”

    “是起源,你的起源在根源的刺激下觉醒了…”喀弥看了燕尘一眼有些担忧的说道。

    “起源?”

    “所谓起源,又名混沌冲动。是原始本能,或者说一个生命(物体)存在后定向的发展,那是开始之因,一切的原点,你可以理解为宿命,命中注定…”喀弥为他解释道。

    “那这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吗?”燕尘皱起眉头疑惑的问道。

    “呵呵,副作用?当然会有,你以为起源是什么?一旦起源觉醒,原人的人格变会被起源所吞噬,也就是说你的人格会被同化,你——燕尘也就会死去,而你的起源“超越…”将会取代你…”喀弥冷笑一声对燕尘解释道。

    “取代我?为什么?”

    “说到底,人类的人格只不过是记忆的堆积而已,但你以为凭你蛐蛐不到百年的人生能够抵御住来自原初核心的意义吗?别太狂妄了…”

    闻言燕尘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确实如此,与不知道存在了多久的起源相比,他那区区不足三十年的人生实在太过渺小,或者说哪怕是百年的人生,与原初的起源相比也太过渺小。

    “嘛,也别太悲观,这还是有好处的,虽然起源觉醒者觉醒后会被起源逐步吞噬,但是同样你也会取得从原初开始前世所有累积的力量,从而成为一个融合万世存在的混合群体…”

    “有什么意义吗?那时候我都没了,又能怎么样…”燕尘摇了摇头无奈的苦笑道,毕竟得知自己马上就要死了的消息,任谁也不能心情好吧。

    “好了,别摆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太蠢了,起源的觉醒并非一蹶而就,需要长时间的潜移默化和累积,在那之前找到办法不就是了吗?”喀弥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道。

    “你倒是说的简单,可我完全一点头绪都没有啊?甚至连我要死了这种事情一点都一点实感都没有啊…”燕尘苦笑着摇着头说道。

    “随你咯,根源的封印我又加固了一遍,但是你的起源我就没办法咯,总之给你一个忠告吧,尽量保持自我,作为我的宿主,要是那么轻易就被同化了我也会很丢人的…”喀弥展开翅膀从燕尘的肩上飞了起来,随着一阵金光闪动再次消失了。

    “这家伙还真是说走就走啊…”苦笑了一下,燕尘再次将视线投向根源之影,“祂”依旧是那么的浩瀚伟大,但是那种想让人沉入其中的魔力却没有了,或者说仿佛被什么东西阻拦了一样。

    “这就是所谓的封印吗?”燕尘注视着“祂”呢喃道,“算了,也该醒醒了,也不知道外边怎么样了?菜月昴到底死了没有…”

    这样想着,燕尘尝试着睁开了双眼。

    “哎呀,客人已经醒了呢,姐姐…”

    “是啊,客人醒了呢,蕾姆…”

    刚刚挣开双眼,还没等适应刺眼的眼光,燕尘就听见了来自双子女仆的问候。

    “日安,主人…”水银的女仆从角落里流淌出来,扭动聚合最后化成人形向燕尘问候道。

    “啊,早上好水银,早上好拉姆、蕾姆…”燕尘坐起身来,眯着眼睛对三“人”打着招呼。

    “熟悉的早晨啊?看来我这是回来了?那也就说明菜月昴没死咯?”可是怎么就稍微有点遗憾呢?燕尘疑惑的想道。

    感谢土豪打赏的100起点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